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十九卦)——臨卦

2010-09-20 11:43  字型: 

十九、臨卦

臨卦是易經中的第十九卦,講的是領導藝術,怎么管人,怎么管事、管物。這個卦象上面是地、下面是澤,澤在下,地在上,澤低地高,取高下相臨之義。

臨卦是十二訊息卦之一,十二訊息卦為復、臨、泰、大壯、夬、乾、姤、遁、否、觀、剝、坤,依卦中六條爻陽長陰消復陽長陰消的順序,分別代表陰曆的十二個月份。臨卦即代表十二月,再過八個月是觀卦,跟臨卦恰好相對,臨卦是陽氣上升,觀卦是陰氣上升,因此有兇。

“臨”,監臨,面臨,隨著所臨物件的不同,包含以君臨民、以已臨事等多重含義。臨卦所討論的主題就是如何正確處理自我與他人、主體與客體的關系。就臨卦的總體形勢而言,“元亨利貞”,是十分有利的。

從卦爻結構看,“剛浸而長”,初九、九二兩個剛爻由下而上,逐漸成長,陽剛的勢力呈現上升的勢頭,君子道長,小人性消。“說而順”,下兌為悅,上坤為順,喜悅而順從,相互之間的關系非常融洽。“剛中而應”,九二居下卦之中是為剛中,與六五之柔中相應,二為臣位,五為君位,表明君臣密切配合,協調并濟,共同維護臨卦的大好形勢。

這幾個方面的優化組合,總的說來“大亨以正”,是符合天道的自然法則的。由于天道的執行遵循物極必反的規律,陽長陰消與陰長陽消迴圈往復,周而復始,可以預見,“剛浸而長”之勢發展到了八月,臻于盛極,不久將會向反面轉化,陽消之勢逐漸形成,好景不再,帶來兇險,這是值得警惕的。因此,在社會政治的治理上,應該保持一種憂患意識,居安思危,清醒地看到存在著盛極而衰的可能,采取有效的措施預先防范,做好應付危機的思想準備。

19.1

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兇。

白話

臨卦:大吉大利,吉祥的卜問。到了八月,可能有兇險。

解讀

臨,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兌下坤上)。本卦上卦為坤,坤為地,為堤岸;下卦為兌,兌為澤。堤岸高出大澤,大澤容于大地,比喻君王親臨天下,包容萬民,治彈邦國。所以卦名曰臨。臨,居高臨下之謂。又, 臨,《國語?周語》賈逵注:“治也。”

至于八月,有兇。易卦以至七而復為天地執行的迴圈周期。陰陽二氣各盛于七月,至第八個月則消退讓位。天道如此,國運人事亦如此,盛衰有期,興代不已。在易卦看來,元亨之貞,至于八月則轉亨為兇,這是一種普遍的原則。

19.2

《彖》曰: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兇”,消不久也。

白話

《彖辭》說:臨,就是說陽氣漸生漸長,徐徐居臨于上。下卦為兌,義為悅,上卦為坤,義為順,喻指秉性和平,態度溫順。九二為陽爻,居下卦的中位,六五為陰爻,居上卦的中位,兩同位爻互相和應。這種卦象綜合起來表現了臨卦弘大、亨美、貞正的品德和含蘊。也體現了天的原則。至于說“到了八月,可能有兇險”,由于盛勢不可能持久,陽剛不可能常盛。

解讀

浸,程頤說:“浸,漸也。”猶今言逐步發展。剛浸而長,此以初九、九二之爻象為據,初九陽爻為剛,漸次伸長,而致于第二位,像陽剛之氣徐徐生長,君子之道逐步得勢。

“剛中而應”句,《彖辭》以為九二陽爻性剛,居下卦中位,是謂剛中,六五陰爻性柔,居上卦中位,與九二陽位同處中位,是同位之爻相互和應。

19.3

《象》曰:澤上有地,臨。君子以教思無窮,容保民無疆。

白話

《象辭》說:本卦下卦為兌為澤,上卦為坤為地,堤岸高出大澤,河澤容于大地,這是臨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君臨天下,教化萬民,覃恩極慮,保容萬民,德業無疆。

解讀

臨卦的卦象“澤上有地”,兌為澤,坤為地,相互鄰近,兌為悅,坤為順,喜悅順從。在這種關系中,大地是主體,水澤是客體,無窮寬廣的大地容納眾多的水澤,以上臨下,贏得水澤的喜悅順從,親密無間。

君子觀此卦象,領悟到以君臨民的道理,懂得君民之間的關系不能建立在武力強制的基礎之上,而應該像大地對待水澤那樣,寬厚容納,做到“教思無窮,容保民無疆”,爭取民眾的衷心擁戴,喜悅順從。

“教思”是說推行倫理教化,使君民發關系在文化道德上達到高度的認同。“容保民”是說以仁愛之心關懷人民,保護人民,使他們在物質生活上安居樂業。“無窮”、“無疆”是說應該把這種做法定為基本的國策,行之永遠,沒有止境,由于君民關系與“澤上有地”的關系遵循同樣的規律,只有效法天道才能在政治的運作上不出錯誤,營建一種和諧穩定的政治局面。

