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相沖未必不好

    2萬閱    當前頁: 1/3    字型: 

大自然中充滿著能量的轉換關系,有時貌似的相克,卻是新生的開始。十二生肖之間的相沖,只是描述了兩種或多種能量怎樣相互改變著對方,并由此而產生了新的能量。

1、 鼠和馬、牛和羊之沖

鼠的五行屬水、馬的五行屬火、羊牛狗的五行屬土。命學認為鼠和牛之間、馬和羊之間、馬和狗之間分別是很好的一對,而鼠牛與馬羊之間,牛羊狗之間確有著很深的矛盾。

鼠的屬性是水,大家都知道兩句成語“水火難容”和“水來土掩”,他的意思就是說:水和火是很矛盾的,甚至有的時候是敵對的,火最怕水來澆滅他,無論是多大的火,只要有大水來沖,這個火就很難蔓延,也很難持久。所以,水和火似乎就像貓和鼠一樣的天敵。而水也有他懼怕的,這就是土,命書中所說的好:“汪洋之水,當以土為堤”,即使海洋一樣的水,也會被土包圍著的,在十二生肖中,什么才是純粹的火呢?只有一個,就是馬。什么是幫助馬的土呢?就是帶著溫熱土性的羊。在十二地支的排序中,我們可以看到馬和羊是緊挨著的,只要有馬出現,便會有羊跟著,這就造成馬羊集團與鼠不共戴天。因此,鼠便有了兩個“敵對”的生肖:馬和羊。

應該承認他們的“敵對”關系,這是由他們的屬性所決定的,但命理是很辨證的一門學問,“敵對”并不完全代表迫害,有時這種“敵對”性,反而會促動雙方進步。這就像批評和自我批評一樣,你受到了別人的指責,就仿佛被別人在“沖”,而如果這種指責是正確的,那么這種“沖”對自己的自我完美,應該是很有幫助的。命理認為,水火雖然難容,但水因火而蒸騰,火因水而適當,水因土而止濫,土因水而得潤。

跟隨著鼠排隊出來的是牛,命書說“子丑合”就是指:牛和鼠是手挽著手,親密無間的先后出現在大家的眼前,既然鼠和馬、羊產生了矛盾,牛也會像羊幫著馬那樣無條件的支援著鼠。因此,牛和馬、羊也產生了隔閡,我說這種矛盾是牛沒有原則性造成的,因為馬是火性,羊是土性,而牛也是土性,只是他身上沾染了一些鼠這個好朋友的水性,按理說火能生土,馬的火應該是幫助他這個土的,土性的羊本來和牛的土性也屬于同一物質,但因為牛太執拗了,忘記了自己的本性,固執的用自己身上的那么一點水性,從心理上抵觸著熱性的馬和羊,造成了非常大的“牛頭不對馬嘴”“青牛白羊不到頭”這樣的負面評價。因為牛這種怪異行為,也使自己排斥同樣是熱性土的狗,把本來可以成為朋友的狗,遠遠的推到了馬羊陣營中,讓自己孤立起來,還渾然不覺。

再說狗本來也是一廂情愿的想幫著牛,想用自己溫暖的身子去焐熱牛,豈知牛的不領情,讓自己成了馬族中的一個親人,何況狗和馬本來就是相合的,狗身上的熱性就是馬賜予的,從熱量上看,他們有著“血緣”關系。從這一點分析,狗馬羊的親密是有充分理由的,事實上卻并非如此,自從狗到了馬族中,馬的愛心就要分散了,既要給狗也要給羊,讓狗和羊明顯感覺到,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得到馬的恩寵,在這個家族中,狗和羊的心理矛盾也漸漸的產生了。命書中所說的“丑未戌(牛羊狗)”三刑,便由此而成立,牛在不經意之間造成了羊狗的矛盾,可能是他自己也沒想到的。

2、 虎和猴、兔和雞之沖

虎兔的五行屬木,猴雞的五行屬金。命學認為虎和猴,兔和雞之間分別有著矛盾。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這句話即是說:虎為山林之王,只要虎在山中,猴總是被壓在第二位,處于第二位的猴似乎總想得到扶正,總在覬覦著王位。虎為什么不讓給猴小小的機會呢?即使不愿離開這座山,也可以趁出外獵食的時候度個假,晚些回山,滿足一下猴自封老大的欲望。如果虎真能做到了這一點,他將會減少很多與猴的矛盾,但是虎是不可能這樣做的,因為虎屬木性,他如果離開了滿山的森林,他便會失去生命的動力。猴雖然理解不了虎的宿命需要,但他知道當滿山的森林變成了一片草地的時候,虎便會另尋歸處,這座山便成了我自己的。于是,聰明的猴讓自己變成了金性,成了一把利器,像移山的愚公那樣,沒日沒夜的偷偷砍伐著山林。虎的堅持和猴的狡黠,就這樣僵持著,矛盾也漸漸的越來越深。這似乎是不能夠調解的一組敵對關系,但事實上卻遠非如此,在這種敵視的過程中,他們永遠想不到彼此都給了對方一個更好的生存空間。虎在山林中的堅持,成就了猴的肌肉鍛煉,也讓猴手中的利器被使用的更加鋒利,使之無堅不摧,儼然像一把“倚天神劍”。猴在不斷的砍伐中,也讓山林的繁枝雜梢去除殆盡更加勁挺,它的這把神劍雖然永遠砍伐不盡漫山遍野的樹木,但卻成了去除枯木敗樹的一把神奇的手術刀。虎和猴如果知道了這一點,他們就可能會相逢一笑泯恩怨。

