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夢的基本原則

2009-10-03 21:58  字型: 

在判定夢呈文可信的基礎上,大家還有判定對夢的解釋是否可靠是否正確的原則。當一個釋夢者對一個夢作解釋后,大家不是也會問他嗎?“你根據什么說你的解釋是對的?”判定一個解釋的正確程度,有這樣幾個原則。

一、解釋本身應該沒有內在矛盾,至少可以說明夢的部分內容。

也就是說,夢的解釋至少要能自圓其說,言之成理,要能把夢的大部分內容都加以說明。假如一種解釋能說明夢的所有細節的意義,那就更好了。   
例如弗洛伊德的病人的夢:

“夏天,我正走在街上,戴著一頂外形奇異的草帽,中間部分向上彎曲,帽檐部分向下垂落,而且一邊比另一邊垂得更低。我心情愉快并布滿自信,當我走過一些年輕軍官身旁時,我心里想:你們都不能對我怎么樣。”   

弗洛伊德解釋:“帽子說實話是男性生殖器官,它中間部分隆起,兩邊部分下垂。她的帽子或許尤其應該假定為一個男人,而且終極一個人會說:‘鉆到帽子下去’,(在德語中)這意思就是結婚去。……所以假如她的丈夫具有這樣完好的生殖器,她就不必害怕那些軍官。這就是說,她并不希望從他們那里得到什么。”弗洛伊德對這個夢的解釋完全可以自圓其說。而且所有細節都得到了解釋,對各個細節的解釋能相互聯結成為一個整體。帽子是生殖器,這可以說明帽子為什么中間隆起,兩邊下垂。夢中的“你們都不能對我怎么樣”,指軍官們不能誘惑她。這和前邊對帽子的解釋正好可以相互聯結。所以,這個解釋有一定的可靠性。  

這個原則和科學家提出理論時所用的原則本質上是一樣的。假如一個物理學家提出一個理論,它可以解釋絕大多數物理現象,大家就接受這個理論,說它是正確的。夢的解釋就是一個微型理論。   

好的物理學理論應該用盡可能地少的定理說明盡可能地多的現象。好的夢的解釋也一樣。好的物理學理論力爭同一,好的夢的解釋也一樣。上例中弗洛伊德用一個性象征解釋了夢中的所有細節,這個解釋應該說是很好的。

然而,僅滿足這一原則,還不能說這個解釋就一定正確。一個好的解釋至少要部分滿足第二個原則。   

二、夢的解釋應該能說明夢與夢以外的刺激或生活事件的關系,并能推斷或猜測這些刺激或生活事件。 這個原則也類似于物理學中判定理論好壞的原則。好的物理學理論應當能猜測未發生的物理事件。好的夢的解釋也一樣可以推斷或猜測未知的內容。仍以弗洛伊德對“帽子”一夢的解釋為例,弗洛伊德之所以堅信他的解釋是正確的,還有兩個理由:   

  1. 做這個夢的婦女有廣場恐怖癥,她擔心獨自外出會受到男人的誘惑。夢的主題是:“假如我丈夫生殖器完好,我就不會害怕誘惑”。顯然夢的主題與這個婦女現在為之煩惱的廣場恐怖癥關系極為密切。  
  2. 根據解釋,帽檐應該代表睪丸。夢里帽沿一邊比另一邊垂得更低。而這個婦女后來證實說,的確她丈夫的肇丸一個比另一個要低。   


這種外在證據很有說服力,據筆者的經驗,只要通過解釋夢推斷出做夢者的一件事,夢者就會很信服地接受這個解釋。   

例如,一次我給人釋夢。對方說她幾年前曾連續多次做同樣的夢,夢見她趕火車,當她到達車站時,火車剛剛開走。我告訴她可能當時她正面臨一個機會,而她十分擔心自己趕不上這個機會。我問她,那時你是否正面臨著一個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或轉折。她說“是的,我正打算去深圳工作。一個同學去了深圳,告訴我那里很好,然而我擔心我已經錯過了機會,深圳已經沒有多少就業機會了”。說到這里,她增補說:“現在我才曉得這個夢是怎么回事。當時我以為這個夢不吉祥,很厭惡它,連夢里穿的那件衣服我都不愿意再穿……”。我打斷她的話,說:“夢里穿的那件衣服有什么尤其的地方?我告訴你,夢里的每一個細節都有意義。你在夢里留意到你穿的是這件衣服,說明這件衣服必定和你想去深圳的事有關。不然的話,你不會夢見它。”她想了一想,溘然說:“是了,那件衣服是深圳的朋友送給我的,就是那個勸我去深圳的同學送給我的。”然后她又說:“你解釋得真準啊!”   

三、夢者聽了解釋者的解釋后,應該感到這種解釋有道理,甚至產生恍然大悟的感覺。  

據我的經驗,夢者固然自己不能解釋自己的夢,然而卻可以憑“直覺”判定出某種解釋是否正確。所以,假如對夢的解釋很正確,夢者就會說:“對,你解釋得有道理”,或說“我明白了。”某些時候,夢者會產生恍然大悟的感覺,并且告訴你:“我完全明白了,太對了。”在這種時候,夢者會對這個解釋堅信不疑。   

由于夢者潛意識中是曉得這個答案的,只是他自己沒有辦法讓這個答案進入意識而已。正確的解釋一旦出現,夢者馬上可以識別出來。并且正確的解釋可以讓意識和潛意識 “買通”。  

某些時候,夢者聽到一個解釋后果斷反對,果斷不承認這個解釋是正確的。這并不說明這個解釋一定就錯。假如夢者反對時情緒平和,那么可能這個解釋的確有錯誤。然而假如夢者反對時情緒過分激動,否認得過分激烈,那么這個解釋也許反而是正確的。這說明這個解釋擊中了夢者的要害,揭開了他的傷疤,展示了夢里不敢面對的內心中的事實。夢者隱隱意識到了這個解釋是正確的,然而,他害怕讓別人看到他的內心,也不敢讓自己面對自己的內心。出于恐懼,出于自我保護,他才激烈地否認這個解釋。

這時,我羅列出了許多原則,用以判定夢呈文和夢解釋的可信度,初看起來,這頗某些煩瑣,然而我是不得不這樣說。假如我不提出任何原則就說:我相信夢是有意義的,那這不過是我的一種見解,或甚至不過是一種迷信。然而,當我列出了這些原則,并且依靠它們對古今文獻上的夢例進行檢驗,依靠它們對我自己所做的夢及其解釋進行檢驗,又對我所解釋過的那些別人告訴我的夢進行檢驗之后,我可以很有把握的說:大多數夢肯定是有意義的。至于有沒有無意義的夢,我還沒有辦法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