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星12宮位指南:你最無力的地方,卻藏著最強大的能量!

    .4萬閱    當前頁: 1/13    字型: 

你在哪里最難放手?答案藏在你冥王星所落的宮位里。在著名占星師唐娜·坎寧安看來,冥王星在本命盤中的位置,是我們緊抓不放、強迫性執迷的領域,在這里,為了贏得權力,我們甚至會“惡意失敗”。

然而,如果我們愿意踏上療愈之旅,允許這部分“小我”的死亡,就能真正擺脫掌控,激發出冥王星強大的建設性力量,讓心靈于蛻變中重生。

每一次重復,都更專注于它

我們經常執迷于本命盤中冥王星所在的宮位(點選查詢)及其關聯的行星。那些我們不能放手的東西,會被我們延續下去。因此,同樣的負面模式可能在我們的生命中一遍又一遍地出現,而每一次重復,我們都會更加專注于它。

在我們受到傷害或背叛的地方,我們期待背叛,所以我們選擇那些會背叛我們的人,然后按照我們的期待,來演出背叛的劇情。

一個正派的人,在被我們多次懷疑之后,最終也可能無可奈何地說道:“你不相信我?這就是你對我的全部想法是嗎?既然你這么想的話,我就這么做吧!”

因此,我們創造了自我實現的預言。

“看,媽,你是對的!”

一種可能導致執迷的原因在于,與冥王星相位和宮位相關的議題上,我們陷入了權力斗爭。這種對勝利的狂熱堅持,反而導致了痛苦的失敗。

它通常始于童年時期與父母(或其他重要權威人物)的權力斗爭——他們非常重視冥王星所在宮位的事務,并試圖推動孩子在那里取得成功。

如果孩子成功了,父母就贏了。因此,為了報復父母,個人不得不在冥王星涉及的事務上失敗。這被他們倔強地認為是一種心理上的勝利。正是這種驅力,我將冥王星所在的宮位稱為“惡意失敗的宮位”。

與之相反的情況是,父母也可能讓孩子意識到,他們在與這個宮位有關的事務上永遠不會有任何成就。于是,他們會通過不斷地以讓父母感到難堪的方式失敗,以此報復自己的父母。

當這些人哀嘆他們的失敗時,會露出“致命”的微笑:“看,媽,你是對的!”

無力成功,也無力放手

有些人會因為受傷而“封住”這個領域,他們嚴格控制自己的需求和感受,即使是親密的朋友也不會猜到它對他們如此重要。然而,他們并沒有擺脫它,反而可能產生一種酸溜溜的態度——“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想要它”。

由于冥王星涉及最根本的權力欲和權力斗爭,這個人最終可能會被ta最想控制的東西所掌控。本命盤中冥王星所在的位置,也可能隱藏著某些深沉、黑暗的秘密,讓個體覺得自己無法對他人敞開心扉。

在冥王星宮位所涉及的事務里,我們無力成功,也無力放手,直到我們改變自己為止。在這里,我們可能不斷經歷著蝎子般的刺痛,然而以“小我”的死亡為代價,我們最終獲得了勝利。當我們真正治愈了冥王星的負面驅力時,它們將不再掌控我們,而我們也將擁有一股強大的建設性力量。

下文闡述了冥王星落在我們本命盤十二宮位里的具體表現。

冥王星與不同行星的相位、冥王星的落座、以及天蝎座星體所在的宮位,也有相應的特質呈現,但程度有所不同,力量強弱從上到下依次為:

  1. 冥王星的相位、所在的宮位
  2. 行星落在天蝎座、群星天蝎座落在某宮位
  3. 天蝎座在某宮宮頭、冥王星落某星座

文中提及的相位主要是困難相位,包括合相、四分相、對分相、梅花相(150度)、補八分相(135度)、半四分相(45度)。有時,冥王星的三分相也可能有類似情況。而合相是所有相位中能量最強的。

冥王星在第一宮

以及冥王星與上升點的硬相位,上升天蝎座、群星天蝎座在第一宮。

這是一個困難的位置,尤其是當冥王星與上升點接近或形成相位時。權力斗爭可以通過外表體現出來。這些人設法以一種疏遠他人的方式看起來與眾不同——例如穿著黑色皮夾克、或帶有性挑逗的衣服,陰暗、深沉的表情、不同尋常的體重等等。

