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與天王星相位分析

    20995閱    當前頁: 1/2    字型: 

太陽——天王星

改革者,無政府主義者,創新者,激進分子和革命者,堅持保有自由和獨立性,重視真相,以自己的獨特和原則性為榮,改變和抗拒改變。

太陽與天王星呈合相及困難相位的人,通常會展現出強烈的想要與眾不同的渴望。另外一個常見的特質就是,明顯的獨立性。不過這類人有時也會一方面想要與眾不同,一方面又渴望符合常規。這兩顆星星形成的困難相位,尤其會令人覺得自己是古怪的、與眾不同的局外人,因此最渴望的就是被別人接納。與眾不同的特質也可能使他們得到家族成員的關注,但又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卡特曾經談及這類人也可能完全誤解別人的話。我懷疑這類焦躁傾向是源自于怕被人嘲笑,或是被視為怪異的人。

他們不論早年的歷史是什么,似乎都有一種強烈的欲望,想要擺脫過往的一切,向家族的傳統和價值觀宣戰。他們不想和年輕時碰到過的權威人物或體制有任何關聯。這種叛逆傾向其實是在對抗早期的父權形象,或是對抗所屬的國家以及政治氛圍,也可能是其他的集體影響力。星盤里太天呈柔和相位的人,這種叛逆和求異不同的傾向當然會減輕一些;他們對自己的獨特性感到很滿足,所以不急于像世界證實這一點。假如是困難相位,則表現為急于證實自己的獨特性,時間一天天過去,還沒有成為想成為的自己,會很焦躁。

太陽與天王星呈困難相位的人最主要的問題,就在于總是以堅持己見的方式行事,有時候這是由于他們會曾試圖這么去做,然而遭遇過強大的阻力。這類人非常難以與人合作,不過星盤里假如有強烈的金星能量,這種傾向就會減輕一些。假如你想和他們達成協議的話,最好以徹底老實的態度相待(他們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操弄),而且要給他們許多空間和自由。指導這類人如何做事,或者告訴他們什么是最佳的方式,通常不會有什么好結果;即使他們的意見和你相同,也會選擇相反的做事方式。他們在合作方面之所以有困難,是由于他們很怕自己的靈魂被抹煞;他們認為假如妥協的話,就會喪失自我的個性。

這也意味他們可能會變成局外人或獨行俠,一個被異化和冷落的人。有時這種被異化的現象,也可能源自于他們表達的觀點太過于超越時代或太前衛,所以他們的觀點經常會遭到他人的排斥。不過這種現象之所以會產生,也可能源自于這類人的態度而非觀點;由于他們一直在預期自己會遭到排斥,所以經常以強烈的方式表達意見。但星盤里假如有水星和金星的能量,就可以緩和這種傾向。太天合相或呈困難相位的人,很可能非常乖僻、難以預料、頑固及率性,而這也經常會引發別人的強烈反彈。

比較極端的太天型人也可能非常缺乏持續力,他們也許會在某一天展現出堅定的支援態度,十分熱衷地追求特定的目標,但幾天之后又去鼓吹其他的理想了。更令人感到挫敗的是,他們似乎很難察覺自己的善變傾向。太天型人的觀點通常是非常的極端,而且會以最不妥協的方式表達出來。不過這種詮釋方式也可能偏頗了一點,由于只有當星盤里有強烈的寶瓶座特質,或者太天呈困難相位時,才會出現極端行為和革命傾向。這類人也時常會發現自己處在不該或無法妥協的情況里。

基本上,這些有太天困難相位的人很難真的“改變”,雖然他們看似在促成各式各樣的改革,其實內心里非常害怕變動。在日常的層次上,這類人是很難往前進展的,假如缺乏風象星座或變動星座的話,這種傾向就會更明顯。然而這么一來,變動卻會忽然發生,而且是來自外在世界,不是這類人主動選擇的,那些戲劇化和急遽的改變,可是堪稱是他們內心的改革和求變所需而導致的結果。

在任何一個層次上,改變都會造成他們內心的抗拒。同時他們也可能頑強地抗拒改變他們的人生,或者可能遭到現實及社會層面的阻力。不但他們的內心對改變恐懼,而且別人似乎也不請允許他們改變,他們也很怕別人會試圖改變他們。人究竟得先有堅強的自我,才能伸縮自如地應變,因此太天型的人必須花很長的時間,才能發展出堅定的自我形象和人格。

