拆字的奇異魅力

    9604閱    字型: 

拆字亦稱“測字”,在隋代名為“破字”,在宋代叫“相字”,舊時的一種”迷信“。漢字屬象形文字,一個字往往可以拆成幾個字,古時侯人經常用這種拆字法,來判定人事因果,預言吉兇禍福。后來,有以拆字為業者,稱“測字先生”。其方法是先讓析疑者隨手寫一字,測字者根據該字組成或間架結構來發揮答疑。

如清人趙翼《陔馀叢考》載:少時,見一測字者踉蹌而來,問其父之病,隨手拈得“一”字。術者曰:“一者生字之盡,死字之初也,汝父殆不起矣。”又問:“汝父生年云何?”其子曰:“丁丑生,屬牛。”術者曰:“然則而父不死,牛加一畫則生字矣。”清代周工亮《字觸》載:楊王沂中,閑居微行,遇一測字者,王以所執柱杖就地一畫,相者驚拜曰:“‘土’上一畫,乃‘王’字也。當封王無疑。”測字者利用測字時的環境,把“土”借用過來,與“一”組成“王”字,預示所測人將要封王。

相傳,明朝末年,國勢危殆。崇禎帝朱由檢寢食不安,遂遣一宦官出宮打探民情。宦官來到一個測字攤前,先寫個“友”字,術者說是“反”賊出頭。宦官暗驚,再測“有”字。術者說:“有”字也不吉,乃“大”字掉了一半,“明”字去了半邊,“大明”危危可岌。宦官嚇得滿身是汗,忙說前面兩字寫錯,實欲測“酉”字。術者說,此字更為不祥,“尊”字去頭去尾,天子至尊快完了。三個同音字測下來,皆是明王朝亡國之兆。

另外,拆字還被廣泛用于作詩、填詞、撰聯,或用于隱語、制謎、酒令等。南宋胡仔《苕溪漁隱叢話》載有一首拆字詩:“日月明朝昏,山風嵐自起。石皮破乃堅,古木枯不死。可人何當來,意若重千里。永言詠黃鶴,志士心不已。”每一句中都含有拆字,構思奇異新奇。

明人蔣燾,少時即能詩善對。一天,家中來了客人。此時窗外正下著小雨,客人想考考他,便出聯云:“凍雨灑窗,東兩點,西三點。”他想,“凍”字拆開是“東兩點”,“灑”字拆開是“西三點”,對起來有一定難度。這時,只見他從屋里抱出個大西瓜,切成兩半,其中一半切了七刀,另一半切了八刀,對客人說:“請大家指教,我的下聯對出來了。”他見客人納悶,增補說,剛才對的是:“切瓜分客,上七刀,下八刀。”客人贊不絕口。“切”字拆開正好是“七”、“刀”,而“分”字拆開是“八”、“刀”。此聯巧妙運用拆字,又富于生活情趣。另一副拆字聯也很有意思:“此木是柴山山出;因火成煙夕夕多。”

《后漢書》載:“獻帝初,童謠云:‘千里草,何青青,旬日卜,不得生。’”這條隱語,暗示董卓專權事。《三國演義》對此有出色的描寫。

據《中國謎語大辭典》載,用拆字法制謎就有“曹娥”、“鼎足”、“碎錦”、“金鐘”等十六格。拆字文化,可謂豐富多彩,情趣盎然,魅力無窮。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