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學愛好者必看的易學五大真理

2009-06-27 10:04  字型: 

古時侯人講,善易者不占,而在本章所要揭示的應用易學的五大原理之交相作用下,此說幾近天理。這五個原理中的原理,其背后隱含著至為精確的宇宙法則和悲天憫地之情。它們實在一直是應用易學自身固有的,只是久未人們所發現、熟悉和自覺使用罷了。

一、測不準

量子力學中有一個著名的不確定性原理。與之相似,應用易學中也普遍存在著一種測不準現象——在任意的一個平衡系統中,當以易學方法調測其系統事物時,假如大家把調測結果加以利用(尤其是用以獲運或改運時),其主觀與利用程度越深,則調測結果便“越不正確”、“越無效果”;反之,假如大家僅僅是調測其結果,而不加行運利用,其客觀與安閑程度越深,則調測結果便“越正確”、“越有效”。這一現象在應用易學中推而廣之,大家可統稱之為測不準原理。它首先揭示了一個古老而深刻的哲理——“道法自然”,萬物可預而不取馭。

測不準現象的內因是這樣的——任何易學方法下的調測結果都可加以利用,但不可能利用到超越了固有的系統調測平衡的程度;而被調測的事物也可以加以改變(運化),但不可能改變到破壞了系統執行平衡的程度。大家對任何事物的調測,都有其特定的適應范圍和平衡系統,它必然地受著更大系統范力的制衡。易學是一種整體觀、系統觀,而調測更遵從整體與系統效應,所以對任何事物的調測都存在于一種整體的系統平衡之中。調測也好,調測者與被調測者也好,都不可能超越系統之平衡。否則,平衡破壞了,其調測或調測應用的結果,不是所測非所預,就是所預非所測。沒有人可以跳出自己——事物的平衡系統破壞了,所調測事物便超越了原測系統,這時它已非真實的原測事物了;同樣,調測的系統平衡破壞了,你所利用的調測結果,這時也必然不是所調測事物在新系統下的應有結果了。

測不準原理給大家的最重要的啟示也許恰是:怎么才能調得更好,測得更準?——我以為,保持調測主體與客體的系統存在與系統平衡是關鍵所在。比如股市或期市之類的調測,只有當調測者將其市場本身的變化趨勢、經濟大環境及求測人運勢等綜合把握入測時,才能有望測得準。

測不準現象在應用易學實踐中廣泛存在,它于無形之中完美地維系了“道”與“德”的平衡。測不準(現象)原理,使易學應用囿于易“道”自身。只有置身世外、關愛天地、安閑無為的易者,才有可能神機妙算、凡測必準;而被世勢所累、欲愿多多、窮占黷卜的易者,蒼天自有其“殺賊”利器——測不準原理。這雖困擾和阻遏了非常多易學研究者和野心家,使他們或知難而退,或扼腕嘆息,或喟罵蒼天或恨生不逢時等等,但易學的最高境界處究竟所以得以清高安閑,易學所以終究還是保住了其“隱中圣學”的崇高地位。如若沒有了這個“測不準原理”,那么易學應用之泛濫和危害程度,必千百倍于可怕的核子武器和艾滋病病毒等等。想想看,如若許非常多多的人們把應用易學徹底地用于滿足于其人性的貪得無厭,用于其逆天而行的野心,用于其爭權奪利、打擊異己的目的等,那么世界會何其混亂、可怕,人心會何其荒涼、猙獰啊!所以,測不準原理堪稱是所有真心向易的人們和全人類所共享的保護神。

二、可操縱性

不管是狹義還是廣義上的易學,從其產生至今,表現在應用層面的矛盾始終都是最尖銳的——要么拿出或“理”或科學的依據,證實實用易學的真實、有效與可操縱性。要么干脆承認它是唯心的,是巫與迷信的代名詞。但遺憾的是,古今對應用易學之科學性的論證頻繁缺乏強勁的說服力。有的居高臨下,以“神”、“圣”壓人信服,反令眾人敬而遠之;有的以陰陽五行及八卦體系的邏輯自證,頻繁陷入自圓其“方”;而貽笑大方,更有的以大家沒有辦法對占筮的科學成份做出定性判定這類話隨意搪塞,卻無形中使人們加重了對易學之幽玄、迷信的看法。凡此種種,其害“易”不淺。