你似乎可以聽到他們對父母說,“你無法控制我的樣子。”

由于第一宮也反映了我們的健康。因此,解決內疚和仇恨問題至關重要,因為經年累積,這些情緒可能會轉化為身體上的疾病。

這類冥王星人可能會與他人隔絕,因為他們心里有怨恨,而且會無意識地散發出來。他們可能會嚴格地控制情緒表達,難以信任這個世界,也不會給出任何關于自己的重要資訊,他們只是不斷地審視一切。

當他們的內心產生了憤怒或痛苦的情緒時,可能會退縮到孤獨之中。他們的關系可能基于為他人過度付出或共生性地約束對方。如果關系失敗,結果就是自我孤立。這些人缺乏信任的原因可能是生命早期經驗了信任的背叛、遺棄、死亡、傷害或其他困難的家庭情境。

當冥王星一宮人學會正向地使用權力時,這將是一個強大的位置,因為這些人能對環境、以及他人產生巨大的影響。

這是療愈者或心理治療師的配置,因為他們能夠直視問題的核心、同時給與他人自我療愈的力量。

無論有意識還是無意識,這些人可能成為靈性的管道。

冥王星在第二宮

以及群星天蝎在第二宮,天蝎座為第二宮宮頭。

權力的抗爭可能集中在金錢上。因為對于他們的父母來說,金錢無疑是一個重要議題。父母在給予時,可能帶著強大的控制欲,其中蘊藏著怨恨或附加條件,以此讓孩子依賴他們、無法脫離。因此,這類冥王星人可能將金錢等同于控制權,他們要么擁有豐厚的物質財富、要么“身無分文”。

有些人是長期財務困難的惡意失敗者。這種情況可能源于父母曾預期他們永遠不會有任何財務價值。那些擁有金錢的人也可能對金錢感到憎惡。有些人可能拒絕去做賺錢所必須做的事情,并將他人管理性的合作與掌控混為一談。

貧窮本身可能成為控制人際關系的一種手段。也就是說,這些人可能會與“幫助”他們的其他人共生、發展出高度的依賴性,這樣他們就能控制對方、讓自己不被拋棄。缺錢也可以成為他們手中的王牌——“我不能做你想做的事,因為我沒有錢”。

硬幣的另一面會出現在那些賺了可觀錢財的人身上,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保持對人際關系或環境的掌控。

這些冥王星人是“幫助者”, 這似乎讓他們在人際關系中占了上風(誰掌握著錢袋子,誰做主),同時也創造出一種感覺:他們不能被拋棄,因為對方太需要他們了。但最終,賺錢卻變成了維持關系與生活的強迫行為,讓他們心生怨恨。

強大的賺錢能力,是冥王星在這個位置的建設性表達。當這些人努力擺脫了仇恨、報復、內疚、權力斗爭和資源操縱等消極的冥王星驅力時,就有機會在物質上取得巨大成功。他們是金錢的魔術師,能夠將任何資源轉化為潛在的財富價值。

冥王星在第三宮

以及冥王星與水星的相位,水星天蝎座,群星天蝎座在第三宮,天蝎座為第三宮宮頭。

這些人相信語言是如此強大,它具有毀滅性的力量。因此,他們非常小心地控制自己所說的話,以免泄露一些資訊,被他人利用來傷害或控制自己。

這種情況可能源于家中至少有一位成員在言語上非常具有攻擊性,比如言辭尖銳、嚴厲,而他們卻無力反抗。這位成員可能是一個年長的兄弟或姐妹,他們是如此強大,以至于冥王三宮人只能保持沉默。成年的冥王三宮人要么懼怕在言語上傷害他人,要么懼怕遭受他人的諷刺和辱罵,因而他們認同最好的防御是首先進攻。

