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進化論的危機(二)

2020-05-04 16:40  字型: 

生命自然產生的機率,如同用“颶風能完成裝配飛機”一樣,都是不可能的任務

對于生命的產生,現代進化論認為也是一個自然過程,認為簡單的有機物和無機物在某種特殊條件下進化成復雜的生命大分子,各種復雜的大分子進一步組合演化形成原始生命。讀到這么多串連的“理想化”過程,讀者恐怕會考慮其中的機率問題了,英國科學家霍伊爾(Fred Hoyle)曾表示:“上述事情發生的可能性正如利用席卷整個廢料廠的颶風來裝配七四七噴射機一樣。”

假設和猜測能用作證明嗎?

誰都會回答:“當然不能。”如果一連串(比如5個)的假設來做證明,即使每個可能性有70%,那么總體(5個70%相乘)可信度只有16.8%了。根據前面分析,我們知道進化論的分子進化機制就是一系列假設的組合,已經把可能性降低到宇宙不可能等待的地步了。宇宙還沒等到一個物種的進化就已經毀滅無數次了。這樣看來,進化理論真是對的嗎?科學的嚴謹性是不是應該懷疑它呢?

進化論的尷尬—關于進化時間表的種種疑問

根據進化論的概念,人類是由最原始的水生植物,慢慢進化到水生動物,接著爬上陸地,從兩棲生物,爬蟲類,哺乳類,最后進化到猴子,再下到地上進化成人類,中間的過程經歷了幾億年。生物學家按照生命由簡單到復雜,由低等到高等,畫出了進化時間表。比如根據進化論,五.七億年至五億年前地球上出現了最簡單的單細胞及海綿等低等生物。以下這張圖表表示了進化論認為的生物出現時間表,以及本書提到的許多不為人知的實際考古發現之間的對比。

其實,許多考古學家的發現都直接地反駁了進化論支援者的論點,例如在世界各地陸續發現了遠古不同時期的人類的直接證據,從幾萬年前至幾億年前的人類腳印到人體的骨骼化石,都無法被歸納到進化時間表。以下列出部分已被證實的發現。

五億四千萬至二億五千萬年前的人類鞋印

美國業余化石專家米斯特(William J. Meister)在猶他州羚羊泉(Antelope Springs)的寒武紀沉積巖中發現了踩在兩億多年前的地球上的生物──三葉蟲上的成人便鞋鞋印,經猶他(Utah)大學著名的化學家庫克(Melvin A. Cook)鑒定這的確是人的鞋印。

自一九六九年起史坦.泰勒(Stan Taylor)開始帕拉克西河的挖掘,在移開數噸重的石灰石后,他在白堊紀地層中發現了似人的腳印(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二億七千萬年前的人類腳印

一八一七年,考古學家斯庫爾克拉夫特(Henry R. Schoolcraft)和本頓(Thomas H. Benton)在美國密西西比河西岸附近的一塊石灰巖石板上,發現了兩個人類的腳印,長約10.5英吋(27公分),腳趾較分散,腳掌平展,與長期習慣于不穿鞋走路的腳印相似。腳步強健有力,腳印自然。挖掘所得的各種跡象均表明:其壓痕是在巖石很軟時踩上去的。據鑒定,這塊石灰巖石板有二億七千萬年的歷史。

二億三千五百萬年前的人類腳印

據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六日《中國地質礦產報》報導,在中國云南富源縣三疊紀巖石上面發現有四個人的腳印。據考證,這些巖石已有二億三千五百萬年的歷史。

在一九九九年的干旱季節中拍下河床上人與三趾恐龍的腳印清楚地交錯而行,圖片上通往人的站立處的腳印為人的,向右邊的則屬三趾恐龍的。(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白堊紀(一億四千五百萬年~六千五百萬年前)的人類腳印、手指化石和鐵錘

在美國德克薩斯州玫瑰谷(Glen Rose)的帕拉克西河(Paluxy)河床中發現有生活在白堊紀的恐龍的腳印,考古學家們吃驚地在恐龍腳印化石旁18.5英吋的地方,同時發現有12具人的腳印化石,甚至有一個人的腳印迭蓋在一個三趾恐龍腳印上。把化石從中間切開后,發現腳印下的截面有壓縮的痕跡,這是仿制品無法做到的,顯然不是假冒的。

