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星回歸對人生的影響

    2.2萬閱    當前頁: 1/4    字型: 

源自:星譯社

在天王星行運的同時,我們的生活也在根據個人命盤的差異,在不同的年齡階段周而復始。我不會具體到解釋天王的每一個微小動作,但在我的頭腦里大致給天王行運分了四個階段(針對天王星與個人命盤的天王形成相位來講):90度(第一次刑相位)、180度(對沖相位)、270度(第二次刑相位)和天王回歸。

劃分階段的力證涉及到需要面對、處理所有與天王相關的事情,尤其是內政、內部方面。在各個階段,我們接受警示鐘,告誡尋找自我的道路追求自由。可能我們發現自己逆反、對抗自那些與條條框框一致并被社會所認同的角色與標簽。通常人都會選擇一條安全路線而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韙。但在上述任何一個階段,我們都會忽然感到那些粉飾畫面的虛假與誤導。真實的自我需要用某種方式來尋求解放或突破,彰顯個性。所處環境也準備好提供一些震蕩與變化來配合我們內心變化了的韻律。變化是永恒的!

從技術層面來講,這是超越個人的行運(外行星對外行星的相位研究);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并未能感覺到。天王進而得以帶來更大范圍內的影響,平日里絕對不敢想的經歷。宇宙通過作用周圍的環境來影響人類,所以也經常靜心策劃怎樣把尋求自由的指令來傳達出去。走進我們生活的人總是以一種超強悍的自我表達令人印象深刻,情勢迫使我們展現真實的一面。假如我們能隨心試驗這股激烈的力量,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恪守“古訓”,拒絕改變上,所感受到的活力與美妙一定會讓你驚奇不已。

階段一:天王星刑個人命盤天王(處于年齡段18~21)

此階段的天王——天王刑相位非常重要,由于恰好發生人風華正茂的年齡,徹底成年,是完全意義上的成年,不止在父母眼里,同樣得到社會認同。當然,沒人有資格在土星的第一次回歸(約發生在28~30這個年齡段)之前,有資格說自己完全的成熟了,假如你能勝利從土星給的人生歷練中畢業的話,那么恭喜你了。不過,任何一個年方21歲的人都不想聽到與”考驗“相關的訊息。天王幾乎七年過一次宮,所以每個人在迎接他第一次壓力時就在高中畢業之后。

在此階段,可以勾畫出這樣一張畫面,已到了自主年齡,終于脫離了父母管教,尤其是到了20多歲。任何帶有強制色彩的系統都會遭到反抗,我們總會自以為是的以為只要我們愿意什么都能做到,按照我們期望的方式決定自己的生活進程,也可以不帶任何責任的嘗試不同的工作(這是人的一生最不安份的歲月)。基本上,保證所有的選擇都是不設限的。當我們探索成人世界的一切時也能夠并且確實心懷抱負,義氣勃發。

興奮、激動讓我們投身于未知。所有與未來相關的都閃爍著誘惑的光芒,令人神往(當然,假如在此階段一失足,那就會成千古恨)

在天王大力推動人生的階段,我們需要盡可能吸收知識,由于這顆行星相當能夠激發心智的潛力。我們需要熟悉到社會將為那些把握有用學識的人敞開機遇的大門。未接受完好教育的人在此階段會感到力不從心,束手束腳,但取而代之的是為了尋求穩定的生活,以及謀求經濟上溫飽自給則成其人生的主題,也就是更具有土星的色彩。由于行運土星在行運天王第一次刑命盤天王的時期也是在刑我們的本命土星的。在此階段,我們感到茫然,人生充滿了不確定性,也不曉得能夠忍痛多少社會的價值觀(而在天王雙重作用力下,人們更容易表現出一種叛逆和對世俗的蔑視。)

階段二:(二三十歲)憤青和叛逆時期

(主要是行運土星對沖命盤土星,同時又與行運天王六合而形成的叛逆階段),那些和當權者(政權、上司、父母長輩等)之間有過艱難歲月的人,通常是行運天王刑本命天王周期的序曲。鑒于此時期行運天王、土星同時分別刑本命天王、土星,故極易與家人、團體發生沖突,并產生價值觀上根本性的分歧。我們太過急于擺脫舊我,卻變得率性妄為,不得章法。

部分童鞋在此時期,意識到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擁有與父母相似的監管權,但僅是出于社會、道德責任,并沒有感情因素可言,但卻能夠在我們失控時及時的加以制止。事實上,在此階段觸犯法律的比率相對較低。當然,對于那些具有犯罪傾向的人,這段時期是非常危險的。破壞社會規則的行為將會導致嚴重的法律后果(行運土星刑本命土星會對此行為重辦不貸)