另一種可能性是,話語成為權力斗爭的焦點——只要他們不說出來,他們就占了上風。

在人際關系中,他們可能會拒絕溝通。作為員工,他們可能會保留文書或其他重要資訊。作為學生,他們可能是那些不想上交論文的人,總是要求不斷延期、延期...他們也可能很擅長用言語巧妙地操縱他人。

當冥王三宮人能夠建設性地使用這個配置的能量時,他們將具有深入思考和交流的能力與洞察力。他們善于觀察他人的動機,并能探究任何問題的核心。

他們也可以用語言來進行療愈,而不是操縱他人。他們是優秀的分析師和教師,也能夠出于良善的意圖,去鼓舞人心。

冥王星在第四宮

以及冥王星與月亮的相位,月亮天蝎座,群星天蝎座在第四宮,天蝎座為第四宮宮頭。

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冥王星配置,尤其是當冥王星落在第四宮的宮頭附近時。一位家長,最有可能是母親,是強大的、侵入性和控制性的。然而,當一位家長表面上霸道、強硬時,另一位家長卻可能更巧妙地操縱孩子——“是你和我在共同對抗ta” 。他們的家中常常有很大的怨恨情緒在暗流涌動,尤其是對于孩子的需要,或是對養育必要性的怨恨。

有時,祖母會以女家長的方式施加巨大的影響。家庭中也可能存在“拋棄”的議題,例如父母的死亡、不守規矩的孩子受到被遺棄的威脅等等。或許在這個孩子即將出生的時候,大家都在哀悼死亡,所以母親處于憂郁的狀態,幾乎沒有什么可以給孩子的。

這些人成年后的家可能會成為權力斗爭的戰場;或者,為了避免重復過去的家庭模式,他們決定獨自生活。除非冥王四宮人對情況有絕對的控制權,否則很難與他人共處一室:“這是我的房子、我的私人領地、我的秘密避難所,我真的不忍心分享它。”他們必須尊重自己對隱私和獨處的需要,知道即使自己與他人住在一起,也仍然需要獨處的時間。

冥王四宮人有能力治愈自己早期的創傷和內心的怨恨,當他們這樣做時,就會更容易與其他人一起生活。由此,家庭生活成為了他們重生的源泉,給予他們療愈的能量、并帶入這個世界,因為他們可以與其他受過類似創傷的人,分享自己學到的東西。

冥王星在第五宮

以及群星天蝎在第五宮,天蝎座為第五宮宮頭、或冥王星在獅子座。

至少在老一輩中,這個配置的人經常會出現因為懷孕而被迫結婚的情況。即使已經進入了婚姻,懷孕也可能被用作控制關系的手段,確保配偶不會離他們而去。

由于這不是一種非常成功的控制方式,這些人往往會怨恨或寵壞孩子,以彌補一開始不想要孩子的心理。那些頑劣的孩童通常是被這樣撫養長大的、不受歡迎的孩子。

由于內疚,父母給了孩子過多的權力并過度放縱他們。這樣的孩子對他們被利用的方式感到不滿,于是他們很早就學會了操縱自己的父母。孩子也可以被看作是獲得權力的一種手段,或者讓自己從此擺脫孤單,于是,他們發展出了與孩子的共生關系。

另一方面,冥王星五宮人可能根本拒絕要孩子。當他們的“內在小孩”曾被父母否定時,長大后,便會害怕或憎恨自己孩子提出的要求。

他們擔心為人父母會占用他們的生活,以至于失去了自我。其中所涉及的權力議題也會出現在這些人身上,因為無子女可能是他們對配偶或父母的一種報復,拒絕讓他們的生命延續下去。

冥王星五宮人在童年時,可能有這樣一位家長,ta過分重視培養他們的才華和創造力,并將其視為獲得財富和權力的手段;例如讓孩子登上舞臺、愛出風頭的媽媽。由此,天賦成為了他們權力斗爭的焦點。這體現在許多地方,特別是那些認為愛能夠轉化并激發出強大潛能的人。

