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五十五卦)——豐卦

2011-03-12 21:35  字型: 

豐卦解讀

五十五、豐卦

豐卦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的第五十五卦,記錄了武王滅商以后的一次祭祀活動。這是一個星占!據《竹書紀年載》:“三十二年,五星聚于房。”《國語·伶州鳩》曰:“昔武王伐殷,歲在鶉火,月在天駟,日在析木之律,辰在斗柄,星在天黿。星與日辰之位,皆在北維。”又《尚書今古文注疏》引桓譚《新論》曰:“二年甲子日,日月若連璧,五星若連珠,昧爽,武王至于商郊牧野。”總之,武王伐紂這一天,天空出現了異常現象,據中國科學院夏商周斷代工程專家研究,武王伐紂是在公元前一0四六年一月二十日甲子日,這一天,天上出現了彗星。彗星俗稱“掃帚星”,認為是不吉利之星。豐卦記錄了這一歷史上的天文現象,并以此設的卦辭和爻辭。

55.1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白話

豐卦:舉行祭奠,君王將親臨宗廟。不要擔心,最佳時刻當在正午時分。

解讀

  • 豐,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離下震上)。上卦為震,震為雷;下卦為離,離為電。電閃雷鳴,是上天垂示的重大天象。人們因雷鳴而敬戒修身,因閃電而明察事理,其成就必巨,所以卦名曰豐。
  • 亨,當作享,祭奠。
  • 假,當讀為格,至,到。之,指代祭奠之所。
  • 宜日中,君王到廟中祭奠宜在中午時分。

豐卦下離上震,震為雷,離為火,霹雷閃電,猶如進行了一場大的革命。據《史記·周本紀》記載,在武王滅商的第二天,“除道,修社及商紂宮”,舉行了一次大型的祭祀活動或者說是慶祝大會。卦辭“亨,王假之”的“亨”同“享”,指祭祀;“王假之”指武王參加了這次活動。“勿憂,宜日中”是占辭,是說天上出現了彗星,不要憂慮,活動宜在中午舉行。

55.2 《彖》曰

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日中則*,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訊息,而況于人乎?況於鬼神乎?

解讀

《彖》說:豐卦,就指的是豐大的意思。人能洞察事物之理,明照一切,則行動成就必大,所以卦名叫豐。“君王親臨宗廟祭奠”,說明對祭奠大事的重視。“不要擔憂,最佳時亥6在正午時分”,由于正午太陽當頭,普照天地,正如君王居天下之首,如日中天。不過,太陽當頂,然后開始偏斜,月亮圓滿,然后開始虧缺。天地間萬物萬事不可能久盈不虛,一切都是隨著時序而消長的。何況人,他的事業怎能長盛不衰?何況鬼神,它怎能長享一姓之祭奠呢?

觀以動,本卦上卦為震,震為雷;下卦為離,離為電。電閃雷鳴,光滿天地是豐卦最突出的卦像。喻人明于事理,依理而行,成就必大。尚,尊尚,重視。大,大事,這里指祭奠。*,與昃同,日西斜曰昃。食,《釋文》:“食,或作蝕。”蝕,腐蝕。月食,意指月虧,與月圓相對而言。

55.3 《象》曰

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解讀

《象辭》說:本卦上卦為震,震為雷;下卦為離,離為電。電閃雷鳴,是上天垂示的重大天象,這也是豐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有感于電光雷鳴的精明和威嚴,從而裁斷訟獄,施行刑罰。

折獄,斷獄。致刑,施刑。

55.4

初九:遇其配主,雖旬,無咎。往有尚。

《象》曰:雖旬無咎,過旬災也。

白話

初九:旅途之中受到一位女主人的接待,與這位寡居的女人結成夫妻。占卜結果顯示:不會遭人議論,而且能得到人們的贊同。《象辭》說:旬日之內沒有災難,意思是超過一旬就有災了。

解讀

“初九”以陽剛居下,有謙遜之象。與“九四”雖無正應,但同位相求,兩剛益彰。一在離之下為明,一在震之下為動;一稱“配”一稱“夷”,是兩個平起平坐的重臣。《史記·周本紀》載,在步入祭祀場地時,“周公把大鉞,畢公把小鉞,以夾武王”,似有此象。“雖旬無咎”與下“日中見沬”、“日中見斗”都是星占。“旬”和“沬”均是北斗星的輔星,有輔佐之義,故其象“無咎”,“往有尚”。

旬,李鏡池說:“借為姰,《說文》:‘姰,男女并也。’指男女姘居結合。”尚,助,贊同。《象辭》以旬日釋旬,與經意有異。

55.5

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

《象》日:有孚發若,信以發志也。

白話

六二:將小席拼綴起來,躺下休息。正午時分,有人說看見北斗星。看來旅伴之中有人精神錯亂。對他加以刺激,或許可以使他清醒。《象辭》說:存心誠信,一言一行都能表現出來,由于這是坦白直率地表達了自己的心愿。

