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四十六卦)——升卦

2011-03-01 14:00  字型: 

升卦解讀

四十六、升卦

升卦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的第四十六卦,異卦相疊(下巽上坤)。坤為地、為順;巽為木、為遜。大地生長樹木,逐的成長,日漸高大成材,喻事業步步高升,前程遠大,故名“升”。

《升》卦談的是上升之卦,亦猶其爻辭所說的“升階”之義。但是, 從此卦卦辭的“南征吉”和爻辭的“升虛邑”以及其它爻辭的用語來看,此卦仍屬用兵侵伐之卦。也即是說,此卦談的是在兼并時期侵伐其它邦國時所應該注意到的一些問題。

46.1 升:元亨,用見大人,勿恤。南征吉。

白話

升卦:非常亨通,有利于會見王公貴族,不用擔憂。占得此爻,出征南方吉祥。

解讀

  • 升: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巽下坤上)。外卦為坤,坤為地;內卦為巽,巽為木。木植于地,由小到大,由低到高,年年生長,所以卦名曰升。
  • 元,大。亨,亨通。
  • 用見,《釋文》:“用見本或作利見。”漢帛書《周易》亦作利見,當據改。
  • 南征,據李鏡池說,似指穆王伐楚之事。

升是萃的綜卦,下巽上坤,坤為地,巽為木,地下有木,木生于地下,漸漸成長,升貌。坤地又為順,巽木又為謙,謙遜而順從。卦中“六二”之陰柔與“九五”之陽剛正應,故此卦“元亨,用見大人,勿恤”。萃卦是“利見大人”,升卦是“用見大人”,一字之差,其義不同。“利見”是有了利于出現的機會,“用現”是有了出現的可能。“用”什么呢?用“升”。在升之時即將出現有德的君王,這是沒有什么可懷疑的。“南征”《帛書》作“南正”。“昔者周公朝諸侯于明堂之位,天子負斧依南向而立,三公中階之前,北面東上”(《禮記·明堂》)。君王之位是坐北朝南,“南征吉”是說將有新的君王登基,當然是大吉大利。

46.2《彖》曰

柔以時升,巽而順,剛中而應,是以大“亨”,“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南征吉”,志行也。

白話

《彖辭》說:本卦的初爻為陰,它依時演進,逐次上升,這是升卦的基本結構。升卦的上卦為坤,坤義為順;下卦為巽,巽義為遜。而且九二陽爻居于下卦的中位,六五陰爻居于上卦的中位,這是升卦的卦像。它向人們顯示:內有謙遜的美德,外抱柔順的態度,君臣各居其位,秉行貞中之道,團結同一,所以國運通泰,功業完滿。卦辭所說的“利于會見王公貴族,不必擔慮”,指的是將有喜慶之事。卦辭又說:“出征南方吉祥”,表示出征有利,志自得行。

解讀

《彖》,今本作象。阮元《校勘記》曰:“石經、岳本,宋本、閩本、監本、古本、足利本,象作彖,按象字誤也。”今據改。柔以時升,升卦的初爻為陰爻,為柔,第四、第五、第六爻均為陰爻,這種結構有陰爻逐次上升之像。

“巽而順”三句,本卦上卦為坤,坤義為順;下卦為巽,巽義為遜,所以謙遜而又和順是升卦的義蘊。九二陽爻,為剛,居下卦中位,所以說“剛中”。六五陰爻,為柔。居上卦中位,與九二為同位之爻,剛柔相應。象征君臣各守其位,互相和應。這些卦、爻之象綜合起來就是升卦的卦象。它的哲理的社會的意義則表現為升。因其象征著不斷發展,所以前途弘遠,功業完滿。亨,完美。

46.3《象》曰

地中生木,升。君子順德,積小以高太。

白話

《象辭》說:本卦外卦為坤,坤為地;內卦為巽,巽為木。可見木植于地中,是升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從而遵循德義,加強修養,從細小起步,逐步培育崇高的品德。

解讀

有了大地深厚的滋養和深深盤扎在大地上無數的根系,小苗才能長成參天的大樹,這就是升卦的象征主旨。思想家根據循序漸進的道理,通過一事一物的透徹精析,讓人們有所啟迪,以達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目的。