猴在砍伐樹木時,虎營中的啦啦隊“兔”這一片小草也被驚動了,雖然猴不屑一顧他的渺小,但是猴的得力助手“雞”卻不允許“兔”在一旁吶喊。可以把雞看成是猴頭上帶著的金冠,雖然缺乏劍鋒,但是撲草的功力還是有的。雞在猴砍樹的同時也從猴頭上跳下來,在一旁威脅著正在吶喊的“兔”,但是顯然“兔”并不恐懼他,一是可以兔借虎威,畢竟依靠的是森林之王虎,二是整座大山都有自己的戰友,憑著自己的柔功也能把“雞”這個金冠纏摔的遠遠地。在這樣的打斗中,雞牌金冠被打擦的更亮滑,兔這片小草再也不是可以任人欺負的弱勢群體。

3、龍和狗之沖

辰和戌都是屬土,龍為濕土,狗為燥土。命學中辰戌沖,就是指龍和狗是犯沖的。它們的矛盾究竟是怎樣形成的,屬于怎樣的性質呢?

龍給人的印象是至尊無上的,行云布水,獨自逍遙,在天上它就是一朵云,是飽含了雨水的云,在地面它就是一座水庫,時刻準備著納水泄洪。所以很多人把水土結構的龍看成是一塊龐大的海綿體。龍的出現喚醒了狗的自我防范意識,因為狗像一座冒著熱氣的礦山,它不喜歡它的頭頂上有著時刻要下雨的云,不喜歡它的身邊有一座巨大的水庫,雨云和水庫會時刻的抑制著它充滿熱量的氣勢。狗的這種態度也讓龍有所忌諱,龍也不希望狗的熱量蒸發了自己身上的水份,這種矛盾完全是由自己的偏執造成的。龍雖然飽含了許多的水,但龍的本質仍然是土,所以它才能夠成為天上的土(云),也能夠成為地面上的土(水庫)。狗雖然遍體熱量,但他的本質同樣是土,所以他才能夠像礦中的煤一樣可以自燃冒煙,但永遠形不成山體大火。從這一點我們不難看到龍狗的存在對自然環境的貢獻是很大的,龍因為狗而積到了更多的水,狗因為龍而未形成熊熊山火。

   4、蛇和豬之沖

蛇屬火 豬屬水命學中所說的巳亥沖就是指蛇和豬是水火不相容的性質。

農村有一個比喻是指蛇和豬為什么是相沖的,樸實的農民將蛇形象成一根繩子,認為這根繩一直套著豬的頭上,讓豬失去了自由,有的地方凡是看到了蛇豬相配就會很幽默的說,這個豬給自己找了一根繩,也說這條好繩子怎么就套到豬的頭上呢,好像繩放錯了地方,沒有放在更顯擺的位置,讓蛇這條繩和豬都感到很委屈自己。蛇認為自己完全可以像大船上的繩索一樣,表現一番“牽一發而動全身”的英雄形象,今天被別人用到了豬的身上,非但體現不了自己熱情四溢的火性狀態,還會時刻與異味相伴。豬認為自己一向厚道老實,從來都是與世無爭,還要讓別人用蛇這條繩來束縛自己,簡直就是天大的奇冤。

易經對蛇和豬的定位或許更加準確,蛇的屬性為火,就像一堆篝火,有許多的木料在燃燒著,使這堆火雖然不如馬的火旺盛,但也是生生不息。豬的屬性為水,他的水性像江河湖泊一樣的源源不絕,這就造成了他們之間也有水與火的矛盾。命書中把蛇和豬更多的用在時間排列上,蛇是處于長夏的開始,豬是處于長冬的開始,之所以稱為長冬和長夏,就是認為蛇后面的炎熱還有一百多天,豬后面的寒冷也有一百多天。故而稱之為“長”。所謂的蛇月,就是農曆的四月份,天氣逐漸地熱了起來,它的氣場隨著熱量處于上升態勢。所謂的豬月就是農曆的十月份,公曆的十一月份,天氣逐漸地冷了下來,它的氣場隨著寒冷處于下降態勢。一個是熱氣的開端,一個是冷氣的開端,使他們處于了相互抗衡的位置,所以才有“巳亥沖(蛇豬沖)”一說。

十二生肖中所有的矛盾關系,都是來之有因的,也都是在這種矛盾中得到了共同的成熟。所以命書中強調了,凡是六沖既有“沖而破”,也有“沖而和”,所謂“沖兒破”就是因為“沖”的出現舊的面貌得到了改新,所謂“沖而和”就是新的面貌或許更加適合你。

文:吳寬之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
稍后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