解讀

  • 豐,大,這里用如動詞,加大。蔀,《釋文》:“鄭、荀作菩,云小席。”豐其蔀,猶言將小席拼綴起來。
  • 斗,北斗星。日中見斗,這是幻覺。
  • 往,出外,這里指同行之人,旅伴。疑疾,高亨說:“多疑之病,精神病之一種。”
  • 孚,罰。這里當指刺激。發,借為化,化解,清醒。若,他,指精神錯亂者。《象辭》釋為誠信。
  • 吉,這里當指病愈。發,釋為表達。若,詞尾無義。與經意有別。

“六二”以陰居陰位,與“六五”同比。“豐其蔀”是說豐大的彗星障蔽了光明,以至于“日中見斗”。“斗”指北斗星。《史記·天官書》:“斗為帝車,運于中央,臨制四鄉”,“斗為文太室,填星廟,天子之星也”。這里指“六五”,喻武王。天空被彗星籠罩,前往參加祭祀的人還有些遲疑,故說“往得疑疾”,但告知“有孚發若,吉”,即只要是心懷誠信,前往還是吉利的。

55.6

九三:豐其沛,日中見洙。折其右肱。吉。

《象》曰:豐其沛,不可大事也。折其右肱,終不可用也。

白話

九三:將鋪草加厚,躺下休息。正午時分,此人又說看見鬼魅。將他的右臂折斷。經此一嚇,或許他能清靜。《象辭》說:將鋪草加厚,這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將其右臂折斷,那他就終身殘廢了。

解讀

豐,大,用如動詞,增多。沛,《子夏易傳》作芾。芾亦作茇,聲通。《說文》:“茇,草根也。” 洙,借為魅,鬼怪。肱(gōng工),手臂。

“九三”以陽居陽雖得正,但卻志在“上六”,有些憾事。“豐其沛”是說彗星的覆蓋面越來越大,只能“日中見沬”,北斗星不見了,只見到了北斗星旁的一棵輔星,不太明亮。“折其右肱”是一個星象,北斗星的右股有斷開之處,占斷的結果是“無咎”。

55.7

九四: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

《象》曰:豐其蔀,位不當也。日中見斗,幽不明也。遇其夷主,吉行也。

白話

九四:將小席拼綴起來,躺下休息。正午時分,此人還在說看見北斗星,看來還未恢復正常。幸好遇著了他的老店主,把他托付給老店主,這一下可清靜平安了。《象辭》說:將小席拼綴起來,隨地休息,是所處不得當,正如九四陽爻而處于陰位一樣。正午時分看見北斗,也許天空迷暗不明的緣故。遇著他的老店主,這是吉祥之行。

解讀

蔀(pǒu?bù)。小席。斗,北斗星,參見前注。夷,常。夷主,大概是經常接待這些旅人的老店主。

“九四”切近“六五”,與“初九”同類相比應,猶若一重臣,其象“豐其蔀,日中見斗”與“六二”同,而其地位“遇其夷主”又與“初九”同。

55.8

六五:來章,有慶譽。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慶也。

白話

六五:賺得美玉,大家都慶賀夸獎他。這是吉祥之兆。《象辭》說:六五爻辭所講的吉祥,是由于有吉慶之事。

解讀

章,借為璋.美玉。來,賺來。

“六五”以陰柔處尊,有中正之德,“來章,有慶譽,吉”。“章”同“彰”。“譽”《帛書》作“舉”。是說:周文王來到了原商都,舉行祭祀大典,并發表了講話:“膺更大命,革殷,受天明命”(《史記·周本紀》,下同)。故“吉”。

55.9

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無人,三年不覿,兇。

《象》曰:豐其屋,天際翔也。闚其戶,闃其無人,自藏也。

白話

上六:屋子空蕩蕩的,屋頂上散亂蓋著草席,從門縫里探視,寂無一人。看樣子這里多年未住人了。這是不祥之兆。《象辭》說:增修擴建房屋,看來此人如鳥飛藍天,志自得滿,發財不小。從門縫里探視,寂無一人,看來財多害身,橫遭災禍,他逃生去了。

解讀

  • 豐,大,意為空敝,這里用如動詞。豐其屋,猶育這所屋子空空蕩蕩的。
  • 蔀,小席。這里用如動詞。蔀其家,猶言屋頂上散亂蓋著草席。③闚,與窺同,探視。④闃(qù去),虛空寂靜。⑤覿(dí),見。⑥豐,《象辭》釋為增修擴建。

 “上六”以陰處卦極,下無所應,自絕于人。“豐其屋,蔀其家”,這個不吉利的“掃帚星”是應在了商紂的身上,覆蓋在其宮殿上空,“窺其戶,闃其無人,三歲不覿”,社稷既亡,宮室虛曠,后商都荒廢。

此卦記錄了武王滅商這一歷史大事。頭一天滅商,第二天就舉行祭祀,時間緊迫,各大臣忙的不亦樂乎,“毛叔鄭奉明水,衛康叔封布茲,召公奭贊采,師尚父牽牲。”卦中的“配主”、“夷主”當指此重臣。這一天出現了彗星,“豐其蔀”、“豐其沛”、“宜日中”、“日中見斗”、“日中見沫,折其右肱”均是星象,這些卦辭和爻辭與史料記載是一致的。在易經六十四卦中這樣完整的星占,只此一卦!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