46.4

初六:允升,大吉。

《象》曰:允升,大吉,上合志也。

白話

初六:前進發展,大吉大利。《象辭》說:前進發展,大吉大利,是說尚能契合心意。

解讀

允,沙少海先生說:“通*。《集韻》:‘*,余準切。本作*,訓進。會意。’升,這里訓發展。允升,猶言前進發展。” 上,當讀為尚。

此爻是說要發兵侵吞它國,這時若能受到 公眾的認可,那自然是吉祥無比。這里的公眾當包括本國臣民和一些附屬國的臣民以及被侵吞國家的臣民,這里有一個王師伐無道的意思。

46.5

九二:孚乃利用禴,無咎。

《象》曰:九二之孚,有喜也。

白話

九二:春祭宜用俘虜作為人牲,則無災禍。《象辭》說:九二爻辭講祭奠鬼神必以忠信,從而將有喜慶之事。

解讀

孚,即俘。禴,春祭名。此句又見于萃卦六二之爻,詳見前注。《象辭》解“孚”如忠信,與經意不合。

此爻意思是說王師在侵吞它國時,為 了建立自己的威信,當利用“禴”這一種祭祀,這樣沒有災禍。對于此一爻的“孚,乃利用禴”,我們絕不能把它當作一種政治騙局或迷信騙局,應該說,這乃是建立信用和束縛君王規范的一種形式。

46.6

九三:升虛邑。

《象》曰:升虛邑,無所疑。

白話

九三:登臨于建立在大丘之上的城邑。《象辭》說:登臨于建立在大丘之上的城邑,登高望遠,所見甚明,故無所迷惑。

解讀

虛,高亨說:“大丘也。虛邑,邑在大丘之上者也。”邑,城邑。此爻無貞兆辭。

此爻是說發兵進入到一個頹敗荒廢的邑國里。 關于“升虛邑”是什么樣子和怎么辦,這就是《頤》卦所說的“丘頤”和《井》卦蘊藏的“革故而井新”。

46.7

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無咎。

《象》曰:王用亨于岐山,順事也。

白話

六四:周王在岐山祭奠鬼神。筮遇此爻,吉祥,并無災禍。 《象辭》說:周王在岐山祭奠鬼神,之所以吉而無災禍,由于這是順乎天理之事。

解讀

王,周壬。亨,即享字,祭奠。_岐山,西周境內的地名,在今陜西岐山縣東北。據李鏡池說,享祭歧山,可能指的是太王遷于岐山時勢,也可能指文王遷于豐之前的事。

此爻是說國君在侵伐吞并了 別的邑國之后,在回國之后,應當到岐山上去進行郊祭,這樣將會獲得吉祥,也不會有什么禍患。這里的祭祀不能純粹看作一種迷信成份,也有收攬人心和慶賀性質的成份。

46.8

六五:貞古,升階。

《象》:貞吉,升階,大得志也。

白話

六五:占得吉兆,所占之事將逐步發展。 《象辭》說:信守正道,自然吉祥,其事業必然逐步發展,說明其志愿得伸,目的達到。

解讀

升,登。階,梯。升階,猶言拾級而升。

貞,貞卜。《象辭》釋貞為忠信,與經意不合。

此爻是說當此時運昌順之時,應該順勢進 取,這有如乘勢拾階而上,千萬不要錯過時機。此乃用兵常識。

46.9

上六:冥升,利于不息之貞。

《象》曰:冥升在上,消不富也。

白話

上六:深夜不眠,勤勉不息地工作則符合此吉兆。 《象辭》說:上六爻辭講深夜不眠,由于上六之爻據一卦之首,爻位孤懸,其人雖處高位,但環境不利,不過,勤于職守則可以消災得福。

解讀

冥,夜晚。升,興,’這里作不寐講。貞,卜問,貞兆。利于不息之貞,猶言這是利于勤勞不息的人的貞兆。

富,高亨說:“富字義可通,但不切當,疑富當借為福。”

此爻是說由于王師侵伐的順勢發展,自然有看不見的冥暗中的余波仍在發揮作用,如果在這種冥暗中升進, 那它亦當利于不停息的積極進取,利于王師進取之貞正。

我們不應忘記,《周易》的作者耿耿于懷的是挽救周王室的危亡,所以一有機會就要表達這一意圖。升卦的主題是發展進步, 用在行將衰亡的周朝之上,正切中了問題的關鍵。其實,豈止是周代才需要不斷地發展壯大!無論哪個時代、哪個社會,沒有發展和進步,都只有死路一條。“流水不腐,戶樞不蠹。”這應是千古不易的真理。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