同樣在德州白堊紀地層發現的人造鐵錘(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經分析,鐵錘制造純度非常高且穩定,遠遠超出現在的煉鐵技術(圖片提供:Creation Evidence Museum)

鐵錘木柄上的黑色部分已經煤化,說明巖層固化時,錘子就在那兒了(圖片提供:Creation Evidence Museum)

另外在附近同一巖層還發現人的手指化石和一件人造鐵錘,有一截木頭手柄還緊緊地留在鐵錘的頭上。這個鐵錘的頭部含有96.6%鐵,0.74%硫和2.6%氯。這是一種非常奇異的合金,品質非常好,現在都不可能造出這種氯和鐵化合的金屬來。鐵錘的一截殘留的手柄已經變成煤。要想在短時間內變成煤,整個地層不僅要有相當的壓力,還要產生一定的熱量才行。如果錘子是掉在石縫中的,由于壓力和溫度不夠,就不存在使手柄煤化的過程。這說明巖層在變硬、固化的時候,錘子就在那兒了。發現人造工具的巖層和恐龍足跡所在巖層是一致的,而其它巖層都沒有恐龍足印和人造工具。這說明人類和恐龍的確曾經生活在同一時代。

古老巖層中的人手指化石(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將手指化石切片后,觀察到化石同樣具有人的骨頭的孔狀組織 (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戴爾.皮特森博士(Dr. Dale Peterson)用電腦掃描觀察手指化石的關節與其他組織。(圖片提供:Dr. Don Patton)

四百萬年前的人類上臂肱骨化石

一九六五年,考古學家帕特森(Bryan Patterson)和豪威爾斯(W.W.Howells)在非洲肯亞的Kanapoi發現一件經鑒定為四百萬年前的人類上臂肱骨化石。美國加州大學的馬克亨利教授(Henry M.McHenry)和克盧希尼教授(Robert S.Corruccini)稱,此肱骨和現代人的肱骨幾乎沒有任何差別。

三百四十萬年~三百八十萬年曆史的人類腳印

一九七六年,著名考古學家瑪麗.利基(Mary D. Leakey)領導的研究小組在非洲坦尚尼亞北部、東非大裂谷東線,一個叫拉多里(Laetoli)的地方發現了一組和現代人特征十分類似的腳印,這些腳印印在火山灰沉積巖上,據放射性測定,火山灰沉積巖有三百四十萬年~三百八十萬年的歷史。腳印共兩串,平行緊挨著分布,延伸了約27公尺。從這些足跡可以明顯地看出,其軟組織解剖的特征明顯不同于猿類。其重力從腳后跟傳導,通過腳的足弓外側、拇指球,最后傳導到腳拇指,腳拇指是向前伸直的。而猩猩及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直立行走時,重力從腳后跟傳導,但通過腳的外側傳導到腳中指,且腳拇指是向側面伸出的。

二百萬年前的人類大腿骨化石

一九七二年在肯亞的圖爾卡納湖(Lake Turkana)發現的大腿骨化石和現代人類形態十分相似,據估計年代是在二百萬年前。

一百萬年前的人類骨骼

一九一三年德國科學家瑞克(Hans Reck)在非洲坦尚尼亞奧都洼峽谷(Olduvai Gorge)發現一具完整的現代人類骨骼,它處在約一百萬年前的地層中。

三十萬年前的人類骨盆化石、股骨

據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七日中國《科學時報》報導,西班牙古生物學家在該國北部布爾戈斯省阿塔普埃卡山區,發現了三十萬年前的史前人類骨盆化石、股骨及一些石制工具。

二萬六千年前的一百三十五個人類骨骼

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九日美國科學雜志《Science》報導,在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的蒙戈湖(Lake Mungo)、威蘭卓湖(Lake Willandra)附近發掘出二萬六千年前的一百三十五個人類骨骼、壁爐等史前古器物。另外在蒙戈三號坑還出土了一具完整的三萬年前的男子骨架化石,涂抹著赭石染料,手臂疊放在胸前,是按照葬禮儀式埋葬的。

(待續)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