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十四主星之基本星情

    27359閱    字型: 

在看紫微命盤時,首先需要了解一些基本的知識。也就是每顆正曜的基本性質,它們在十二宮位的分布,當這些星相會時,會令它們的特性有什么變化,再加上輔佐煞化時,又有何性質等等。假如把這些性質了解透了,再看同一命盤時,就會有截然不同的理解,而很多問題也會有新的看法。

下面列出南北斗共十四正曜的基本性質,雖然篇幅不多,但如細心體會,仍可知斗數的一些基本法則。

紫微

屬陰土,北斗星主,化為帝君,凡主星必喜“群臣拱照”。所以紫微一定要得“群臣拱照”始為高格,否則格式一般。所說群臣即為府相,輔弼,曲昌,魁鉞等。

如會合府相有力,則為有財有勢,帝皇之象;得輔弼之助,有助力,胸襟亦較廣;曲昌同會,有學識,有智才,亦能減輕紫微的高傲主觀;而魁鉞則可提高個人機遇,這都能增加其地位。

假如群臣遠離,稱之為“孤君”,主觀甚深,心高氣傲而喜惡隨心,不易與人相處。見空曜,華蓋者,亦有獨特思想。如加四煞,為無道之君,是為下格,更嫌福德宮不佳,乃卑俗之人。

輔弼,曲昌,魁鉞為六吉星,對主星(紫微,天府,夜生人而入廟的太陰,日生人而入廟的太陽)的助力最大。而且必須成對出現,單見無力,尤其是左右魁鉞,假如單見,不如不見。

天機

屬陰木,南斗第一星,譬為謀臣,善機變,能善能惡,會合曲昌,龍池鳳閣,化科等,聰明絕頂而能用于正途。唯不會吉曜,又見化忌,煞曜及不良雜曜,天機性質變為不良而流于奸詐。可見天機對于輔佐煞曜,化星等非常敏感。

化權能增強天機的穩定性,亦加強其抗煞能力,最喜化之。化科加強才智聰敏,亦為天機所喜。化祿令天機的智謀用于營商,取財之道。化忌令天機流于取巧,喜走快捷方式。

天機臨福德宮而煞不重,心不能閑而主意多多,加化忌,心煩而短慮。

天機為“善變”之星,可以是感情上的變,或思想上的變,凡易變的必對煞曜敏感,尤其火鈴。所以喜化權增加其穩定,而天機有謀臣本質,所以比較適合幕僚。 

太陽

屬陽火,為中天星主,譬為官祿之星,主貴。為日生人主星,喜居事業宮。

判定太陽吉兇,先視其宮位廟旺,寅卯辰巳午未為廟旺。宜日生人,日生人太陽廟旺最佳,落陷較次。夜生人太陽廟旺為平常,落陷較兇。再視其所會合輔佐煞曜以斷吉兇。

因太陽主貴,化權化科更加強權貴性質,但須留意在現代社會對財富甚為重視,所以太清貴的太陽未必全美。所以太陽最喜化祿,會合化祿,祿存乃富貴之命。

太陽普照萬物,施而不受,在午為日麗中天,光芒太盛,可能為名大于利,未必為最佳結構。最令人舒服的太陽乃光熱適中,所以應仔細參祥所會星曜,得光熱適中的太陽最為福厚。

太陽在天執行不息,光耀大地,所以太陽主動,主傳播,施而不受,所以一般對太陽的評價要以“貴”著眼,先要有“貴”(名譽)而后才富。不過,無論如何,太陽也有點名大于利的本質,尤其越光輝的太陽,越有此本質。

武曲

屬陰金,為北斗第六星,化為財星。以行動求財,性格剛強決絕,喜居事業,財帛宮,不喜臨命宮及六親宮位,嫌其太過剛克。因其性剛,所以不宜再會羊陀,天刑等星,會使孤克更盛。