在20到30歲之間,行運天王拱本命天王,人們開始清醒的意識到需要建立一種可行的生活愿景。至少,行運天王刑本命天王賜與了我們一段如狼似虎的沖撞歲月,把童年的稚嫩埋在記憶深處,父母構筑的暖巢以舍在身后,投身到更大的世界中去。盡管其中充斥著焦躁、喧囂和誘惑,但卻能學到作為一個社會個體需要懂得的更多的東西。

階段三:中年危機行運天王對沖本命天王

這個階段大約指的是年逾不惑,三十尾巴,四十出頭。最顯著的標志就是“中年危機”,當然也是多數占星師熱衷研究的階段。該行運相位描述的是這樣一幅場景,人到中年,生活雖穩定卻乏味不堪,人變得躁動不安,繼續新鮮事物或人來活絡單調枯燥。

在這之前,我們可能都有條不紊、假模假樣的扮演著應有的社會角色,而此時卻覺得過于清楚而無回旋余地,甚至覺得這種定位相當的錯誤。在尋回個性中丟失的部分時,我們需要呼吸的空間。甚至會嘗試重新體驗充滿冒險刺激的生活方式(即行運天王第一次刑天王時),當然,這種沖動通常不怎么明智。日復一日的苦差事和欲漸攀升的責任消磨著我們的個性,現在我們感覺到是時候做內心的調整了,把個人需求放在首位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們的首要需求往往是受委屈最多的地方,這次行運可以看作是自我覺醒的轉折點,來的非常合適宜,我們可以從中感到實驗精神的復蘇。這個階段可以看作是人生的第二個青春期,用渴望自由、不守規則的方式,對所說的合乎成人行為準則嗤之以鼻。有些甚至無厘頭,有穿著年輕時喇叭褲招搖,再一次我們成功減了20磅!強烈想去冒險,有時哪怕有為邏輯公理都無所謂,人們變的有些野性和瘋狂。(假如本命盤中,土星氣場強烈的話會好很多或者有很多土像星座或者固定宮居多亦然)

通常,他人因素會讓這種火花四射的動蕩變成現實,變化著的境遇成了重新定位生活的催化劑。可能配偶意欲離開,這是人們最怕的事情。也許在分崩離析之后,我們會發現,離婚讓我們成長的比在婚姻懷抱中更快,于是這個階段,我們的伴侶變得不循分,極度想從這段關系中脫離出去重獲自由。很快,我們意識到沒有婚姻的我們,正在回歸真我。這可不是很容易接受的,但這也是此行運稱為對沖的原因。直到我們調整到能夠適應新生活之前,都會處于對立的狀態。

另一方面,有時那些奉行單身主義的族群,心思卻產生了莫名的變化,忽然很想身屬某段穩固的關系(甚至婚姻),物件往往是連想都不曾想過的某人。在這個無可預估的時期,鐵樹也開花,肉欲勃發,總而言之,顛倒、反轉幾乎穿插在每個人的生活里。假如變動與他人無關,那必定是周遭環境發生了劇烈變化促使我們成長。

雖然這個階段通常都叫做“危機”,但真的確實在我們轉入人生后半段時,給予我們最大限度表達自由的轉折點。天王——天王意味著,推進的勇氣是必須的,即使雜陳的感覺似乎都要把我們撕裂了,然而過了那段瘋狂、錯亂的時刻就好了。

階段四:行運天王刑本命天王(59~65歲)

這個階段,企圖從權勢束縛中逃離的主題再次重演,只不過我們再也不是精力無窮的小年輕,再也無法憑著單純的信念,一腔熱忱地在成人的世界尋求自由。現在我們曉得世界就是由不同部分的“局限”構成的,這是不可辯駁的現實,而多數人到了這個年齡也接受。而人在此時抵制反抗的人或物也缺乏清楚的指向性,更多是一種這樣意識和行為。

年逾六十五不由得讓人想出發點什么,由于,這是法律(至少在美國是這樣的)劃定的公民退休并享受社會保險的年齡。“退休”真正到來時,我們中的多數人還是很難接受,即便曾經瀟灑的宣揚多么盼望這一天。充其量,可以“炫耀”一番自己看上去很美的計劃,怎樣度過余生。不過通常,這些計劃總是超出現實條件的答應,進而引發一些對抗(積聚著刑相位的壓力)。

這個時期以自由為導向,理所影響的享有從常規脫離出來的權力,以及可以完全出于休閑、娛樂的想法追求新領域、嘗試新玩意。可悲的是,當下的文化很少能真正兌現這種意義上的“自由”。取而代之卻是由于日常生活的改變,感覺與社會脫節的疏離感。而早在專業領域把握過硬的技術人相對要好很多,從技術上來講,不存在這種被摧的退休概念。不會有公司會會由于年齡因素而放棄我們的“本事”。