太天型的人一向喜歡和主流唱反調,或者喜歡破壞既定的計劃,但這并不需要從負面的角度來評論,因為這兩顆星的組合就是要為這類人帶來此種特質,就是要促成改變。這類人非常善于為眼前的情境注入新氣象,因為這些情況已經變得無效、矛盾或是被視為理所當然。許多在電腦及科技領域的人都有強勢的太天相位,由于這類科技會不斷地為以往的建樹帶來挑戰——電腦挑戰的是土星的結構,而它就像其他的發明一樣能夠節省時間。太天的任務不但挑戰落伍的傳統,還要幫助人發現自己的獨特性,以及在真相之中找到自己的尊嚴。太天型的人往往是進步的代言人和拓荒者,而這兩種身份正是他們最佳的功能。他們雖然缺乏伸縮性且頑固,然而這些人格特質的確能促成改變。

太天型的人可以成為極佳的改革者,他們鮮少遵從權威,所以也不會被權威束縛,所以在超越傳統和守舊主義上相當有才能。他們不會由于既定的常規而接受事情的運作方式,也不會輕易認同某些權威人物在未來做法上的主張。

不過即便他們有這些優點,仍然可能在促成改革上面變得過于極端。這類人可能會采取非常激進的手段,將過往的一切連根拔起,而這也許不見得是恰當的。因此,極真個天天型人頻繁遭到別人的阻抗,由于那些人會被連根拔起的震蕩所影響。

有時候這種行為是來自對家族根源的反抗,尤其是父親這方面的親人。大家不難發現這類人的父親帶有權威傾向,或是喜歡欺凌弱小,因此他們很渴望有別于父親或其他父權人物。諷刺的是,他們執意要脫離常規的做法,恰好展現出那些父權人物的法西斯作風。這類人的父親可能不再扮演父親的角色,或是以疏離冷淡的態度對待孩子,由于他們發現自己很難一面渴望空間和自由,一面又負起做父親的責任。他也可能拋家棄子,或者孩子根本無法確定自己是否能見到父親,也無法預料父親會有何舉動。基于某種理由,這類人的父親和其他人的父親往往有極大的不同,而這可能令孩子感到很興奮,但也會造成深埋內心的不安全感。

作為一名激進分子,很可能變成一個團體的局外人,不過太天型的人并不擔憂這種情況。或許他們根本不想加入任何一個俱樂部,由于他們鄙視他人,甚至會以退席的方式來顯示自己是更有價值的。選擇不按家族或社會其他人的方式行事,能夠讓他們活得無拘無束,當然有時也會被孤立。

雖然慈悲心并不是這類人的特質之一,然而他們也頻繁為不幸的人爭取權益。那些不幸的人通常也是被社會放逐的人,而太天型的人最容易認同的就是被異化的族群;由于他們堅持擁有個人自由,所以也會支援他人爭取權利和自由。

那些有柔和相位的人比較不像困難相位及合相的人,展現出極真個頑強、乖張和一意孤行的特質。柔和相位也不會帶給人改變世界的潛力,它們會讓人展現出比較溫順的反傳統傾向;這類人會覺得自己與眾不同,而且對這種狀態很滿足。但那些有四分相的人反倒對自己的特殊性不太確定,也不太確定自己是否渴望與眾不同。合相與四分相都是會使人變得緊張,必須以不平常或是最戲劇化的方式展現自己。他們會覺得自己就像小提琴的琴弦上得太緊似的。他們可能介于天才和歇斯底里癥之間。

佛洛伊德早期的研究物件就是歇斯底里癥病患,他的那些富有革命性的觀點一致歷久不衰,而他本身就有太天合相的相位。精神病學家萊恩(R.D.Laing)的星盤里也有緊密的四分相,他以精神病領域的激進療法馳名,經常提到“異化”這個概念。凡妮莎·瑞格雷夫(Vanessa Redgrave)的太陽則是落在寶瓶座、與天王成四分相,而且與天頂合相,她在政治上的激進理念比她在舞臺上的出色演出更為人所熟知。另外一位激進人士哲明·格瑞而(Germaine Greer)也有太天四分相。

所屬專題:《從零開始了解占星術》(94篇)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