武曲對化曜亦非常敏感,最喜化祿。武曲為財星,化祿為同氣,財氣更旺,亦可減輕剛克性質。化權化忌乃加強剛強之性,不為武曲所喜,尤其化忌,過剛則折,武曲化忌往往為敗局所在。因武曲性孤,所以喜文曲文昌同會得中和,亦喜天府同度。天府為財庫,兩顆財星相遇為良好結構,再遇化祿或祿存,則更佳。

相對來說,武破及武相的組合較難完美,主要為破軍加強動蕩性質,此時的得遇祿星顯得更為重要。四煞之中,武曲最怕火鈴,無論何種性質的武曲,都不喜見火鈴二星。武曲除了怕火鈴,有時也不喜只見曲昌,尤其是假如單見文曲(當然文曲化忌尤甚),“雙曲會”是有一定的缺點,也要留意斗數中有一個為“鈴昌陀武”的敗局。

武曲為財星,其實它有相當缺憾,所以不要一見財就好。又武曲比較上是行動型的星,所以喜見魁鉞給與機會。 

天同

屬陽水,為南斗第四星,譬為福星。主享受及意志,喜化祿及會諸吉,但亦妨貪享受而流于軟弱,所以這時候便喜見一些煞曜來激發,受激發的天同成就較大,但人生亦較艱辛。

只見煞而不見祿,則為天同所不喜。天同亦甚喜化權,可以增強意志,如會齊祿權科忌,煞曜不重,亦主富貴雙全。最嫌天同化忌,格式較次。

天同雖為福星,但這“福”仍有缺點,而且必須得祿始為福。固然得祿,除非結構非常良好,否則仍要經一段艱苦,有時人生起伏太大,亦非佳造。最良好的天同為見迭祿,即見祿存和化祿,也見一兩點煞沖合,為勞中有成,有收獲,感情和意志也平衡。見煞而不得祿,得個“做”字,見祿而不見煞,連做也不想做,只想享受。但無論如何,除非結構甚差,通常天同都有點“晚運”,這就是天同的“福”。 

廉貞

屬陰火,化氣為囚,為北斗第五星。主感情與理智,又名次桃花。遇善則善,遇惡則惡。

廉貞一星吉兇變化相當大,推斷時一定要非常小心。喜化祿,主感情融洽,嫌化忌,主感情破裂或濃血之災。與殺破狼同度,必須要有祿星相會而煞曜不強,始有作為。無吉而遇眾惡星,刑傷難免。

得天府同度,再會曲昌祿星,能將廉貞的良好一面發揮,為廉貞最佳結構。與天相同度,而天相結構良好,亦為美造。會合紫微,天府,無惡相沖,亦甚佳。這幾個組合乃所說“遇善則善”也。

廉貞主情緒,主感情,好則感情豐富,為人高雅風趣,差則自私自利,甚至不可控制自己情緒,廉貞是深刻的精神反映,推算必須反復推敲,尤其是桃花及感情性重的廉貞。

天府

屬陽土,為南斗星主,譬為財庫。因主星關系,所以亦喜“群臣同會”。相比于紫微,性格較守舊,開創力不及,但亦沒有紫微的強烈主觀,易與人相處。有群臣同會的天府又見祿星,始主能攻能守,魄力宏大。

不見化祿或祿存,為人小心慎行,利守成。無祿又不見諸吉,有如群臣遠離,而天府表現為進退失據,再逄煞曜,乃諸般手段以求財。如居于財帛,事業宮還好,由于現今社會人人求財若命,只要命宮,福德宮不差,只是求財手法過激而已,但若居于命宮,則可能發展為奸詐,趨炎附勢。

天府為南斗,紫微為北斗,紫微主領導,主發散,主貴。天府主藏,主富,主守成,比較保守,卻相對來說較圓融。除非是非常差的天府結構(見煞及不見六吉,又不見科祿,見多的不良雜曜),否則“奸”也不會太過分。 