但,大多數人都還是尊崇常規的渠道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慢慢爬,故到了這個年齡往往是標志著內心混亂并與周遭社會格格不入的一個時期。這完全有賴于在天王對沖本命天王階段,對內心探索的程度。越是了解自我,在這此刑階段越有匡助。不然,困惑迷茫會隨著怒火與痛苦滾滾而來,由于我們會感到被拋到了生活之外,這完全和想的相差十萬八千里。很多人覺得在這種情況下,不能采取有效行動(就似乎命運被天王星玩弄于鼓掌)。感到對社會一無用處,結果只能慢慢隱退,放任自己以一種極差的狀態結束這最后的篇章。

當然,通常占星師不會用這種悲觀的角度來思考天王行運這時的這段時期。但,至少可以看作是社會地位的忽然變更對我們中部分的人是怎樣影響的。

不過,盡管有些人會精神萎靡、哀傷不堪,但對于整個生命進程意義的理解,卻會在眼前熠熠閃耀。人在這段時期其實對所有正在進行的事情都非常有洞察力。但很多取決于自我覺醒的程度。倘若我們還有一絲勇氣想去探索,周遭環境是會給我們提供逃出意志消沉的機會的。

階段五:天王星回歸(82~84歲)

直到近年為止,天王回歸都是占星學上挺奇異的事,由于只有少數人可以活到足夠長壽來經歷它。絕大部分人到了那時候已經隱居起來,因而占星師無法直接得知在那個人生階段究竟發生了什么。然而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天王回歸的情況倒變得明顯起來,因而很多人能活得更長久,即便年老,也依然有著比先人更多的活力;他們無須象過去那樣窩在家中,甚至部分人還在大西洋城里玩老虎機(靠,就算是頭年老的獅子,也是需要娛樂的嘛!)。

這對于天王星來說是個喜訊,由于比起行將朽木之軀來說,精神抖擻的壯年人很容易就能對它應付自如。最大的障礙反而是在年老,當我們的身體效能下降破舊不堪時(彼時土星也完全掌管的局勢,幾乎如同復仇一般讓我們的身體老化衰退甚至滅亡)。假定我們能活至耄耋,那么將會發生些什么呢?無論你相信與否,依然會有空間讓你有理由感到興奮并進一步發現自我(即便我們不會拿身體冒險)。

天王星回歸對我們的靈魂發展來說標志著一個象征性的高潮。此時,我們已經正式完成了在地球上的任務,即我們與社會間的世俗“契約”,我們所扮演的角色仿佛也已經謝幕(無論出于何種理由)。許多人對于自己在84歲前不得不擔任許久的角色感到痛苦(或許這種糟糕的感覺差未幾在退休時已經襲來)。

到了我們80幾歲時,我們已經沒多少東西可從周遭社會環境中獲取及使用,以便讓我們進一步成長了。到了彼時我們面對的挑戰是如何著手我們意識中的內心之旅,那將需要更多的超然感,脫離對世俗事務的直接介入。我們的肉身同樣出現些跡象,告訴我們該退出那刺激而又狂熱的外界環境了。

然而,即使我們能窩在家里,也依然能通過電視遙控器或因特網來自得其樂,這實在得感謝上天。我們無須與世隔絕,如同在煩悶的前世中那般,當年老時只能臥病在家。只要我們愿意的話,電子與數位媒體的刺激將成為我們的忠實同伴。天王星會來確認我們的大腦依然保持活躍,仍渴望新的精神刺激。的確,這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然而,想象下那些本命盤中冥王在獅子座的老人,在他們的天王星回歸期中,只要沒有完全失聰的話,依然能夠聽著滾石樂隊和杰弗遜飛機的專輯載歌載舞呢!

假如我們不關心到底別人是否會冷淡的響應我們,不關心這些是否會變成負擔或者壓根不再感愛好,我們就很容易跳出這個悲催的迴圈。我們期待能夠跳出這些繁瑣的工作,讓我們的大腦自由探索自己喜歡的東西。對于某些人,這可能會帶來一段時間的思想混亂(海王對立海王會出現在天王回歸之前)。我預計獨一能夠防止這個混亂的方式就是讓自己更加柔軟、樂于改變和堅強。不論如何,在生活的這段時間我們已經經歷了很多滄桑。

采用適當的冷處理(不要誤以為是消極抵抗),我們能夠學會如何應付四周一切變化,控制我們的情緒反應。對生活的好奇會幫你保持自己的敏銳和警覺。但要明白我們在世界上,而不是被世界控制。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
稍后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