我以為,本日之易學,必須翦滅它在哲學、文化方面的繁文縟節與故作深晦,更必須翦滅它在占卜應用方面的故弄玄秘與顛倒隱賾,惟如此才能為易學正本清源,使其正大尊榮、堂皇浩蕩于斯世。基于此,易學理論當向現代科學伸出情誼之手,以求互為動力和依據。

為了求證應用易學的可操縱性,我需要把現代科學中“序”與“熵”的概念引入易中。以易學猜測為例:大家曉得,所說的猜測,實在是對任意系統中有序度及其序變趨勢的可控求測。所以,能否在猜測中增加猜測系統內的序象,是其方法科學與否的關鍵和惟一依據。而易學猜測與其他任何猜測方法最大的區別在于,它表面看來繁復、雜亂且隨意,但其猜測過程的中介模態——“卦”,卻是高度有序的。它不僅可表征被測系統現有的序象狀態,更因其高度的信象含容性,而必然地可提取所猜測系統的過去的序象和未來的序象。這樣,在八卦這一封閉的系統內,起“卦”、解“卦”的序化過程,使猜測中“序象”因卦而大量增加。所以,易學猜測的科學性及其真實、有效的可操縱性,當然地成為不容爭辯的事實。在“八卦”系統之“序象”大量增加的同時,包含猜測者、受測者、猜測過程在內的整個猜測系統,卻布滿了與序相應的大量的“熵”,因而熱力學第二定律在此依然平衡、有效。

上述現象推而廣之,可總結出應用易學的又一重要原理——可操縱性原理:應用易學的全部基礎是八卦體系,而“八卦”在易之應用過程中可大量地提取、增加受用系統的序象,使猜測成為可能。所以,應用易學是真實、有效的,其對科學基礎的包容性決定了它的可操縱性。

可操縱性原理,還可引出一個十分敏感、頗具爭議的話題,即以“易”為人調測者與受易者的互酬題目——以易調測的過程,調測水平越高,整個系統中所彌漫的“熵”越多,而這些“熵”有的存在于整個程式間,有的則傾泄在用易和受易者雙方身上,這樣看來頻繁“用易”的人所受危害還是相當大的。但用“易”者假如不收取報酬,則“熵”必會多數傾于受易者身上;如若收取報酬,則“熵”必會多數傾于用易人身上。且報酬越多,想來承受的“熵”害越大,報酬越少則少害。反之,受易者付出報酬越多,想來消解的“熵”害越多,付酬越少消害越少。如此看來,受不受“熵”害,在用易與受易者雙方面是公平的——一切在乎自擇。

尤為重要的是,可操縱性原理還向大家所有的易者和全人類提出了空前的警醒和困難:在創造、享受經濟繁榮和科技進步的同時,大家人類怎么才能把“熵”害化到最小?上蒼把地球給了大家人類,它不是要大家去破壞、毀滅她的,它是給了大家一個需要愛護的屬于自己的家園。

三、系統求和

在幾千年易學發展過程中,一代代的用易者和先賢們創造了非常多門類的易學方法和技術,使得應用易學影響深廣、流傳至今。但遺憾的是,應用易學發展至今,其背后所隱含的原則和原理卻鮮為人性破——這也許是某種天意。“系統求和”原理,便是筆者“無意間”無意無意偶然“撞”出的。

曾有一朋友,每逢事業阻滯時,便“玩物喪志”打麻將牌“輸”錢,連戰連敗,賭運極差,但每每如此之后,其事業便忽見好轉,遂心所愿,以至輸錢成為其“不可告人”的人生秘笈。有一次他無意無意偶然告訴了筆者,請我以“易”釋疑。受其啟發我反復思量、推衍甚至借用其故計,歷時一年余,終為我悟出了“系統求和”原理——原來他以小運之差(賭運)激增了大運之好(事業)。“反者,道之動”——老子不愧圣人!

