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四十八卦)——井卦

    28332閱    字型: 

井卦解讀

四十八、井卦

井卦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第四十八卦,是以井為喻闡明養民的道理。本卦為異卦相疊(巽下坎上)。上卦為坎,坎為水;下卦為巽,巽為木。上坎下巽,有樹木得水津潤而蓬勃生長之象。

井卦有四德,一井有養育之德,不管是誰,往來井井,養育萬民,古代農耕,井田而居,民依井而居,無井不成邑。二井有謙虛之德,井虛若谷,從不自滿。三井有堅貞之德,水的溫度,常年如一,冬暖夏涼,井的高度,常年如一,變化不多,最重要的,井不隨邑變化,改邑不改井,你可以離鄉背井,但井永遠留在同一個地方。四井有潔凈之德,井洌寒泉,純凈甘美。所以說,井,可謂是大德者,真君子,我們有幾人能夠做到行有井道,坐有井德,我們修心養性,當以井為楷模。

井有此大德高風,看看我們人呢,我們人是怎么做的呢?人們往來井邊汲水,水井干涸淤塞,不去加以淘洗,反而將吊水罐打破,這就是我們人常做的事。易經真的是微言大義,針對我們人固有的毛病,用一個現象,委婉道來,讓你覺醒,這里說的是井道,其實就是人事。

48.1

井:改邑不改井,無喪無得。往來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兇。

白話

井卦:改建邑落而不改建水井,即是什么也沒有干。人們往來井邊汲水,水井干涸淤塞,不去加以淘洗,反而將吊水罐打破,這是兇險之象。

解讀

并,卦名。水為人類生存的重要條件,水井是居民的重要生活設施。《易卦》以井為卦名,用來集中反映勞動與生活,自然條件與人類生存的依靠關系。這種關系用《易經》的語言,可以概括為“養”。在《彖辭》與《象辭》看來“養”具有著兩方面的含義,一方面指自然對人類提供的生養條件,另一方面指人類對自然生存環境的愛惜養護,形成了“并養”與“養井”這一對特殊的概念。

  • 汔(qì),《說文》:“水涸也。”至,借為窒,淤塞。
  • 繘(jú),借為矞,《廣雅?釋詁》:“矞,穿也。”繘井,即挖井,淘井。
  • 羸,藺一多、高亨說當讀為儡。《說文》:“儡,相敗也。”羸其瓶,猶言將打水的瓶弄破了。

48.2  《彖》曰

巽乎水而上水,井。井養而不窮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剛中也。“往來井,井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羸其瓶”,是以兇也。

白話

《彖辭》說:本卦下卦為巽,巽為木;上卦為坎,坎為水。水下浸而滋潤,樹木得水而生長,這是井卦的卦象。井以水養人,經久不竭,這是井卦的品德。卦辭說“改進邑落而不改建水井”,因為九二、九五陽爻分居下卦、上卦的中位,位象相合,像水井適用,不用改造。“眾人往來井邊汲水,水井干涸淤塞,也不去加以淘洗”,是說長此以往水井將對人們失出功用。“打破吊水罐”,自毀壞生活用具,所以是兇險之象。

解讀

高亨說:“巽上當有木字,轉寫脫去。”當據補。井養而不窮,井以養人,所以說“井養”,人們從井中汲水飲用,用之不窮,所以說井養而不窮。王弼本無“往來井井”四字,《集解》本有,當據補。

48.3  《象》曰

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

白話

《象辭》說:本卦下卦為巽,巽為木;上卦為坎,坎為水。水下浸而樹木生長,這是井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取法于井水養人,從而鼓勵人民勤勞而互相勸勉。

解讀

作為君子,應該注意學習井德,化育萬民,井可以出水,水可以灌溉,而人民需要勤勞,互相勸勉。只要行上者懂得恤民之道,濟民以水,養民以惠,則民雖勞而無怨,水以養民,生乃不窮,井以養民,其利在下,乃國之本。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民得食,則生之本立;國有民,則邦之本固。所以井道善則家國天下盡矣。

48.4

初六:井泥不食。舊井無禽。

《象》曰:井泥不食,下也。舊井無禽,時舍也。

白話

初六:井水混濁不可食用。墤塌的陷阱已關不住野獸。《象辭》說:井水混濁不可食用,由于土壤落入其中。墤塌的陷阱已關不住野獸,是說人們已將這陷阱舍棄不用了。

解讀

爻辭所言兩井字,字同義殊。“井泥”之“井’,為水井。“舊井”之“井”為陷阱。泥,水中含泥。本卦各爻所寫都是村邑中勞動與生活的情景,如汲水、修井之類,事極簡單。

“初六”以陰柔處井卦之最底,有淤泥、井廢之象,上無所應,故“井泥不食,舊井無禽”。井堆滿了淤泥不但人不能飲用,就連禽鳥都不去光顧,養民之道廢矣。爻辭雖沒明示,但危在其中。