太陰

屬陰水,為中天星系,夜生人主星。廟旺于酉戌亥子丑,宜夜生人,如日生人而太陰落陷,則為不宜。

太陽主發散,主貴,而太陰則主收藏,主富,所以太陰亦有財星意味。但這財星和武曲有所不同,武曲乃以行動求財,而太陰則屬計劃,幕僚性質,有時又為可把握財權。一如太陽一樣,喜中和。

所以太陰雖居于陷宮,得左右曲昌祿權相會,仍為佳造。太陰廟旺,會諸吉,化忌也不為害。但太陰組合不穩定,再會曲昌,反為感情用事,再遇煞則或是玩弄權術。

和太陽比較,太陽主動,主發射,主傳播,主貴。而太陰主靜,主收斂,主富。假如收斂過盛,為人就會工于心計,而城府也深,而它和太陽最大的分別就是太陽有它自己的光和熱,但太陰卻全賴太陽的光熱來照射,沒有太陽照射的太陰是漆黑一團。用言詞來表達的話,一個差的天府是“深沉”,而差的太陰卻“陰森”。

貪狼

屬陽木,其氣為水,譬如為情欲和物欲,有正桃花星之稱。須得制化,始有作為。有制化者,情欲物欲得到平衡,再遇吉曜,此為高格。無制化而遇煞,無論偏重情欲或物欲,都有缺點。化祿加深物欲,化忌削減欲望。

紫貪得左右曲昌為有制,武貪得火鈴為有制。再逄吉曜,吉化,為大將之才,威震邊疆。廉貪遇空曜,天刑,化忌為有制,可將情欲,詩酒風騷轉化為文藝,藝術等。無制化而見擎羊,陀羅,因色惹禍。

貪狼也是主變,但他的變是換湯不換藥的變,求其粉飾一番便算。貪狼也是交際應酬之能手,唯他的應酬多帶有點酒色風騷,也喜好一些神秘事物,(例如 UFO,鬼鬼怪怪之類),但他的喜歡無非是由于這些東西“神秘”,而并非想深入去研究。也有比較精神性的貪狼,當見曲昌,空曜及天刑,這可以發揮貪狼的藝術潛能。 

巨門

屬陰土,其氣為陰金,為北斗第二星。在紫微中,巨門為暗曜,必定要得廟旺的太陽會照或祿權始可解其暗。無太陽會照,又沒有祿權解救,巨門便為猜忌,是非。

巨門又相比為口才,吉則能言善辯,兇則狡辯。會落陷太陽,刑忌,又為口舌惹禍,甚至官非。巨門抗煞能力非常弱,所以絕不宜見煞,最喜諸吉及化祿化權。化而為善的巨門,不單口才了得,甚至以此為業,可以是律師,演說家,司儀等,又可以是傳播,推銷人才。假如格式配合得宜,富貴亦不少。

巨門的表征為巨大的障物,什么東西也要去諱飾,在人生可以為一段艱辛的歷程,或為一段傷心的舊事,或表征為為人愛說話,用言詞去諱飾別人,表現為滔滔不絕,喜爭論,假如結構良好(例如化權見曲昌),有學識又好表達力。

其實在現代,巨門應該評價比古時侯高得多,由于現時是要求包裝、推銷的社會,下至一個推銷員,上至競選美國總統,靈牙利齒(不管他的說話有沒有內容),總比不善說話的人為優,所以絕不可小覷巨門。

天相

屬陽水,為南斗第二星,化氣為印,譬如為帝皇的印綬。所以在英明天子手中便為黎民救星,但在暴君手中便是殘害庶民的幫兇。所以天相便有遇吉則善,遇兇則惡的本質。天相十分受外在環境而變化,推斷時要非常小心。

四煞之中,天相最怕火鈴,所以有“天相火鈴沖破,殘障”的說法,有時未必殘障,可能是頑疾,或體弱多病。

斷天相吉兇,必看鄰宮,如巨門化忌,稱為“刑忌夾印”,(因天梁為刑)較不吉,如巨門化祿,則為“財蔭夾相”(天梁為蔭)是天相中的良好結構。當然仍要看六吉,六煞的分布。

