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柱八字論婚姻(二)

2010-12-10 18:57  字型: 

在八字算命學中,女命與男命的看法不同,非命理有殊,乃婦女在社會上之習慣地位有不同也。男命不論格式高下,總以執行旺地,事業發達為美,婦女從夫為正,夫利其婦必利,夫困其婦必困,即使自己運途平常,而行夫旺或子旺之運,同作佳運論之。夫貴妻榮,母憑子貴。故論女命者,必先看夫子二星,中年要行夫星旺地,晚年要行子星旺地。假如本身交入旺運,欣欣向榮,事業建立,身心俱勞,在事實上非先克夫,即離家庭舍中饋,自己不以為福,社會上視之也不以為福也。女命以用財官為喜,傷官為忌,即以此為故,命理之外,必參以社會習俗,此女命之所以異于男命也。

婦人從夫,先觀夫星以定出身之貴賤,再看子星以察晚年之榮辱。官殺財得地,夫利也;食神得地,子昨也。夫利則出身富貴,一生享福;子利風晚年厚養,褒寵誥封。旺夫者,以食生財,財生官故也。反之,則否。女命以克我者為夫,我生者為子,皆要得時乘生旺之氣,若旺氣只聚于時也可,用官為夫,不要見殺,用殺為夫,不要見官,一位為好(恐其混雜也);有兩位官運,無殺以雜之;四柱純殺,無官以混之,俱為良婦,更得本身自旺尤佳,但旺不可太過。食為子息引歸時逢旺,再得二德扶身,乃夫貴子榮之命。不宜身旺重疊,暗藏夫神乃傷官,七殺、魁罡、相刑、羊刃太重,合多有情皆不為美,歲運也然。其看法有八,即“純、和、清、貴、濁、濫、娼、淫也。”

論女命要尤其留意,不可見八字中有孤獨寡、桃花、劫煞、紅艷、望門寡、死魂子、鐵掃帚……等就判定為破敗淫邪或克夫刑子之命。蓋論八字必須配合全局及行運得失,不可見八字中有一、二刑破等,而以一概百,以偏概全斷定之其不合邏輯,其不可信,一望而知!先賢劉伯溫附和滴天髓說,抱半留存態度,以二德三奇不必論,咸池驛馬縱有驗,總而言之于理不長;先賢張楠痛加斥責;先賢陳素庵以為妄造地稽;先賢沈孝瞻以神煞終無關乎格式之貧賤。幾乎所有明清以來精研命理的學者,幾乎無人確認各種神煞,對于人命具有決定影響力。故論女命必須就全局兼合歲運統觀,千萬不可一見桃花、驛馬、紅艷,即妄語淫邪,庶免貞婦遭謗,而后悔失言。

命理所謂“克父、克母、克夫、克妻、克子”之說,實在有重新研討的必要。先賢陳素庵說:“世俗相傳,父命兇則能克子,子命兇則能克父,妻命兇則能克夫,夫命兇則能克妻,遂至骨肉怨憎。”關心世道人心者,固應留意及此,研究命理者,誠應虛心講究,否則人云亦云,馴至父母兄弟子女或夫妻,晝夜怨懲,六親反目,欲冀其由近而遠,推恩積德,無異刻舟求劍!

克夫克妻,若照字面的含意去看,表示配偶一方會主動去克害對方,或傷或死,視克殺程度大小而定,“克”字含制壓,戕害,殘傷的意思,很像八字中有克夫,克妻的現象,就永遠無法翻身似的。所謂的“克:,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暗示“,從一個人的八字中發現對方命運的消長,吉兇往往在被克的對方,八字中也可明顯的看出其兇象,所以并不能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推。

有些人的八字中確有克夫,婚變及缺乏子息的暗示,對方的婚姻已經破碎,直接的說出來,也許能夠平息他的衰傷。但未婚或接近破碎的人,則不知要從何說起,才不致引起某些意外的副作用。一個女人是否克夫不是絕對的,它還牽涉到非常多實質上的因素,如大運的吉兇及丈夫八字行運的吉兇禍福才可論斷。兩獨立的個體,有如兩種化學元素倒在一起,產生的又是另一局面,克與不克,就不像單獨那樣容易辨別。