所說的系統求和原理是這樣的:在任意人、事、自然系統運氣范圍內(有限或無窮),大家可對其各類系統進行類似“求和”的定義,這時構成整和系統的各子系統之運氣間在大系統內必會表現出相互制衡。某子系統“運氣”增加、膨脹,其它子系統“運氣”便會在整和系統記憶體在相應減少、壓縮的機運,相反,當某一子系統運氣減少、壓縮,其它子系統則存在相應增加、膨脹的機運。任何子系統都必然地存在于某個整和系統中,所以,即便在一包含著任何系統的整和系統中,其子系統也皆受系統求和原理所制衡。所以說,系統求和原理適用于一切包含著子系統的各層次、各維數目和系統。在此“增加”“減少”“膨脹”“壓縮”等非表象之意,運氣增減等實在是“看”不見的存在。

系統求和原理在易學應用中用途廣泛,極具威力。大宗的易學應用中皆須依此原理而進行調測——尤其是在風水和獲運、改運方面以及政經爭斗中。民俗中常言的情場自得、賭場失意或情場失意、賭場自得,實在也不無奧妙,竟也暗含著“系統求和之理”。另外,系統求和原理無形中道破了應用易學最高境界之“外應”的堂奧——原來任一子系統的變化或強弱、吉兇、趨向,都兆示著特定整和系統內其他子系統運氣性狀的運變之機,反之亦然。

四、平衡相容性

今時本日,假如還有誰敢站出來說他完全靠自己而生存,那此人不是過分瘋狂,便是傻得要命。很明顯,他得靠天靠地、得靠吃靠喝、也得靠呼吸和情感等等,不然,地球一生氣,把“給”他的萬有引力一撒手,再吹口氣,此人便一定塵埃般橫空出世,飛散穹宇,化為烏有。大家曉得,人的生存本身就是一種平衡,而這種平衡是在與自然、社會和親朋、同事間的相容中維系和發展的。個性、才力與生命見容于自然、社會和人群,你便可在“平衡”中享有健康和成功的榮耀;個性、才力與生命不容于自然、社會和人群,你便要在“失衡”中面對病害和失敗的摧殘。彼此依存、平衡相容式的“天下一家”,在這網路化的時代,越來越近乎理所當然。大家這世界,是旋轉著的多米諾骨牌,無須勞駕他索羅斯,也許泰國街頭的某一報童哪天沒賣出報紙,已足已導制東南亞金融危機?!

實在,平衡的相容及不容是事物所固有的性質,而應用易學中更有與系統求和原理相伴而生的平衡相容性原理:個人與事物的存在性狀乃至運氣,是依其場效結構(包含著資訊、能量)而動變的,然而其內在過程卻是依“場序”的平衡而完成的,每種場效結構都引發相應之場序的變化——調整——平衡,但這種平衡不是逐一對應、靜止存在或單向產生的,它是一種不中斷活動、交融和隨機變化的平衡,且無止無息地不中斷相容產生。而人、事場序的互為力動和相容,正構成了個人與事物整體的平衡與連續。平衡相容性使人、事絕無單一平衡存在而是因果交融、牽一動萬。且必然地有著平衡的正態、負態和模糊態之分。

平衡相容性原理的根本依據是時間的場效應特征和時空同一性,它更堪稱是對天人感應學說最完美的理論解答,所以實在用價值不問可知。比如“糾纏”了人類千百年的“兆”——古時侯人憑奇異的龜裂可斷家、國的吉兇,今人憑怪異的雞鳴狗吠可知天地災變;傳說中“8341”的天機早兆,弗洛伊德析夢察人心的不可思議等,凡此種種,不過期平衡相容性原理在默默地起主導作用罷了。應用平衡相容性原理支洞察人、事的預兆,則易學“外應”之法當可揮灑自如。

同樣,對易學應用的科學性、可行性,大家除了用可操縱性原理解釋外,更可進一步由平衡相容性原理匯出——由已知人、事物效結構的特征(假如間卦例)必可推衍出即將產生的各類場序變化特征,所以推匯出的卦象與卦數解構,使猜測之類成為真實且可信的運算。而其他調測,可更利用平衡的負態、模糊態等支達到反向實施的目的——測行合一。

風水學是最具影響力的應用易學門類之一。在此,平衡相容性原理除了是風水學的理論依據外,更可直接用于指導風水實踐——將平衡的正態、負態和模糊態形式盡潛其中,通過對環境存在特征的熟悉、調整、優化及對人、事場效結構的利用、把握,必可營造出最佳的場序平衡。這樣,“風水”必能完全走出迷霧,以其理性和科學性,更好地服務人類。