19.4

初九:咸臨。貞吉。

《象》曰:咸臨貞吉,志行正也。

白話

初九:以感化的政策治民。卜問得吉兆。《象辭》說:以感化的政策治民,治道貞正,自然吉祥,由于居心端正,作風正派。

解讀

咸,聲假為感。王弼說:“咸,感也。”這里指感化政策。

初九,此時陽剛漸長,跟六四爻感應,處于這一時位的領導者一開始就要與民眾感應,取得老庶民和被領導者的呼應。六四爻可理解為下屬中比較荏弱者或一般群眾,領導者在初九爻的位置上要與一般的群眾感應。

19.5

九二:咸臨,吉,無不利。

《象》曰:咸臨,吉,無不利,未順命也。

白話

九二:用溫順的政策治民,吉祥,無不吉祥。《象辭》說:用溫順的政策治民,吉祥,無不吉祥,由于庶民尚未馴化從命。

解讀

成臨,與初九爻辭有異。此“咸”當借為諴。《說文》“諴,和也。”即溫順,和洽。

九二,跟六五爻感應,六五居最尊之位,是尊者、智者,這里指要跟尊者和智者感應,這一點非常重要,只有這種感應才是吉祥的,你們想是不是?跟一般群眾感應還不夠,到了這個時位,一定要取得庶民當中有才華的人也就是智者、尊者的感應,這樣就容易領導了,就吉無不利了。

19.6

六三:甘臨,無攸利。既憂之,無咎。

《象》曰:甘臨,位不當也。既憂之,咎不長也。

白話

六三:用壓服的政策治民,沒有什么好處。假如有所憂悔,災禍可以消除。《象辭》說:用壓服的政策治民,正如六三陰爻不當居陽位一樣,這樣的君王不是稱職的君主。假如能有所憂悔,其災禍則可消除。

解讀

甘,當讀為鉗,鉗制壓迫。位不當,此以六三爻象、爻位為據,六三陰爻而居陽位,是處位不當。

六三,這個時候處于下卦的最高一位了,這種領導者是陰爻居剛位,意思是才華不夠、不適合這個位置,因此要有憂患意識,要有改過之心,要勤勉進取,這樣才能避免災禍,而不能靠柔性的甜言蜜語來做領導。

19.7

六四:至臨,無咎。

《象》曰:至臨,無咎,位當也。

白話

六四:親身理國治民,沒有害處。《象辭》說:親身理國治民,沒有害處,正如六四陰爻居陰位一樣。這樣的君王是稱職的君王。

解讀

至臨,猶言親臨,親身理政治事。②位當,此以六四爻象、爻位為據。六四陰爻而居陰位(第四位為陰位),是為當位。

六四,下面三條爻可以看成是群眾,居于第四爻的領導者與下面的群眾最接近。由于其位是柔爻居柔位,又跟初九爻相呼應,因此這種領導者是柔性的,在領導風格上更多考慮情感關系,十分親近庶民,適合放在與庶民最貼近的位置上,比如治理人力資源,或者在班級當生活委員等。

19.8

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

《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

白話

六五:以明智治民,得君王之體,自然吉祥。《象辭》說:得君王之體,由于六五之爻居上卦中位,像人行事得中正之道。

解讀

知,同智,明智。大君,國君。

六五,這里夸大了智慧的重要性。智慧固然重要,但德行更重要,小勝靠智,大勝靠德。這里的“大君”即是有智又有德的領導者,這種人才是大吉。

19.9

上六:敦臨,吉,無咎。

《象》曰:敦臨之吉,志在內也。

 白話

上六:以敦厚之道治民,吉祥,自然無災禍。《象辭》說:以敦厚之道治民,吉祠,由于敦厚老實之意存于內心。

解讀

敦,惠棟說:“敦,厚也。”

上六,這種領導者才華不是很夠,又居在這么高的位置上,因此一定要敦厚、溫柔、仁慈,要有愛,用愛來治理。“敦臨”應該看成治理的一種本質,領導的本質就是愛,最偉大的愛是母愛,上六爻的愛就是母愛。母愛有三個百分之百,第一是百分之百的寬容,第二是百分之百的奉獻,第三是百分之百的責任。上六爻具有這樣的美德,因此是大吉。

從臨卦我們可以得到這樣的啟示,在不同的位置、具有不同的才華的領導者要有不同的領導藝術。從本質上說,領導者可以分成陰陽兩類。陰柔型領導者,在卦中指的是從六三爻到上六爻,才華不夠,決策不果斷,就要多貼近群眾,多親近下屬,要有智慧,又要符合道義,要溫柔敦厚,多付出一些愛心,因此在臨卦中用了“知臨”“敦臨”這樣一些詞。

陽剛型領導者,在卦中指的是初九爻和九二爻,性格剛健,就要“咸臨”,要感應別人而去領導,當然也要專心去做,初九爻感應的人是一般大眾,而九二爻感應的人是智者、尊者,因此又有不同的領導方式。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