對于冥王星五宮人,愛和蛻變是糅合在一起的。“讓我愛你,這樣我就可以按照我心目中的形象來改造你” 或者反之亦然:“當我在按照這個形象改造你時,我就在愛你”。

冥王星在第六宮

以及群星天蝎在第六宮,天蝎座為第六宮宮頭,或冥王星在處女座。

這個配置通常屬于那些沉迷于工作到成為工作狂的人。這些人為人服務,卻又厭惡順服于他人;他們強迫性地工作,但又討厭不得不如此努力地工作。這些人相信工作是他們獲得權力的個人途徑,因此,讓自己變得不可或缺是他們攀登權力頂峰的“法寶”。

由于這種對權力的渴望很容易被老板和同事識別出來,他們也不容易在職場上獲得信任,甚至可能招致同事間的憎惡與爭執。他們可能會頻繁地換工作崗位,原因通常都是跟上一家單位鬧得不愉快。

第六宮是健康宮,所以本命或行運冥王星落在這里,也預示著因積蓄的怨恨而生病的可能。疾病可能是阻止強迫性工作的唯一手段。

當工作作為獲得權力的方式失敗時,冥王星六宮人可能會通過疾病控制他人,讓周圍所有人圍著ta轉。由此,他們確保了共生性的關系:必須有人照顧我。因為大多數人都不能拋棄一個病人,這會帶來心理上的負罪感!

當冥王星六宮人建設性地使用自己的能量時,他們能夠通過工作不斷改變自己,認識到工作與工作關系是所有生活的縮影。工作中出現的任何情況都可以作為一種方式,來看到并處理自身需要被改變的部分。

對他們來說,工作具有轉化生命的強大效力;而這些人也可以通過工作成為偉大的轉化者。因此,這也是療愈天賦的一個指征。但有時候,冥王六宮人的療愈能力是由疾病發展起來的。

冥王星在第七宮

冥王星與金星的相位、金星天蝎座、群星天蝎座在第七宮,天蝎座為第七宮宮頭,或者冥王星在天秤座。

愛可以是一種癡迷,他們尋求與所愛的人共生。在關系中,他們可能表現出占有欲、憎恨、內疚、以及權力斗爭。當這些負面特質讓愛人離開他們時,冥王星七宮人可能會自我孤立,決定不再有任何關系。有些人可能會繼續在自己的腦海中與上一個讓他們受傷的人保持著某種糾纏關系,甚至無法自拔。

另一些人可能會選擇單身,因為冥王星七宮人將愛等同于控制,而他們不想要其中的任何部分。對這個配置的許多人來說,在他們童年時期,愛就等于控制,除非他們屈服于父母的權力,否則就會面臨愛和認可被撤走的“威脅”。或許是真正的遺棄或死亡讓他們害怕失去愛,所以只能緊緊地依偎伴侶,試圖讓自己變得不可或缺。

他們也可能與某位父母之間存在共生關系,就像冥王星第四宮所描述的那樣——“是你和我在共同對抗ta"(這種情況也可能適用于冥王星落入其他關系宮位,比如第五宮和第八宮)。

有時候,這些人的異性父\母是如此具有壓倒性、支配性或誘惑性,以至于這個配置的人會發現,建立親密關系是很可怕的。

另一個驅力是將關系和轉化融合在一起。這些冥王星人可能會為了改變所愛的人而墜入愛河,而對方則會厭惡他們對改變的堅持、以及關系背后的不平等。由此帶來的權力斗爭可能導致關系的破滅。在最壞的情況下,"患者”會報復他們,或者,這些冥王七宮人將自己變成“患者”,愛上了一位強大的“導師”。

當冥王星七宮人建設性地使用這股能量時,關系可以成為一個轉化的舞臺,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所愛的人。為了走向完整,這些人可能不得不經歷失敗的情感關系,從而讓他們原諒和釋放每一次受挫的傷害和怨恨。

