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只養積德的人

2010-05-28 19:24  字型: 

有道是風水生萬物,風水好的地方草木會旺盛,有住宅的會門庭興旺,假如葬了先人,其陰德也會恩澤后代。

傳說有人神通陰陽,其天眼可看清風騷水向,這樣的人稱為風水先生。不曉得三百六十行里有沒有這樣的一行,大凡這樣的人要么被人們敬而遠之,要么被人們奉為上賓。他們也就憑了自己的“天眼”,不僅可看見風水,還能瞄出風水寶地的“穴眼”。風水寶地是寶地,可是每塊寶地上還有一塊風水最硬的地方,就如同一個人的靈魂,這就是“穴眼”。只有將死者葬到“穴眼”,才能夠得集得風水寶地之精華,使生者得到更多的陰德庇佑。然而有一點,幾乎所有的風水先生都不敢將死者的泉臺點到“穴眼”上,他們只要將“穴眼”的所在地點出來,他們的雙眼必瞎,由于他們泄露了天機!

相傳過去有個劉姓家族,在當地來說也是一個名門望族,良田千頃,子孫興旺,豐衣足食,在農村也是足夠人羨慕了,就連鎮長也得買他們的帳。劉家的墳地在離劉家村的十里之外的一個大山里,據說,劉家能夠世代門庭興旺,和劉家墳地有很大的關系,那是一塊寶地。根據給他們看墳地的風水先生說,劉家墳地后背龍脈,一條起伏的山脈綿延無盡;前有水文津潤,一條四季不枯的河流津潤著此龍脈活躍搏動。

劉家富足,而且劉家人也厚道,從來不仗財欺人,碰到青黃不接時,還頻繁開粥棚匡助鄉親,所以他們的口碑也極好。然而劉家老太爺只有一樣不如意,那就是家里富裕是富裕,然而沒有當官的,子孫都孝敬,他們讀書也很努力,然而都沒有人能得到個一官半職。一次,劉老太爺和當地的一位風水先生一起吃飯,慨嘆自己的不如意:孫子都十八歲了,明年綱考,若能得個一官半職,這輩子也算是沒有遺憾了!

風水先生笑了:老太爺,您看,您的子孫各個聰明伶俐,也都很勤奮,為什么都沒有考中的,您曉得為什么嗎?老太爺嘆口氣:大概是命吧!想想家里豐衣足食,也該滿足了!滿足者常樂嘛!有老太爺這樣的心境也算是有點修行了!劉家世代忠厚,然而沒有官職顯赫門庭,也確實是遺憾啊!老太爺,我這兒也掏心窩說話,這事情還都在咱們的墳地上!

老太爺笑了:呵呵,方先生,我曉得您是咱周遭看風水看得最好的一個,然而大家劉家的墳地也是我老太爺那輩一位極好的先生看的,我老太爺救了那風水先生一命,所以,那先生也就給大家看了一塊兒好墳地。說墳地好呢,是從我老太爺葬在那墳地起,家運就興旺起來了,這不,到現在,還是咱當地數一數二的大戶!

風水先生笑了:老太爺,這和您說,您就不曉得了,大家這行有個規矩,就是墳地給你看好了,然而點穴時可不能給你點在穴眼上,否則點穴的人眼睛都得瞎了!按說你們那墳地已經是極好的了,離穴眼就那么一點點,然而就是這么一點點,勁頭才叫寸呢!假如移動的方向對了,家里輩輩出高官;方向反了,就是死絕之地!

老太爺大驚:看來先生確實不是凡人!如蒙您指點一二,大家劉家將感恩戴德,養您一輩子!方先生孤身一人,曾經帶了個門徒,門徒卻到遠方云游了,正愁自己老了沒有辦法,如劉老太爺這樣說,自己給他們的墳地點了穴眼,就算瞎了,將來也有人伺候自己,也就成了。再說,劉家也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于是擇了一個好日子,方先生帶著劉老太爺一家到墳地,燒香禱祝后,將劉老太爺的老太爺的泉臺向東移動了半寸。

可是另劉老太爺的不安的是,在給劉家祖墳移骨之后,方先生的眼睛仍然好好的,并沒有瞎。所以劉老太爺心底嘀咕,不曉得方先生的話是否可信,最怕的是假如不可信,這一動,給把風水動壞了怎么辦?固然如此想,然而劉老太爺還是按照當時承諾的那樣將方先生養在了家里。而方先生也就心安理得的住了下來,一日三餐的享用劉家的供養。

