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四十二卦)——益卦

2011-02-25 17:37  字型: 

益卦

四十二、益卦

益卦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的第四十二卦。風雷益(益卦)損上益下。這個卦是異卦(下震上巽)相疊,巽為風;震為雷。風雷激蕩,其勢愈強,雷愈響,風雷相助互長,交相助益。此卦與損卦相反,它是損上以益下,后者是損下以益上,二卦闡述的是損益的原則。

42.1

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

白話

益卦:筮遇此爻,利于有所往,利于涉水渡河。

解讀

益卦上巽下震,雷下而愈威,風上而愈弱,為損上益下之象。卦之為象,下為本,上為末,損上益下則為棄末固本,為增益之象,故名益卦。益為增益、助益之義。與損卦之義,互相對立,構成一個統一的組卦。

43.2

《彖》曰:益,損上益下,民說無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利有攸往”,中正有慶。“利涉大川”,木道乃行。益動而巽,日進無疆。天施地生,其益無方。凡益之道,與時偕行。

白話

《彖辭》說:益,就指的是減輕賦役,蘇解民困,這樣老庶民就會歡喜無邊。君上謙卑,深入民間,體察民意,那么他的道義廣庇四方。益卦辭說“利于有所往”,由于九五、六二分別居于上卦下卦中位,像君臣庶民,各守其道,所以吉慶安寧。卦辭又說“利于涉水渡河”,由于益的上卦為巽,巽為木,下封為震,震義為動,這一卦象表示刳木為舟,浮水而行,平安順利。巽義為謙遜,敢于作為而心懷謙遜,其事業必定與日俱進,不可限量。上天澤潤萬物,大地生養萬物,天地對于萬物一視同仁,澤惠無邊。天地對于萬物,君上對于庶民,施恩布惠的主要原則是:貴在及時,要在應急。

解讀

損上益下,正與損卦《彖辭》“損下益上”對待而畝,參見前注。說,借為悅。無疆,猶言無邊。下下,前一“下”為動詞,猶言深入;后一“下”用如名詞,即下層,猶言民間。光,借為廣。中正有慶,此以六二、九五爻象、爻位為據。六二陰爻居陰位(第二位為陰位),處下卦中位。九五陽爻居陽位(第五爻為陽位),處上卦中位,是正得其位。《彖辭》又以六二喻臣民,九五喻君王,像君臣庶民各安其位。益動而巽,益指益卦。上卦為震為動,下卦為巽為謙。敢為而謙遜,是益卦的義蘊。方,《廣雅?釋詁》:“方,類也。”無方,猶言不分種類,不分地域,一視同仁。

益卦,把形而上存在的能動力量轉換成為物質世界的真實所有,老百姓就會無限歡喜。將形而上的法則、規律之“在”,規定為器物必然遵守的道,百姓才能領會并體驗到她的功用。

“能夠解決關鍵問題”,說明大道的整生邏輯確實值得人們祝福慶賀。“有利于大道機制的連續發展”,正如在江河中乘舟而行,一帆風順。能動而又遜順,就會領受到形而上之道的世界是永無止境的。

43.3

《象》曰: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

白話

《象辭》說:本卦上卦為巽,巽為風;下卦為震,震為雷,風雷激蕩,是益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驚恐于風雷的威力,從而見善則從之,有過則改之。

解讀

《益卦》的卦象是震(雷)下巽(風)上,為狂風和驚雷互相激蕩,相得益彰之表象,象征“增益”的意思。從中得到的啟示就是:君子應當看到良好的行為就馬上向它看齊,有了過錯就馬上改正,不斷增強自身的美好品德。

益卦爻辭

43.4

初九:利用為大作,元吉,無咎。

《象》曰:元吉,無咎,下不厚事也。

白話

初九:筮遇此爻,利于大興土木,大吉大利,并無災禍。《象辭》說:大吉大利,并無災禍,由于庶民努力工作,加快了工程進度。

解讀

用,這里用法同于。大作,猶言大興土木。沙少海先生說:“《益》卦則根據周室興衰的史實,著重闡述周室由興到衰,即由益到損的變遷情況。”驗之各爻辭,其說甚是。此爻所指,李鏡池說:“聯系下文及周人的歷史看,這個‘大作’似指太王遷岐后作廟筑城,文王作豐,周公營建洛邑等。這些‘大作’必然要占卜。《周易》即根據占卜材料編選入書。《象辭》作者則沒有顧慮這些史料的特指意義,只作了一般性的解說。下,這里指百姓。厚,俞樾說:“厚讀為后。”厚事即后事,猶言拖拉了工程進度。

益卦可看作由否卦變化而來(觀象之法),初九本自上體而來,以陽實增益下體之陰虛,為損上益下之象。處益之始,大為益人之事,故曰“利用為大作”。損益之道以損有余而益不足,初九為損上之有余而益下之不足,合于天道,大吉而盡善者也,何咎之有?故曰“元吉,無咎”