當這些人治愈了自己的人際關系議題并學會放手時,他們將成為一個很好的輔導師,尤其是婚姻輔導師,他們的療愈力量能夠幫助人們解決關系議題、恢復愛的能力。

冥王星在第八宮

以及群星天蝎座在第八宮,天蝎座為第八宮宮頭,或者冥王星在天蝎座。

對這個位置的人來說,性是一個棘手的問題。他們被教導或認可的觀念是,它很強大、也很可怕(我們的文化扭曲了效能量,但冥王八宮人將這種信念推向了極致)。

這些人可能會覺得,如果他們卷入了性關系,伴侶就會控制他們。因此,他們可能會三思而后行。但他們都是充滿激情的人,所以很難讓自己避免如此強大的東西。

在性關系中,他們可能不惜一切代價尋求占上風。給予或拒絕性行為成為一種控制手段,而床則可能成為關系(或外部世界)中其他權力問題得到解決的“戰場”。

當怨恨或不信任在關系中積累起來時,性行為就會被凍結。即使在一段艱難的關系結束之后,這些人也可能會保持封閉,不愿意向新的人敞開心扉。對于冥王八宮人,深奧、陰暗的秘密往往近在眼前。

第八宮也是金錢宮,因此,類似于冥王星第二宮所體現的驅力也可能適用于他們。對于這些人來說,共享資源并不是一個容易的問題,因為在這個領域中,可能存在大量的不信任與嚴格掌控的議題。

這些人對待死亡的態度可能是既恐懼又迷戀的。死亡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有時,孩子可能成長在一個有很多人死去的家庭,或者,那里有持續性的死亡威脅——這將是更艱難的議題,比如某個家庭成員身患重疾,家里人一直都在警惕著。因此,冥王八宮人是與潛在的“死亡”共生的,他們可能會以“我隨時可能死去”的角度來應對生活。

當冥王八宮人建設性地使用自己的能量時,他們是出色的治療師、或者靈媒。因為他們擁有讓自我和他人重生的強大能力。當性擺脫了沉重的情感負擔,它就可以成為恢復活力和重生的重要方式。

當金錢不再是權力斗爭的根源,這個配置能帶來良好的賺錢能力,或幫助他人贏得成功的能力。

冥王星在第九宮

冥王星與木星的相位、木星天蝎座、群星天蝎座在第九宮、天蝎座為第九宮宮頭。

這個配置的人具有深邃、善于分析的頭腦,但他們可能不愿完成高等教育。他們或許厭惡去獲取高等學位,因為這意味著他們的父母就獲勝了。因此,很多人一路讀上來,最后不知何故,卻未能完成最后一個學期、最后一門課程,或最后一篇論文。

這是一個巨大的報復,讓那些非常希望自己的孩子接受教育的父母們抓狂,而這被他們視為某種掌控人生的神奇鑰匙。這也是一種惡意的失敗,因為這些人相信教育是強大的,可以改變生活,沒有它,他們將一事無成。冥王星所在的地方,一個人傾向于放棄自己的權力,所以他們被困在了這里——“做不對,不做也不對。”

他們內心的怨恨也可能轉移到社會上。我有一位非常聰明的客戶,他只要完成一門課程就能獲得急需的學位和職業保證,但他偏偏不,他就是要把自己的不滿發泄給這個社會。

于是我對他說:“你知道嗎?這個社會不關心你是否完成學業!它甚至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受教育只是為了你自己。” 這句話似乎驚醒了他,最終,他選擇去完成了學業。

當冥王九宮人克服了阻礙自己前進的怨恨時,他們就會成為極有天賦的學者和研究人員;他們能從學習中,獲得極大的滿足。他們能夠理解抽象問題的核心,因此也可以是強大的導師,用心靈的力量將他人從無知的束縛中解脫出來。

對于冥王九宮人,知識的確是力量,當他們正向地使用知識時,就在改變世界。

冥王星在第十宮

冥王星與中天的硬相位、冥王星與土星的硬相位、中天天蝎座、群星天蝎座在第十宮。

這個配置暗示出與權威人物、或某位壓迫性、控制性甚至可能有虐待傾向的父母之間的矛盾,結果是,這些人對當權者(也許是對整個世界)懷有根深蒂固的怨恨,并決心永遠不受其他人的控制。問題是,這些人也非常渴望在社會上取得成功,但如果他們永遠執念于反抗權力者,就很難真正成功。

他們也可能喜歡挑戰或玩弄那些“大人物”,結果卻被對方的“老謀深算”所傷害,因為他們內心的怨恨可能令他們的舉動欠缺考慮。當冥王十宮人無法在世界上變得強大時,他們可能會在自己孩子身上表現出權力欲,事實上,他們在重復自己曾經的遭遇。

這些人的父母可能很挑剔、或雄心勃勃,他們只尊重巨大的成功,從不滿足于任何小兒科式的成就。他們在童年時可能經常聽到父母這樣的羞辱:“你永遠一文不值”。于是,為了報復,他們可能會真的會經歷多次羞辱性的公開失敗。但這一點也不好玩!