奇就奇在第二年劉少爺去京城趕考時,真中了狀元;而方先生的眼睛就在喜訊報到劉家的那天瞎了。這就由不得劉家不相信,從此,沒有任何人起疑,把方先生當神仙般的養著。劉老太爺的孫子自從中狀元后,攀了京城里一個吏部大人的東床快婿,這官位一直上升,等劉老太爺殯天時,不到三十歲的劉家少爺已經做了八俯尋案,劉家一時間風光千里。劉老太爺臨死時,特地將孫子叫到跟前,叮囑孫子,好好供養方先生,要沒有方先生,劉家不會這么顯赫。

按說劉家那么大的家產,供養一個老人是不成問題的;關鍵是這個老人雙眼瞎了,衣食起居都要人伺候。開始時還好,時間一久,人也老了,伺候方先生的人嫌他臟,就不怎么理他,越不理他,他就越臟。有一次,方先生去茅房,沒有人隨著,竟然掉在了茅房,一身屎尿,大家都躲得遠遠的,順便將他趕進了柴房。再后來,大家欺他雙眼瞎了,就把剩菜剩飯給他吃。

這方先生呢,眼固然瞎了,心里明白,然而自己一個瞎子,能爭什么?自己也后悔給劉家點了穴眼,可是誰能想到那么寬厚的劉家在老太爺升天后竟然這個樣子了呢?到現在,自己沒有一個親人,就算自己曾經有那么一點本事,現在瞎了,也看不了什么風水了,說穿了,就成了廢人了,茍延殘喘罷了。只有那么一個門徒,誰曉得現在在哪里呢?其實這些事情劉家的少爺并不曉得,他一個朝廷命官,只曉得家里養了這么個人,至于養成什么樣,也沒有時間過問。

然而劉家的下人做的太過分了。有次,一只雞掉進了茅房淹死了,他們用河溝里的水簡單的沖洗了一下,放到煮豬食的鍋里給燉了,給方先生吃。方先生吃著味道不對,吃完就吐了。在家里沒有人理他,沒事他就到大街上去呆著,沒有人和他說話,他就聽別人說話。

大街上的人笑話他:方瞎子,劉家對你不錯啊;還給你燉雞吃!他說:不曉得是不是雞,味道不對,這不,都吐了!哈哈!那雞是茅房里演死的!方先生傷心的掉了淚,想往回走。正在這時候,一個人攔住了他:請問,您是方先生嗎?方先生聽聲音耳熟,然而想不起來:是啊,是我,你是誰?來人一把把方先生抱住,跪下來:師父,是我啊,我是你的門徒!你怎么落到這個地步了?你不是一個朝廷大官兒養著嗎?方先生聽出來了,是門徒回來了,聽門徒這么一說,傷心、憤怒、委屈都涌了上來,于是老淚縱橫,放聲大哭。

門徒隨著師父回到了住的地方,門徒看著師父住的柴房,也很難過。就問師父:師父,您就這么委屈著?就沒有辦法嗎?辦法倒是有一個,可是我瞎了,做不了啊。你回來了幫我,可以讓我的眼睛復明,不過劉家的氣數就到頭了!劉老太爺是好人,我不忍心啊!他們這么對你,你還有什么不忍心?就算是他們的氣數盡了,也是他們自己找的,他們自己不積德!于是,方先生就告訴了門徒一個方法。

門徒在師父給定的日子,磨了一把利斧,夜里趕到了劉家墳地,先遠遠的看著;到正好子時時,墳地里忽然燈火通明,敲鑼打鼓的聲音起來了,從劉家祖墳的墳頭上慢慢的長出了一朵碩大鮮艷的紅蓮花;這紅蓮花隨著樂鼓聲搖擺著,剎是好看。門徒開始時有些害怕,然而后來給自己撞了撞膽,提著利斧奔到紅蓮花前,一斧子給砍了,然后掉頭就跑。紅蓮花給砍倒了,燈火一下子滅了,鼓樂聲消失了,取代的是狼哭鬼號的聲音;這個門徒不敢回頭,由于師父告訴過他,人的頭上,兩肩各有一盞“陽火”,妖魔鬼怪都怕,只要他不回頭,陽火不滅,就沒事。

第二天,門徒帶著師父走了,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們;至于方先生的眼睛是不是好了,沒有人曉得。只是在臨走時,有人聽到方先生嘆息著,風水,風水,風水只養積德的人啊!

劉家呢?在這位劉少爺的晚年,不曉得什么緣故,獲罪回鄉;再后一輩,門庭衰落了下來,不但地位不再那么顯赫,就連子嗣也不那么興旺。甚至再后來,這個劉家村里,劉性的比例越來越少,竟然鳳毛麟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