48.5

九二:井谷射鮒。甕敞漏。

《象》曰:井谷射鮒,無與也。

白話

九二:在井口張弓射井中小魚。甕瓶又破又漏。《象辭》說:在井口張弓射井中小魚,如此謀食求生,可見其人無依無靠。

解讀

井谷,井口。鮒,《集解》引虞翻曰:“鮒,小鮮也。”指小魚。水并淤塞,長期不用,以致井中生長出小生物。

“九二”陽剛之才本可養人救世,但上無應與,反下比 “初六”之陰,水往下注而不是上涌,反其道而行之 ,若“井谷射鮒”。“井谷”是井下的涌泉。有水涌出來,說明它不是舊井、廢井;可井水不多,只能養些小魚、蛤蟆之類供人戲射,卻不能養人,好像“甕敝漏”,用破罐子去汲水,竹籃打水一場空。

48.6

九三:井渫不食,為我心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

《象》曰:井渫不食,行惻也。求王明,受福也。

白話

九三:君上看見井水污濁不能食用,為大家感剄傷心。淘洗干凈,就可汲飲。君上英明呵,眾人都獲得他們的好處。《象辭》說:井水污濁不能食用,這是觸景生情的感嘆。盼求君王英明,是企望獲得好處。

解讀

  • 渫(xiè),《漢書?王褒傳》張晏注:“渫,污也。”
  • 惻,《說文》:“痛也。”猶今語痛心,傷心。

“九三”處巽之上坎之下,與“上六”相應,水往上涌,正合井之卦義。可“井渫不食,為我心惻”,井已經整治好,井水這樣清澈卻沒有人去飲用,使我心中不安、隱隱作痛,故告知“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可以汲取飲用,君王告知將與臣民一起享受這上天賜給的福澤。

48.7

六四:井甃,無咎。

《象》曰:井甃,無咎,修井也。

白話

六四:用磚石壘筑井壁,進行順利。《象辭》說:用磚石壘筑井壁,進行順利,這是講修井之事。

解讀

井甃(zhòu晝),用磚石壘筑井壁。

“六四”以陰處柔,居中得正。處坎卦之下,有水之象;切近“九五”,有輔君之能;比于“初六”,又有治井之術。初是“井泥”、“舊井”,井壁已經坍塌,經四整治已經恢復了養生的功能,故“井甃,無咎”。

48.8

九五:井冽寒泉,食。

《象》曰:寒泉之食,中正也。

白話

九五:水潔泉寒,清涼可口,可以食用。《象辭》說:九五爻辭講水潔泉寒,清涼可口,由于九五之爻居上卦中位,象征人得中正之道。

解讀

冽,《說文》:“冽,水清也。”井冽,猶言井水清涼。

“九五”陽剛中正居尊,是“井”(養民)之主。處坎水之中,親比“上六”,“井洌寒泉”,猶甘甜的井水不斷涌出來。經三之“渫”,四之“甃”,井水可以“食”了,王和臣民可以“并受其福”。

48.9

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

《象》曰:元吉在上,大成也。

白話

上六:陷阱下寬上窄,十分隱蔽,甚至可以不加偽裝。果然捕捉了野獸,大吉大利。《象辭》說:上六爻辭講大吉大利,由于上六之爻處一卦之首位,說明其人爵位高登,大有成就。

解讀

爻辭所講的井,當為陷阱。井收,指陷阱下寬上收。幕,《釋文》:“覆也。”孚,古俘字,這里指獵獲物。

“上六”以陰處卦之極,似為井口,“井收勿幕”是告知井已經整治好了,井蓋永遠也不要蓋上,讓人們“往來井井”,隨意飲用。“有孚”即借以表示君王的誠意,至此“井”業大成也,故“元吉”。

井卦是以井為喻來談養生之道。“養生之道”是什么呢?是井田制。井田制淵源很古,據說是夏朝伯夷所制。《周禮·小司徒》:“經土地,而井牧其田野。九夫為井,四井為邑,四邑為丘,四丘為甸,四甸為縣,四縣為都。以任地事而令貢賦,凡稅斂之事。”看來,井田制不單是個土地制度,而同時兼有貢賦、納稅、戶籍、祭祀乃至兵役等各項制度,它是周王朝的政治和經濟的基礎,對國家政權的鞏固至關重要。

井卦以井為喻從以下幾個方面闡明鞏固井田制的道理:一是“改邑不改井”,這個制度是老祖宗留下來的,不能改。二是這個制度的好處是“無喪無得,往來井井”,它可以不間斷地向人們供應生活所需;同時“并受其福”——老百姓可以從中得到好處,老百姓繳納的賦稅又可以養活王室大臣,雙方受益,共享其福。三是如果遭到了破壞那是很危險的,“井泥不食,舊井無禽”,如若井“汔(干涸)”那就更兇了。兇到“未繘井”、“羸其瓶”、“甕敝漏”,連打水的繩子、陶罐都用不上了,沒有水喝還談什么養生呢。四是井壞了要修,要“渫”要“甃”,修好后要“井收勿幕”,永遠讓人們使用。這好像是周王朝的一個治國綱領,意義十分深刻。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