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時要注意的12種禁忌

2010-12-06 19:10  字型: 

一、忌用“丑陋”字起名

我們在起名時要注意不要用“丑陋”字,如牛牢、樊籬等,樊籬指鳥籠子,比喻不自由的境地,使用這樣的名字對人的運勢會有制約作用。再者“丑陋”是“精美”的對立面,大家要起的是“美名”,當然要忌用表達“丑陋”意思的字詞。

二、忌用“兇壞”字起名

凡是表現“兇惡”而又對人類有害的東西,都應歸于“兇”、“壞”的范疇。因此,我們在起名時也要注意這方面的禁忌,例如李動夫、洪水、烏云、黃天等這類名字。“兇”與“壞”是人們的冤家對頭,大家應當千方百計鏟除它,戰勝它。而起名用這類字詞是違反人的意愿,是一種悖謬行為。

三、忌用“惡劣”字起名

這里的“惡劣”字包括兩層意思,一指的是品行方面的,二指的是造成“惡劣”后果的。用這兩種意思起名,都會給正直、善良的人們造成反叛感,因而是不可取的。如豎刁、刁協(邪)、唐狡、狂狡、熊疑、趙奢、田橫、吳賤安、李混子等。

四、忌用“嫌疑”字起名

所謂“嫌疑”字,指的是人們尤其敏感的一些字,如烏龜、王八、禿、驢、醋、酸、臭、綠巾等。名字中直接用這類字的幾乎沒有,然而諧音轉化成這類字的偶然仍有出現,這也是應當避免的。如吳(烏)金貴(龜)、王霸(八)、業、呂(綠)金(巾)榮、項尚(上)圖(禿)、班這侶(驢)等。

五、忌用“傷殘”字起名

身體受了傷或留下了殘疾,是痛苦的事情。用傷殘的病癥起名,即是揭人的傷疤,這樣做是不道德的。假如以傷殘字起名,呼喚者與主人都會產生不愉快的感覺。然而,用傷殘字取名的現象卻古今皆有,如戰國著名軍事家孫臏原名孫賓,因受刑去掉了膝蓋骨(即臏骨,也寫作賓骨),后改名為孫臏。

六、忌用“賺人”字起名

所謂“賺人”,即指賺人的便宜。名字是用來呼喚 的,有些詞語用作名字,甲呼喚,乙應答,在一呼一應中乙就賺了甲的便宜。這樣就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糾紛或者造成心理障礙,影響正確的社會交往,取名時應回避這類詞語。

有“賺人”效果的詞語主要分兩類,一類是用于尊長的秒謂詞,如父、叔、公、公、老、伯、祖、宗、姑、娘、母、奶、婆等。用這些詞不達意命名的如家父、文叔、誠伯、史翁、記公、阿老、鄭光祖、列宗、李發姑、張玉娘、云四婆等,這些名字,假如呼應,就有“賺人”之嫌。另一類是用于表示官銜、職稱及尊稱的詞語,如相(丞相)、尹、令、公、侯、總理、部長 、科長、師長、連長、政委、教授、高工、專家、明星、經理、先生等。


七、忌用“貶義”詞起名

前面說過,名字應當音、義、形兼美。用“貶義”詞取名,不符合“義美”的要求,因而應當忌用。例如希卑、慎潰、冀缺、孟陋 百家奴、唐士恥、鄭扒才、張落魄、閣大肥、嚴怪愚等,這些名字的“貶義”鮮明,一望而知,不必解釋。還有一類是需要略加回味的,如史(失)策、胡篤(糊涂)。

八、忌用“狂妄”字起名

起名用字不能太狂妄,太放肆,這是缺乏修養的表現,它不僅是一種自我暴露,而且也是對他人的不敬,容易引起人的反感。古時侯用“狂妄”字取名的如強梁、霸王、天皇、張元勛、李存霸、史萬歲、孫萬壽、阮萬齡等;現代用“狂妄”字起名的有振球、冠球、冠雄、馭寰、震球、震寰、震宇、人杰、冠英、天寶等。

九、忌用“粗野”字起名

所謂“粗野”字就是粗糙的未經加工的帶有原始味道的字詞。用“粗野”字起名主要有兩種表現:一是用詞粗魯、俗氣、未經加工,如狗蛋、野貓、牛仔、石頭、黑孩、毛妹等。這些大多是乳名,有的又用作大名。二是雖作了一定的文字加工,然而詞間仍流露出一種野氣,給人冥頑不訓的印記,如雷公、雍糾、胡泥、栗腹、同蹄、裴鰳、類犴、玄囂、劉殺鬼、武大烈、于雷娃、任毛小、閃震電、劉黑枷、何恃氣等。

十、忌用“繞口”字起名

有些名字因為用字拗口,幾乎成了“繞口令”,讀起來費勁、聽起來吃力,弄不好就會讀錯、聽錯,這樣名字最好不用。如令州鳩、沈既濟、孫州仇、夏亞一、金鏡清、周嘯潮、胡富芬、耿精忠、姜嘉鏘、張昌商、陳真仁、胡楚父、陳云林、呂勵芝、傅筑夫等。

十一、不用“繁難”字起名

“繁”字指的是筆畫多結構復雜的字,這樣的字寫起來麻煩又不好看。所以名字中繁字多了就會造成黑白失調、黑糊糊的一片,透不過氣來,令人產生憋悶感。“難”字指的是不易認讀的字,也是不常用的字。這樣的字一般人不熟悉,既不會讀,也不理解它的它的意思。用這種字起名字,就會影響交流,妨礙名字正常功能的發揮。即使名字具有藝術性和趣味性在不識不懂的多數人眼前,只能是一個文字元號,甚至造成笑話,產生誤會,帶來不應有的損失。所以,起名字要用常用字,不要用“繁難”的字。

十二、忌用“怪僻”字起名

“怪僻”字比“繁難”字更少見,因而更難熟悉和理解。所說“怪”,即罕見為怪;罕見便不熟悉。所說“僻”,即不常碰到。“怪僻”字是離開字典大家都不熟悉的字,用這樣的字起名字的確是有故意找麻煩的意味,這樣做法自然會受到多數人的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