43.5

六二: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永貞吉。王用享于帝,吉。

《象》曰:或益之,自外來也。

白話

六二:有人賜與價值十朋的大龜,不可拒違其命。卜問得長久的吉兆。君王祭奠天帝,吉祥。《象辭》說:有人賜賚大家以寶龜,說明這大寶龜是從外面送來的。

解讀

“或益之十朋之龜”二句,與損卦六五爻辭同。但與下文連看,似與文王有關。《書.大誥》:“予不敢閉予天降威,用寧王遺我大寶龜,紹天明。”意即文王送大家大寶龜,命大家繼續天命。

六二以柔居下而有中正之德,乃以謙虛誠信而獲乎上助者也。二比初應五,為獲益于上之象,當損上益下之時,得乎天時、地利、人和,如有神助也,故曰“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神龜不相違背者,神靈亦益之也)。人之獲益者,更當守持正固,斯為長久吉善之道也,故曰“永貞吉”。六二上應九五,乃獲寵于君王之象,故曰“王用享于帝,吉”(“享”為宴享之義。此句之義,君王用之共享宴于上天也)。

43.6

六三:益之用喪事,無咎,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象》曰:益用喪事,固有之也。

白話

六三:由于武王逝世,增加祭奠鬼神的祭物,沒有災禍。武庚乘國喪作亂,周公發兵征討,大獲勝仗,抓獲俘虜。中衍向周公呈文,從而舉行祭奠。《象辭》說:由于有喪事,增加祭奠鬼神的祭物,這是自然之理。

解讀

喪事,猶言喪事。此處似指武王逝世。用,因。中行,高亨說:“似為人名,疑即仲衍。行字古文作衍,從人從行……*、衍形近,因誤為衍。仲衍乃微子啟之弟。”圭,即珪。祭奠時要執珪,故以“用圭”指代祭奠。此句疑敘同公征討武庚之事。

六三與上九相應,然上九處益之終,剛而居上,非能益乎人者也,則三不獲上助也。六三以陰居陽,處下體之上,剛柔適中,非不足者也,本不宜求助于人,然因兇災禍亂而求助,乃不得已而為之,非其咎也,故曰“益之用兇事,無咎”。六三求助,必通過六四而轉達于九五之君,須孚通于六四而誠達于至尊,事乃有成,故曰“有孚中行,告公用圭”(“中行”指六四,四承上以益下,乃居中而行事者也,故稱“中行”。“公”指九五,在益卦,九五乃仁惠之君也,故尊稱“公”。“圭”為信物,用之以示誠信也)。

43.7

六四:中行告公,從,利用為依遷國。

《象》曰:告公從,以益志也。

白話

六四:中衍向周公呈文了處理殷室遺民之事,周公服從了,順利地將殷商遺民分封給各封國。《象辭》說:周公服從了王命,說明君臣上下團結更加鞏固。

解讀

中行,即六三爻辭所講的仲衍,又稱微仲。依,即殷o《康誥》“殪戎段”,《中庸》引作“壹戎衣(依)”,可證衣、依,殷古音相同。此句疑講周公服從成王之命將殷商遺民分封給各侯國之事。

四處近君之位,居下體之上,居中行事,承上以益下,故曰“中行告,公從”(四與五陰陽相得,為相從之象)。益卦可看作由否卦變化而來(觀象之法),六四本自下而來,初九本自上而下,此為損上益下、國體變遷之象,故曰“利用為依遷國”(“依”為依據之義。君王以益下為遷國之依據也)。

43.8

九五:有孚,惠心勿問,元吉。有孚,惠我德。

《象》曰:有孚,惠心勿問之矣。惠我德,大得志也。

白話

九五:捕捉了非常多俘虜,安撫他們,不必追究,大吉大利。這些俘虜,將感戴我的恩德。《象辭》說:捕捉了非常多俘虜,安撫他們,不要追究他們的責任,使他們感戴我的恩德,說明這樣可以羈縻人心。

解讀

惠,賈誼《新書?道篇》:“心省恤人謂之惠。”惠心,好心。勿問,不必追問。惠心勿問,猶言安撫俘虜,不追究其罪責。

五居至尊之位,乃損上益下之君主也,以剛得中,有孚于國,惠心澤及天下,其至善大吉,不問可知,故曰“有孚惠心,勿問元吉”(九五比四應二,為損上益下之象)。仁君以至誠施益天下,則天下之人無不以至誠報效君恩,故曰“有孚惠我德”。

43.9

上九:莫益之,或擊之,立心勿恒,兇。

《象》曰:莫益之,偏辭也,或擊之,自外來也。

白話

上九:沒有人匡助他,還有人攻擊他。在這種情況下,立志不堅定,就要壞事。《象辭》說:沒有人匡助他,這是周遍之辭,表示根本沒有相助者。有人攻擊他,說明這攻擊來自外部。

解讀

莫,不定代詞.猶言沒有人。益,匡助。或,不定代詞,猶言有人。擊,攻擊。偏,當讀為遍,即周遍。

上九處益之終,剛而居上,剛亢傲慢,非能益乎下者也。居上者不益乎下,則凌于下也,故曰“莫益之,或擊之”。弗與人者則人弗與之,上九居終而變其益下之心,此乃敗亡之道也,故曰“立心勿恒,兇”。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