天相最大的特征是“沒性格”(是推斷上的術語,并不是說天相守命的人沒性格),所以十四星中唯他的鄰宮最重要,最受兩鄰影響,無論是刑忌夾,財蔭夾,羊陀夾,火鈴夾,科權夾,魁鉞夾等等,都對他有莫大影響。

星盤天相受夾,有時又真的表現為自己不能作主,俗語說形勢比人強。天相和天機也有相以性質,宜于幕僚多于第一把手。

天梁

屬陽土,為南斗第三星,化氣為蔭,又化為刑。因天梁化氣為刑,所以便有剛克孤忌性質,假如這時再遇天刑,擎羊等,則剛克之性太強,故此非佳。而天梁亦有蔭的意味,蔭者,消災也,大有先破后立,先苦后先甜的味道。然而必先有災才可發揮天梁的本性,固然最后兇終能散,但人生幅度變化太大,亦非佳造。

天梁不甚喜化祿,但喜化科,最能表現天梁良好一面,更得輔弼曲昌同會,更能發揮天梁“蔭”的本質,危機過后反而更加出色。天梁能消災解難,所以亦喜從事替人“消災”的行業,所以天梁主貴故喜化為科星。

光輝的天梁刑忌色彩較輕,陰暗的天梁刑忌較重,何謂光輝?一般來說得廟旺的太陽照射為光輝,或得科權會的也為光輝(當然,又得廟旺的太陽和科權照就最佳)。退而求其次,有良好的太陰相遇也好,只是將天梁變得內斂、深沉。

假如以上完全沒有,這天梁便會變得鬼頭鬼腦,或喜愛挑剔,與別人落落寡合,充分發揮“刑”的特性。 

七殺

屬陰金,為南斗第五星,是天上的戰將。沖鋒陷陣,陣上殺敵,七殺亦帶剛克之性。不宜再遇刑忌,嫌其過于孤克,再會煞曜,人生更加艱苦。

化七殺的剛克,唯祿星,會化祿或祿存都佳,能令剛克之性化為專業或工藝。在現代分工精細的社會,專業人士亦可有相當財富。除祿星外,能化七殺之惡乃紫微也,所謂“化殺為權”。七殺紫微同度,又或者七殺紫微對拱,而得群臣同會無煞沖破者始合格,有如大將受命于帝座,氣派非凡,更會祿星,則富貴無論。有煞沖破則可能是一般產業家的命。

七殺為將軍,直接受命于天子出外打仗,但有軍權后,還要軍餉才可成事,所以七殺必須見祿(最好迭祿),而七殺為大將,喜獨斷獨行,所以左右曲昌有時對他不甚重要,和武曲一樣,比較起來魁鉞較為重要。他和貪狼一樣,也是主變,而且幅度比貪狼為大。 

破軍

屬陽水,為北斗第七星,和七殺一樣同為戰將,但和七殺不同的是,七殺為將星,而破軍則為前鋒,所以化氣為耗。因破軍能攻不能守,破軍坐命便比七殺更為動蕩。而就算相會紫微,亦無“化破為權”的本質,反而破軍的動蕩影響紫微的穩定。破軍見煞而無吉,更可能使身體刑傷。

破軍最喜本身化祿,得祿次之,都能改善動蕩本性,化權亦可,但不及化祿之美。假如再得輔佐諸吉會照,無煞沖破,則為破軍的良好組合。此時的破軍乃能攻能守,運籌帷幄的戰將,格式不小。

破軍也是戰將,但他是比七殺低一等,所以七殺可以受命于天子而堂堂正正,而假如破軍直接受命于帝君,便有點格格不入,所以紫微破軍的組合必要一個良好的紫微就比較穩妥。

沒有祿的破軍是消耗戰,沒有后援,終極也敗下來,所以要防止消耗戰的發生,要專心只中火力于一事。凡破軍守命必是閑不住的人,意念多多,最好是一天有四十八小時。 

所屬專題:《紫微斗數甲級星曜詳解》(26篇)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