平衡相容性原理蘊含深刻,用無巨細,效應安閑,甚至佛家之泛博無邊的“緣起”說,也可以之簡言賅意。佛家的“緣起”說是其一切教義和修行的條件和基礎,大家姑且放開因果、迴圈,涅等佛理不去研究,僅是一個平衡相容必本身,似已足以道明萬事萬物的因緣適變、迴圈生克等。而人類即使擺脫了“十二因緣”之束縛、跳出迴圈,可平衡相容性還是會把大家帶入第十三、第十四等等的因緣之中。看來,歸于自心,不僅是易學,也是佛家在現實世界中的終極境界。而對平衡相容性原理的“反動”,于應用易學愈顯意義深遠。

五、運氣可公度

1998年的春天是暖人的,由于這個國家終于又有了愿意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人民公仆;1998年的春天又是布滿嚴寒與悲情的,由于中國足球隨著冬去春來又輸了,這種嚴寒和悲情也許會穿越春天,使春天也寒涼和冷靜些?噫,中國足球輸了這么久,為什么?實在,既不是輸在體能,也不是輸在技術;既非激情不足,也非理性欠缺;既不關隊員信心不夠,也莫怨教練之無能、無助。向以聰明著稱的國人,竟在小小的足球上,一而再、再而三地輸于聰明。

提到中國足球,已足以引出應用易學的第五大原理——運氣可公度原理,它對中國的體育事業也許有著直接而深遠的俾益。任意一個處于其大無外、其小無內之間的人、事集合,其中的每個個體的運氣是可以定“量”調測的,而此集合的所有個體運氣更是可適當進行比較和衡“量”的。比較、衡“量”后的優化選擇、有機組合,可使該集合的所有個體與整體運氣各遵其時、各安其位,并有益利用、有效利動,這樣個體與整體集合的最佳狀態和經過“公度”的有效運氣,便可充分實現,是為運氣的可公度原理。

大家曉得,中國男子乒乓球隊、中國男女排和羽球隊等團體,皆因用了杰出的“少帥”而得以振興和成功。大家不可否認,不帥們的才智、努力與精神(及運動員的團結配合)是其成功的關鍵,但要曉得的是,運氣的核心,也許更是其成功的根本——中國上上下下的杰出“少帥”有不少,而運氣不佳的失敗少帥更是良多。實在,上述團體之少帥成功的根本標志,乃是啟用他們的人自覺不自覺地實踐了運氣的可公度原理。體育界在選擇教練和運動員等方面,與其僅僅是依據其才智和精神去大比拼,不若同時在共有的才智與精神基礎之上,去“公度”運氣——用人,就其本質來說是精神與“運氣”并用,萬事俱備,更要不欠“東風”才行。體育界當如此,科技界、文教界、醫學界、藝術界、商界等等,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我國古時候多有“懷才不遇”或“入錯行”之人,除了古時親權體制和個人運蹇之弊因外,總是不“被”從上至下地體察精神公度運氣、比較優化,不能不說是大家這泱泱大國在用人上的千古遺憾。當然,這里面還有整體大運對個人小運的強化與選擇題目。生活中,常有“我不在狀態”或“某某人不在狀態”之類的說法,此即個體運氣在人們不自覺地“公度”下的印象。一些競爭激烈行業的用人者,總懂得把并非最好但“在狀態”的人推向前臺,如此頻繁獲得極大的成功;而那些不顧運氣,一味蠻用“狀態不好”的用人者,甚至“自用”者,難免總是慘遭失敗。枉顧運氣的“公度”,不僅僅要面對一些挫折,還要不時面對諸如美國太空梭橫空爆炸的人寰慘劇,以致枉顧人命。可以說,運氣可公度原理,不論在正反兩方面,皆有益于社會人類的進步。

寫到這,中國足球之“輸于聰明”已不言自明了。析望中國足球能早早地從上到下公度運氣,千萬不要落到傷盡了萬千足球人和球迷之心的地步!從上到下地“聰明”公度,用人者啟用杰出而最具運氣的球員們,球員們更自我公度,使“狀態”最佳,能如此,則中國足球便有了與世界足球“公度”運氣的資格,出線不在話下,十年內更理當在十六強之列吧?——作為中國足球最忠誠的球迷之一,我深深期待著。

運氣可公度原理的應用,可發揮各行各業的每個人和團體的最佳潛能和狀態,事半功倍;又可揚長避短,使勞心勞力的國人,少一分不該有的遺憾,多一分坦然的微笑,人人得以盡其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