這些人可能頑固地抗拒療愈,因為在某種程度上,所有療愈都代表他們要處于他人的力量之下。或許,他們最好選擇單獨的療愈工作。治愈是完全可能的——他們也必須在學習過程中自我康復!

從這個配置的負面模式中解脫出來的人,能夠以一種純粹、真誠的方式與權力一起工作,他們可以對世界產生強大的影響,為社會和集體帶來療愈與改革。

冥王星在第十一宮

以及群星天蝎座在第十一宮,天蝎座為第十一宮宮頭。

在這里,“可怕的人”不是強大的父母,而是他們在青少年時期想要努力融入的同齡人群體,但卻始終無法歸屬。對一些人來說,性是歸屬感的代價。其他人可能選擇孤立自己,而不是屈服于群體的控制。

對學校發生的事情的不滿會妨礙他們在成年后獲得歸屬感。權力斗爭會干擾友誼,最后可能會變成高度占有和共生性的關系——如同我們經常在冥王星所在領域看到的。

對另一些人來說,即便成年后,他們也可能保持孤立,因為很難再相信任何群體。他們也不太容易獲得團體成員資格,因為這些人傾向于將“組織政治”看做一種控制他人的權力手段。

團體治療或互助團體能夠幫助這些人轉化個體孤立的傾向。隨著信任和怨恨的問題得到解決,他們就有潛力成為強大的團隊領導者。

冥王十一宮人可能會被以社會改革、環保或療愈為目的的團體所吸引。友誼可以幫助這些人獲得蛻變,因為當他們同樣與不懼怕強度的其他冥王星人交往時,其實是在互相治愈。

冥王星在第十二宮

以及群星天蝎座在第十二宮,海王星天蝎座、天蝎座為第十二宮宮頭。

壓抑情緒會導致自毀行為或身體疾病,因為這也是與健康有關的宮位。他們中有些人生病的目的,是為了遠離一個似乎太強大、太危險和不值得信任的世界。

疾病也可以成為控制他人的一種方式,精神性的疾病亦然。比如某些嚴重抑郁的人,他們讓身邊的人不得不小心翼翼,但同時又覺得被他們的脆弱所鉗制。成癮,既是第十二宮的伎倆,也可以被用來控制情緒,讓他人安全地遠離。

這些人可能會壓抑對權力的渴望,但卻以他們不太了解的迂回方式實行掌控。例如,一個看似無助的受害者,也可能隱藏了權力的沖動——你有沒有“拯救”過某個后來接管了你全部生命和全部精力的可憐無助的靈魂?毫無疑問,你知道受害者是強大的!(請理解,合理的受害者是存在的,但這里我們談論的是非理性的受害者,他們永遠被這些情況所吸引,認為他們的痛苦是某種道德上的勝利)。

對權力的無意識迷戀也可能導致消極的心理,或者以幽微、隱秘地方式獲取和使用權力。

治愈潛藏的怨恨非常有助于消極的冥十二宮人。在正確的治療環境中,揭露自己某些深邃、黑暗的情緒和無法言說的秘密,可以幫助他們從這些無形力量的掌控中解脫出來,并將其轉化成建設性的能量。

當這些能量被積極地發揮時,冥十二人能夠深入研究無意識、療愈根深蒂固的情緒問題。因此,這個配置也經常出現在心理健康領域從業者的身上。同樣,曾經有上癮癥并能夠戒掉的人,也最有能力幫助其他上癮者。

這也是一個容易出通靈師和靈媒的配置,他們很擅長研究夢境,具有靈性療愈的巨大潛能。

文:唐娜·坎寧安

編譯:alias nomad

源自:新月占星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
稍后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