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十六卦)——豫卦

    40024閱    字型: 

 

十六、豫卦

豫,卦名。本卦羿卦相疊(坤下震上)。本卦下卦為坤為地,上卦為震為雷。

豫者,樂也,這一卦講謙之后的快樂。豫有兩個意思,一是快樂;二是預備、準備。這個卦象恰好是謙卦的覆卦,上面是雷、下面是地,意思是雷出地奮,雷已經在地上開始震動,雷聲轟鳴,大地振奮,一片歡樂的景象。

其所以如此,是由于它的卦爻結構形成了優化組合。九四是全卦唯一的剛爻,不僅與初六相應,也與其他四陰相應,因而其陽剛奮進的心志得以順利暢行。下卦坤為 順,上卦震為動,順應物性之自然節律而動,有條不紊,秩序井然,這就營造了一種安和悅樂的大好形勢,利于建立諸出師征戰。

說實話,“順以動”是一個通貫天人的普遍性的哲學原理,不只限于人事的運作。就天地宇宙觀而言,日月周轉與四時更替表現為一個永無止息的運動的過程,然而這個運動的過程卻是在有序地進行,從來沒有發生差錯,究其原因,關鍵在于“順以動”,遵循了一定的章法式數。這種章法和度數是天地所固有的本然的秩序,稱之為天地之序;順之而動,“故日月不過而四時不忒”,促使宇宙達成整體性的和諧,稱之為天地之和。因此,天地宇宙作為一個大化流行的運動過程,內在地蘊含著“順”與“動”兩個不同的方面,恰是由于此二者有機結合,相互促進,才能生生不息,相續不已,而成其生化 之功。假如“動”而不“順”,就違反了秩序性的原則,必然會產生過失差錯。反之,假如“順”而不“動”,宇宙的生命就會停滯終結,陷入死寂了。

《彖傳》指出:“豫順以動,故天地如之,而況建侯行師乎!”這是特別夸大應該把“順以動”提到宇宙論的高度來加深理解,意思是只有根據這種深刻的理解,才能在人事的運作上自覺地遵循這種普遍性的哲學原理。就人事運作而言,“圣人以順動,則刑罰清而民服”,政通人和,天下安樂。天地“以順動”是順應自然的節律,圣人 “以順動”則是順應民心的脈動。所謂“圣人無常心,以庶民之心為心”,“民之所欲,天必從之”,民心即天心之所在,因而自然的節律和民心的脈動所固有的章法式數在本原的意義上息息相通,順之而動,不出任何差錯,可以促使社會人際的關系能像天地萬物那樣調適暢達,安和悅樂。

這就是豫卦所闡明的哲學原理,贊之 為“豫之時義大矣哉”!“時義”也叫“時用”,不是一個抽象的哲學概念,而是與人們的實踐行為密切相連的。人們的實踐行為不僅要認清總體形勢,而且要根據 自己具體的處境采取適時之變的對策,有的熟悉正確,行為得當,有的熟悉不清,行為失誤,其吉兇悔吝的后果也很不一樣。比如豫卦的總體形勢安和悅樂,人們的 行為背景十分有利,然而初六“鳴豫”而兇,六三“盱豫”有悔,六五“貞疾恒不死”,上六“冥豫”不可長,唯有六二、九四兩爻選擇了正確的行為而得吉。因此,聯系到一時之大用來理解豫卦的時義,可以使大家從實踐理性的層面切實地把握憂樂轉化,以及居安思危的哲理,提高自己的決策能力。

《國語》里記載有這么一個故事。晉文公重耳在外逃亡流浪十九年,想回到自己的祖國,于是親身占了一卦,是“屯之豫”,即屯卦變為豫卦。屯卦是云雷屯,是本卦,豫卦是雷地豫,是變卦,從屯卦到豫卦,初爻變了,陽變陰了,第四條爻和第五條爻也變了。豫卦的卦辭是“利建侯行師”,屯卦的卦辭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都有“利建侯”,侯就是王侯,建就是立、做的意思,有利于回國去做王侯。他占了這一卦之后請了一個卦師來看,問占得了這一卦應不應該回去。這個卦師說不吉祥,不能回。由于屯卦為艱難,而豫卦上面的震可以代表車,下面是地,中間是空的,車陷地上,所以不能回去。重耳又找了一個人看,就是有名的司空季子。司空季子說吉祥,應該回去。屯卦和豫卦都說利建侯,而且震是車子,坤是大地,車子行在大地上不是挺好的么?屯卦有艱難,但也有厚重的意思,豫卦是快樂的意思,回國沒問題,肯定是大歡喜。重耳聽了他的話回去了,把晉國治理得非常好,成了著名的春秋五霸之一。《國語》里記載了二十多個《易經占卜的事例,非常有意思。

