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兩黃金不賣道,十字街頭白送人!

    字型: 

一個道人進山學道多年,大成后,尊師矚出山,四海傳道,遇見求學者不少,但是幾乎都半途而廢沒有一個學成的,于是回山里再求教師父原因何在。

師父問他:“你向每個學生收多少學費?”

答曰:“怎么能收學費呢?您不是說‘萬兩黃金不賣道,十字街頭白送人’嗎?我都是絕對不收費,連飯錢路費都是白送的,對徒弟有求必應,而且基本上都是自己出外打工,供徒弟們吃喝住宿,讓他們舒服安定而后修煉的。我認為安身立命,先要安身才能立命修身呀?”

師父說:“巴西海岸懸崖上有一種美麗的大鳥,他們每年孵育小鳥,辛勤采集食物,供給小鳥一個月零二十天,然后就開始帶飛。如果小鳥不愿意離開鳥巢,父母親就把他們踢出去,強迫他們學飛!假如哪個小鳥總是爬回來不學飛,混吃混喝,老媽就會飛到附近的一個礦山區,尋找劇毒礦石,拿回來給那個懶惰的嗷嗷待哺的小鳥喂進去,然后就把毒死的小鳥扔出去。”

2

弟子:“哎呀!這太殘忍了!毒死自己孩子真乃世所罕有歹毒呀!”

師父說:“這時毒死的不是孩子,是毀滅整個物種的禍根呀!”

道人問道:“難道這個故事和我們傳授徒弟有什么關聯嗎?”

師父說:“你們剛來的時候,也是吃喝無憂,是俺老人家給你們做飯,你們在陽光底下高談闊論,對不對?你們都在互相貶低,或者無端恭維對方,甚至還在評論我們的丹法是否完備的,是不是系統化的,對不對?”

弟子:“是呀!可是你很快就讓我們起早貪黑不停干農活,從掃地,采茶,種莊稼,種菜,修建房屋,夜晚還要練功!根本沒有時間坐下來聊天喝茶,互相開玩笑了。不過我們都很愉快就是了,而且功夫長進很快。”

3

師父笑笑說:“當時你們一共十幾個徒弟,有幾個堅持下來了呢?”

道人數了一下:“絕大多數都堅持到底了。僅有一個老的走了。”

師父說:“這就是你的那些徒弟出問題的原因了!無憂無慮的生活,舒適的日子使人心懈怠,行為懶散,整體修行素質不斷下滑,無休止墮落!學道是異常艱苦的事情,如果你供給大家一個舒適生活環境,他們很快就忘記學道的初衷,消磨堅定意志,拯救人類的雄心日漸消退,大業疏遠則反而計較小事,漸漸地他們就會對你生疑心,而且非常苛刻,希望你不斷給他們提供更方便簡易好學舒服的功法,更舒服的環境,師兄弟之間的不滿就會擴大化,這無異于在豢養一伙給你拆臺的強盜團伙!你這樣做就是造就一伙滅絕本宗的禍害集團呀!”

4

道人高興地說:“我明白啦!我以后要嚴格篩選徒弟,并且要讓他們供養,給他們設定繁多的清規戒律,再加上漫長的艱苦生活為考驗期,才能夠傳授真法。”

師父笑著問道:“難道你不怕他們嚇跑了?難道你不怕他們跟別的溫和點的待遇好的師傅學嗎?”

道人困惑起來:“那怎么辦呢?”

師父說:“再送給你一天機口訣: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凡事念茲在茲,可以化消一切管理的問題。”

5

師父繼續說:“光有這些還不夠。還要有些善巧方便自然的法門,引導徒弟們,體悟無為清凈正妙之門徑,發清凈自然之真情,得自然清凈之妙理,隨自然清凈之妙性,依止自然真趣,而得其中眾妙之真味,這條路線!要為每個徒弟安頓好,才是大放下,大得趣,大安之際,你得道場自然可以發達。學道者精進有路,得妙者左右逢源,傳道者從容涵泳于大眾本心真意元真之中。”

其實徒弟要想學本事,非常簡單。多幫著師父干點活,別老讓師父做事情,唯師命是從,這樣師父才有空閑有機會觀察你的特點,給你切實精確定位,然后才能精確施教。否則讓他老人家一個人前后左右都要照顧,還要教你功夫,哪里還有時間指點呀?要是碰上個忤逆之徒,處處沖撞,時時非禮,別傳叫功夫這樣細致的事情了,就是唯恐避之不及,說不定還要搞得終日惶恐不安呀!可是現代的徒弟們偏偏都不這樣想!他們想的非常美妙,找到一個道場,拜個師,拿著錢,有輕松的飯吃,再抽空學點啥,如果看師父不順眼立馬走人。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所以師徒陰差陽錯,總是湊不到一塊。悲哉…悲哉…

6

弟子問:"師父,您對待弟子們,有時候又是打又是罵;而有時候卻又彬彬有禮,這里有什么玄機嗎?"

師父答曰:"對待上等人直指人心,可打可罵,以真面目待他;

對待中等人最多隱喻他,要講分寸,他受不起打罵;

對待下等人要面帶微笑,抱拳作禮,他很脆弱、心眼小,裝不下太多的指責和訓斥,他只配用世俗的禮節。

源自:李炎宸易經風水智慧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