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愛妻子的三種境界

2020-07-23 16:20  字型: 

《境界一》閨房之樂 張敞畫眉

據《漢書》記載:京兆尹張敞頗有政績,他妻子小時候因為被人推倒在地,額頭跌傷,缺了一小塊眉毛。于是,張敞每天在妻子化妝時,都仔細為妻子把筆畫眉,不免早朝要遲到。他的政敵上書皇帝,誣告張敞“風流,輕浮”。張敞向漢宣帝說:“在閨房之內,夫妻之間的隱私超過畫眉的事多了。”皇帝聽了,認為他說得有理,便笑笑了事。

在現實生活中,雖說大家都很忙,可每天上班前一個關愛的眼神、一聲真誠的贊美,都可以換來您的妻子一天的好心情,您又何樂而不為呢?

《境界二》相濡以沫 情書感恩

明末清初的愛國詩人吳嘉紀與妻子王睿志同道合、相濡以沫。

有一年,王睿生日之際,吳嘉紀寫了一首《內人生日》詩贈給妻子,詩里說,生活窮困潦倒,每次吃你親自做的野菜粗食都能慰解我的憂愁。你總是忙于家務,甚至沒有時間照鏡子裝扮自己,跟著我過苦難歲月都已經到白頭了。這封代替生日禮物的“情書”處處充滿了對妻子的愛意和歉疚,感人至深。

在愛情面前,一封手寫的情書、一個理解的擁抱會遠遠大過金錢、物質帶來的幸福感。只要內心有真情,清貧夫妻亦恩愛。

《境界三》舍己救妻 千古情癡

《世說新語》說,荀奉倩是一個極度疼愛妻子的丈夫,冬天里妻子突發熱病,他百般無奈,于是到戶外挨凍,拿自己凍冰了的光身子貼上去給妻子降溫,最終沒有救活妻子,自己不久也感染寒癥死了。

當然,這個故事現在聽來顯然有悖醫學常識,方法不值得提倡,但奉倩深愛妻子、救妻心切卻很讓人感動。

如今我們倡導夫妻之間要互相體貼,不知道“體貼”一詞,是否是從荀奉倩那里演化而來?但是,擁有真摯愛情的夫妻,往往是不計較付出與回報的,只要能讓另一半健康、幸福、快樂,哪怕是自己多承受一些痛苦、付出一些犧牲也很值得。

源自:看中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