16.1

豫:利建侯、行師。

白話

豫卦:有利于封侯建國,出兵打仗。

解讀

古代人認為天暖之時,雷生予地,大動,萬物破土萌芽;天寒之時,雷入于地,大地凝重,萬物伏蟄潛藏。雷依時而出入,預示春冬之來臨,所以卦名曰豫。豫,《廣雅?釋言》:“早也。”《禮記?學記》:“禁于未然之謂豫。”

16.2

《彖》曰:豫,剛應而志行,順以動,豫。豫,順以動。故天地如之。而況“建侯行師”乎?天地以順動,故日月不過,而四時不忒。圣人以順動,則刑罰清而民服。豫之時,義大矣哉。

白話

《彖辭》說:豫卦的結構為五陰爻和應一陽爻,象征著弱者服從強者,強者能夠貫徹實行自己的意志。下卦為坤為地,意味著順,上卦為震為雷,意味著動,豫卦的意義是順時而動。正由于豫卦的意義在于順時而動,所以天地尚能隨和其意,何況“封侯建國,出兵打仗”這類事情呢?天地能順時而動,日月執行無差錯,四時迴圈無訛誤。圣人能順時而動,刑罰清明,萬民服從。豫卦所蘊含的“順時而動”的哲理,其意義是偉大的。

解讀

  • “剛應”句,《彖辭》作者認為,豫之九四為陽爻,為剛,其余五爻為陰,為柔,上下五柔和應一剛,比喻強者有統領眾人,貫徹自己的意志。
  • 如,《說文》: “如,隨從也。”
  • 過,錯,差錯。忒,《釋文》引鄭注云:“忒,差也。”即訛誤。
  • 豫之時,指豫卦所蘊含的順時而動的哲理。

16.3

《象》曰:雷出地奮,豫。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以配祖考。

白話

《象辭》說:本卦上卦為震,震為雷,下卦為坤,坤為地。 春雷轟鳴,大**動,催發萬物,這是豫卦的卦象。先王觀此卦象,取法于聲滿大地的雷鳴,制作音樂,歌功頌德,光榮歸于上帝,光榮歸于祖考。

解讀

  • 殷,《集解》引鄭玄曰:“殷,盛也。”薦,進獻。殷薦,猶言隆重地進獻。
  • 配,猶獻。《漢書?藝文志》引配作享,享亦獻。考,父死稱考。祖考,泛指先人。

豫卦坤下震上,坤為地,震為雷,雷出地上,震而發聲,萬物萌動,欣欣向榮,生長化育,莫不悅樂,感受到天地陰陽相摩相蕩的整體性的和諧,這就是豫卦的象征。先王觀此卦象,創作音樂來表現天地之和,歌頌功德,祭奠上帝祖先,以報本反始。在古代的政治生活中,制禮作樂是一項國家的盛典。

《禮記·樂記》說:“王者功成作樂,治定制禮。”“大樂與天地同和,大禮與天地同節。”“故圣人作樂以應天,制禮以配地。禮樂明備,天地官矣。”因此,人類社會的禮樂軌制是對天地陰陽的忠實的效法和具體的應用,一方面通過制禮著重表現其所蘊含的秩序性的原理,另一方面通過作樂著重表現其所蘊含的和諧性原理,在實際的操縱上使此二者有機結合,不出差錯,保持動態的平衡。這既是豫卦所闡明的“順以動”的實質內涵,也是從事社會政治治理所追求的最高目標。

