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神秘的三大禁地在哪里?

2020-11-26 20:22  字型: 

在我們生活的這個地球上,山川、河流、湖泊,衛星遙感技術把這個人類賴以生存的星球盡收眼底。可是這個世界遠非人類想像中的那么簡單,有著太多太多匪夷所思的謎團一直困擾著人類。在這些謎團面前人類所謂的高科技水平,似乎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下面這幾個我們至今未解的謎團就是最好的詮釋。

1、昆侖山死亡谷

昆侖山山峰挺拔,雄偉壯觀,是中國古代的神山,被認為是神仙居住的樂土,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嫦娥奔月》《穆天子傳》《西游記》等都與昆侖山有關。斗轉星移,到了科技發達的現代,昆侖山依舊是中國最為神秘的地帶之一。而神秘中的神秘要數被當地人視為禁區的昆侖山“死亡谷”了。

據傳,當地經驗豐富的牧羊人寧愿讓自己牛羊因為找不到牧草而餓死,也不愿讓它們跑進谷里吃草,因為他們知道那里一直都流傳著這里是魔鬼出沒的地方,但凡闖進去必定有去無回……

20世紀90年代,新疆地質局科學考察隊入該峽谷進行調查,適逢那棱格勒河附近的青海省阿拉爾牧場的馬從牧場里溜出來,馬群在尋找草料的途中不知不覺進入了綠草如茵的那棱格勒峽谷。

正當他要追趕馬群的時候,恰巧遇上了科考隊。科考隊員勸他盡快離開這里。牧主出于無奈不得不往里闖。幾天后,他們注意到那個牧主的馬再次在附近出現,只是沒見到牧主。科考隊為了看個究竟,循著馬的足跡前行,結果在不遠處發現牧主仰面朝天的尸體,臉已經完全發黑了。另外,不知為何他是以托著槍準備射擊的姿勢倒下的。牧民死亡死因成迷。

1983年7月,有個新疆的地質隊來到“死亡谷”開展科研活動,谷外酷熱難當,“死亡谷”附近卻突然下起了暴風雪。隨著一聲雷響,地質隊的炊事員當場被震暈過去。事后他回憶,當時一聽到雷響,頓時感到全身麻木,兩眼發黑,接著就失去了意識。第二天,地質隊員們出外工作時,驚詫地發現原來地上的黃土已變成了如同灰燼般的顏色。這些離奇的事件,更是給死亡谷”增添了一層神秘色彩。

2、毒蛇云集的莫干山

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西部,有一個國家級風景旅游景點——莫干山,不僅有著中國“四大避暑勝地”之一的稱號,更有干將莫邪在此鑄劍的傳說。

深秋季節,在莫干山大約海拔700米到750米之間,每一年中只有在這個時候,你才有機會看到這樣的傳奇景象,那里找不到一棵毛竹,卻有30多種以上的各種蛇,這些蛇會聚集在一起,其中還有不少是毒蛇,莫干山當地的農民說山頂上有一條紅色的“蛇王”,還有人有聲有色的說,他們看到過這條“蛇王”,莫干山也被人們稱為“蛇山”。

傳說只要人到了那個地方,山頂上就會發生風云突變天上會下起雨來,特別是現在這個深秋季節深秋季節去,是山頂上各種蛇最多的一段時間,因為各種各樣的蛇開始冬眠了,蛇是喜歡聚在一起冬眠,所以這個季節去能夠看到最多的蛇,也有可能會遇到那條“蛇王”。

據當地的村民說,只要有人爬上山頂,走到莫干父母安身之地附近,必然狂風大作、電閃雷鳴,似乎是在警告和阻止人們靠近,久而久之山頂就被當地村民當作是禁地,再也沒人敢上去了。

3、瓦屋山迷魂凼

距成都180公里的眉山市洪雅縣境內,有一條讓人聞風喪膽的“迷魂凼”,傳說五斗米教的創始人張道陵在瓦屋山傳教的時候,在這片區域設定了一個八卦迷魂陣,用來困住世間做惡的妖魔鬼怪。山中常年被黑霧籠罩,而且經常會發生一些離奇慘劇,很多進山采藥、打獵,或是信男信女,都在這片區域迷失了方向,無緣無故的死在了山中。

瓦屋山迷魂凼,被稱為陸地上的“百慕大三角。關于這個地方,有著種種離奇的傳說。許多年來,曾有眾多志士試圖揭開她的神秘面紗。但是,她給世人留下一串串難解之謎。最大的謎團是山頂上的迷魂凼,很多人曾多次試圖穿越但都告失敗。

人一旦進入就會辨別不了方向,手機沒有一點訊號,手表里的指針被強磁干擾,不停使喚地左右搖擺……于是有人說,在迷魂凼地下藏有幾顆巨大的隕石,所有羅盤失靈才會時有發生,再加上這個地方多現幻境,才讓人們在這里迷失,吸入有毒瘴氣命喪迷魂凼。

2009年10月26日,瓦屋山上水庫更是驚現水怪,而且頻繁出現,很多村民都有親眼目擊到一條大型的不明水生物在水下游動,快如飛艇。時隔四天后,又有村民再次目擊到在瓦屋山水庫中央,有大約20來米的“水怪”出現,在水面激起一米高水浪后,以很快的速度消失得無影無蹤,雖然整個畫面僅僅只有十幾秒,卻依然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瓦屋山上有蛟龍的傳言不脛而走,更是給迷魂凼蒙上神秘的面紗,再加上進入迷魂凼的專家、游客、村民大都離奇失蹤,讓人感覺詭異至極,寒毛直豎。迷魂凼的緯度恰好又位于北緯29°32'—29°34'之間,這個緯度正好與聳人聽聞的百慕大三角、神奇無比的埃及金字塔相似,所以就有了陸地上的百慕大三角的說法,連科學都沒辦法給出合理的解釋。

當然,神州大地上的禁地還有很多很多,比如臺灣魔鬼海,新疆羅布泊,江西老爺廟水域,湖北神龍架等等,都有著很多我們人類至今也無法解開的謎團,或許對于大自然來說,我們人類所認知的太過微不足道,我們也只能寄希望于未來,相信總有探知真相的那一天。

源自:看中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