有克夫暗示的女性,自然無人敢匹配。古時侯社會風氣未開,男婚女嫁,大都由相士代合八字,其中一定不乏命帶克星的八字,是否這些女人都嫁不出去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現代社會嫁娶最多再請人擇一黃道吉日而已,故有些夫宮刑克很厲害的女性,仍有很好的歸宿,并非克夫命就嫁不到好丈夫,或者丈夫就一定被克死。

克夫命若嫁命局中和的男人,施克及受克情況就沖淡很多,或用截長補短的方法璧如金水太旺的八字,以木火土為用神,若是找一個木火土都旺的八字來相配,兩命中和,夫妻自然就恩愛逾恒。或女命傷官旺,自然有克官煞的現象,假如嫁的是日主旺比劫多財多的男人,則變不克,不但不克,而且如魚得水。田命日主健旺比劫爭財為禍,男命以財為妻,妻星遇比劫多,自然就克妻,比兩個八字,男女命各取所需,各得其所,恰好一方的忌神,正好是對方的用神,正好是對方的用神,所以食傷重克夫的女命,碰到比劫重克妻的命,中和一下就能逢兇化吉。

故論命者,談及六親相克之事,務必曲折談出,盡可能地避免制造六親怨憎,骨肉離散,夫妻失感的原因。最多只能使其曉得一切吉兇禍福,均出自本身命運有關,應如何修心養性及留意起居行止,廣種福田,則能逢兇化吉,因禍得福,不自怨自艾,使人群相見均能互相揖讓,相片均能互相尊重,無剛強跋扈、目空一切,而以欺從為常事者,也元污辱卑陋、自怨自艾者。這是人類利用自然控制自然應有的手法為人類文化的表徵,也是研究命學目的之一,誠未可輕易視之。

通常論命,對于吉造或吉運,多加褒揚,旨在使其策馬加鞭,多為國家、社會服務;對于兇造或兇運,多矛折扣,旨在使其“定、靜、安、慮、得”,庶免心神模糊,晝夜不寧。總期使之無“患得患失”或“自怨自艾”為宜,好兇禍無法避免,也應使其有勇氣接受其來臨,一切由自己承擔而不轉移禍害于他人,如推論某人于某運必死,某人以為死期不遠,而發生變態心理,或則盡可能地享受,浪費財產,或則殺盜奸淫,無惡不作,其為害之烈,不堪言狀。人人怕死,而終歸一死,怕又何益,故教育家、宗教家,以及一切憂患世道人心者,莫不勸人以曠達為懷,命理學家,若不接受人生哲學的啟示,則將擾濁世道人心。孔子說:“始作俑者,其無后乎!”江湖命相士有術而無德者,其惹禍為害所及,且不僅以他人為限,自焚門楣,身敗名裂,也其余事也。習命者誠應戒慎恐懼。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其必須以人群社會的利害為利害,可以概見。希大家留意及之!

命理書中,有克妻而無離婚,蓋離婚非不可避免事,即使夫婦反目,而在禮教束縛委曲責備之條件下,未嘗無轉圜余地。現在時代人皆率性,離婚案件層出不窮,空間命造中,如作甚離婚之徵象,此可研究之問題也。財為妻星,日支妻宮,日主太旺又見比劫,為克妻之徵,如坐下羊刃,日支專祿等是。妻宮旺又見強印,則有離婚之可能,更見財星沖之,決然難合,財印不相容,勢必睽違也。女命日支為夫宮,坐下傷官而又身強氣旺,也為離婚之徵,蓋女命以官為夫星,坐下傷官,情誼難洽,然離婚非不可避免。為人論命見此種命造,總以勸其忍耐為主,即以徵象而論,也僅為睽違之兆,非必離婚也。有一些克制不太強烈的八字,女性或男性得之最多夫婦間不睦或口角不斷,不致反目成仇,適于遲婚。所以見上述之命的八字要是遲婚的話,情況會稍微改變,由于雙方身心的成熟、閱歷的增加,都有助于婚姻的維系。

醫家治病挽危為安,命理推斷貧者不能使之富,賤者不能使之貴,無術拯救,誠缺憾也。然妻財子線未始不可拯救一、二,不談禳解,專從學理方面籌補救,如合婚之法即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