16.4

初六:鳴豫,兇。

《象》曰:初六鳴豫,志窮兇也。

白話

初六:津津樂道于荒淫享樂,兇險。 《象辭》說:初六爻辭講,津津樂道于荒淫享樂,其人意志必消退,身名必敗裂。

解讀

鳴,鳴叫,猶言津津樂道,喋喋不休。豫,借為娛,享樂。

初六,告誡大家一開始不要過分地快樂,要節制,這樣才能避免兇象。

16.5

六二:介于石,不終日。貞吉。

《象》曰:不終日,貞吉,以中正也。

白話

六二:夾在石縫中,幸而不到一天就被人救出。卜問得吉兆。 《象辭》說:磨難不足一日即解除,卜問得吉兆,由于六二之爻居下卦中位,像人得中正之道。

解讀

介,夾。終日,猶言一整天。

六二,蔣介石的命運也像這一爻所預示的那樣。

16.6

六三:盱豫,悔,遲,有悔。

《象》:盱豫有悔,位不當也。

白話

六三:懶散游樂,將招致后悔;再加上懈怠大意,那就后悔莫及。 《象辭》說:懶散游樂,將招致后悔,由于六三之爻居于陽位,是處置不當,像人之行事與所處地位不相當。 

解讀

盱,沙少海先生說:“盱(xū),通紆、迂等字,訓緩慢。”遲,遲緩,懈怠。

六三,陰爻居于陽位,不當位,又失正,只好靠獻媚來求得歡樂,這是不行的,因此有悔過。有悔過就有救了,假如連悔過之心都沒有,那就無藥可救了。

16.7

 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

《象》曰: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白話

九四:野獵取樂,大獲鳥獸。筮遇此爻,勿疑友人多嘴而讒己。 《象辭》說:野獵取樂,大獲鳥獸,說明獵獲甚多,如愿以償。

解讀

  • 由,高亨說:“由疑當作田,形似而誤。”
  • 朋盍簪,高亨說:“朋,朋友。盍,借為嗑,多言也。簪借為譖,為讒,進惡言以毀人也。”

九四,這是獨一的陽爻,是豫卦中最重要的爻,是豫卦歡樂的原因和根源。其他陰爻歸附于他,這樣男女和合,才是真正的歡樂。可見歡樂最終要陰陽聚合,要大家同樂。

16.8

六五:貞疾,恒不死。

《象》曰:六五貞疾,乘剛也。恒不死,中未亡也。

白話

六五:卜問疾病,長時間內不會死去。 《象辭》說:六五爻辭講患病,由于六五陰爻居于九四陽爻之上,犯了柔乘剛之象。“長時間不會死去”,由于六五之爻居于上卦中位,正當不死之象。

解讀

  • 貞,《象辭》釋為中,貞疾,猶言患病,與經意不符。
  • 乘剛,此以六五、九四爻象、爻位為據。六五陰爻,為柔,處于九四陽爻(為剛)之上,所以說乘剛。乘,凌駕。
  • 中未亡,此以六五爻位為據。六五之爻居上卦中位,其所處得當,得不死之象。

六五,告訴大家要防止疾病、疾患,要有預防意識,要有憂患意識。這條爻講的其實就是“生于憂患,死于安樂”,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要想不死,就不能沉湎于安樂,就要保持防范之心。中國第一醫學經典《黃帝內經》說,上等的醫生“不治已病治未病”。當然要想真的“不死”是不可能的,關鍵是快樂地死才是難能可貴的。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哭著來的,大家走時應該笑著走。

16.9

上六:冥豫,成有渝,無咎。

《象》曰:冥豫在上,何可長也。

白話

上六:末日將至尚且享樂,已成之事也將毀敗。 《象辭》說:末日將至尚且享樂,以此居上位,怎能長久。

解讀

  • 冥,晚,這里指末日。
  • 成,成就,指已成之事。渝,變,變故。
  • 無咎,高亨說:“無咎二字疑是衍文。 《象傳》以‘何可長也’釋爻辭之‘成有渝’,未釋爻辭之‘無咎’,且‘何可長也’與‘無咎’競相矛盾,足證《象傳》作者所據《易經》本無‘無咎’二字。” 此說有理。

上六,這一爻告誡大家不能沉湎于歡樂之中。

豫卦告訴我們,歡樂的原則在于要適中,千萬不要過分。比如初六爻不要一開始就自鳴自得,不能快樂得過了頭。同時,歡樂要跟憂患始終聯系在一起,不要總想著歡樂,不要過分地去享樂,一定要有憂患意識、危機意識。只有“生于憂患”,你才能活著,太安樂了就會早死。也只有六五爻“貞疾”,才能“恒不死”。此外,歡樂之源還在于有獨特性、差異性,要有陰陽的聚合,只有大家都快樂,才是真正的歡樂。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