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五卦)——需卦

2010-05-31 21:18  字型: 

需卦

5.1

需: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

白話:需卦:有誠信,廣泛通達,正固吉祥。適宜度過大河。

解讀

1.需字古文字寫法即是需卦之象

古甲骨文“需”字有水點之形,而另一部分則有的從“大”,有的從“天”,而“大”和“天”在古文字中都是人的正面站立之形。其后在西周早期金文中水點變為雨而下半部分仍留存“天”字。上為水,雨,下為天,恰是水天需卦。

“需(儒)”字的原型上為雨,下為人形,其形義反映的是求雨儀式。國學大師章太炎以為“儒之名蓋出于需”,而“需”指的是求雨的巫覡。章太炎生前曾強烈質疑甲骨文的真實性,然而甲骨文卻驗證了他的“需(儒)”字的解讀是正確的。

《莊子.田子方》:“儒者冠圜冠者知天時,履句屨者知地形,緩佩玦者事至而斷。”(白話:儒士戴著圓形的帽子代表通曉天道,穿著方形的鞋子代表通曉地理,用五色絳繩穿玉玦做配飾,代表能決斷人事。)

《莊子》的記載卻仍可以看出原始之儒即是巫。中國的巫,其早期最主要的職能便是測知天地、溝通天人,也就是對“道”的探尋。《周禮.天官.太宰》有云:“儒,以道得民。”

《帛書易》子曰:“我觀其義耳。吾與史巫同途而殊歸。”(孔子說:我求其德義,我與史巫同路而不同目標。)這是孔子的自證。

有學者以為古“需”字為沐浴(象是水灑在身上),這是把當代人的“淋浴”強加到古時侯人身上了,古時侯人沐浴是在浴盤里(稱為鑒,《說文解字》云:“鑒,大盆也,”盛水用作洗器,《莊子.則陽》有“靈公有妻三人,同鑒而浴”的記載。)

2.需卦是下乾上坎,水天需卦。《序卦傳》說:“物稚不可不養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飲食養身以等待天命也。

3.孚:誠信。

5.2

彖曰:需,須也;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固窮矣。需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白話:彖傳說:需,等待。危險在前邊。剛健不會陷于危難,正義不會遭遇窮困。需卦有誠信,廣泛通達,正固吉祥。(主爻九五)位于天位,即中且正。利于渡過大河,前進會成功。

解讀

  1. 需卦的卦辭和彖辭都由主爻九五而來。
  2. 需的原始讀音需,須:等待。“需”,《帛書易》作“襦”,《歸藏易》作“溽”。《說文解字》:“儒,柔也,術士之稱。從人,需聲。”推測,“需”最早或讀ru,因后來釋義為“須”而讀xū。(需、儒,古時侯通用。)
  3. 需卦上卦為坎,坎為險,陷,窮;下卦為乾,乾,剛健,正義。所以說:“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固窮矣”。
  4. 需卦的主爻是九五,五為天位,九五既中且正,故“有孚,光亨,貞吉”。又因下卦為乾,剛健有德,所以“利涉大川”。

5.3

象曰:云上于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

白話:象傳說云氣上升到天上,這是需卦的象。君子效法于此當飲食安樂。

解讀

  1. 上坎為云,下乾為天,云氣升騰聚集于天空,萬物等待下雨。需是原始儒士祈雨的狀態。古時侯人對云的形成,對云雨規律的熟悉與現代氣象科學相差無幾。乾卦《彖傳》“云行雨施,品物流形” (云氣流行,雨水布施,眾物周流而各自成形)。
  2. 君子效法這一卦象,如《周易程氏傳》云“飲食以養其氣體,宴樂以和其心志,所說居易以俟命也。”(白話:飲食養身,宴樂養心,平心靜氣以等待天命)。等待機遇要有耐心和快樂的身心。

5.4

初九:需于郊,利用恒,無咎。

象曰:需于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恒,無咎,未變態也。

白話:初九——在郊外等待,適宜持之以恒,沒有過失。象傳說:在郊外等待,不冒險前進;適宜持之以恒,沒有過失,沒有失去常道。

解讀

  1. 需卦是等待。初九離上坎的危險最遠,如在郊外,這時尤其需要耐心和恒心。
  2. 《論語.子路篇》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恒,不可以作巫醫。’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注:恒卦九三爻辭)子曰:不占而已矣。”孔子說:“南方人有句話說:‘人假如做事沒有恒心,就不能當巫醫。’這句話說得真好啊!”“人不能長久地留存自己的德行,免不了要遭受恥辱。”孔子說:“沒有恒心的人不能為他占卦。”
  3. 巫是最早的儒,儒的使命就是“以道得民”,是為天下排除險難的君子,“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固窮矣”,需卦下卦的乾卦表示君子,“天行健,君子以發奮圖強”,就指的是持之以恒。
  4. 由于初九剛爻居陽位,又與六四相應,既正且應,所以說“未變態也”,沒有失去恒常之道。

5.5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

象曰:需于沙,衍在中也;雖有小言,以終吉也。

白話:九二——在沙灘上等待,有小的責難,最后吉祥。象傳說:在沙灘等待,寬綽居中;雖有小的責難,最后還是吉祥。

讀:

  1. 衍,原意指水往四處漫延,引申為寬綽。
  2. 九二逐漸接近上卦坎水,已經到了岸邊的沙灘上了。互卦下兌,兌為口,為毀折,故有“小言”。然九二得中,故“衍在中也”,最終吉祥。

5.6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象曰:需于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

白話:九三——在泥沼里等待,導致賊寇來臨。象傳說:在泥沼里等待,災難就在外邊。自己導致賊寇來臨,只要恭敬謹慎就不會招禍。

解讀

  1. 九三已經到了上卦坎水的邊上,以“泥”象征。坎為寇,災難就在外邊。
  2. 九三與上六相應,所以可以通過敬慎以避禍。 

5.7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象曰:需于血,順以聽也。

白話1:六四——在血泊中掙扎,最后脫離險境。象傳說:在血泊中掙扎,順應變化,服從建議,(得以出險)。

白話2:六四——祈雨用器皿盛血滴,效法水汽自地穴中升騰。象傳說:祈雨用器皿盛血滴,順應變化,服從自然。

解讀

  1. 六四處于坎卦,所以進入險地受傷,坎為血卦。
  2. 由于六四與初九相應,又順從九五,坎為耳,所以“順以聽也”,得以出險。 孔子云:“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孔子之“耳順”恰是《象傳》之“順以聽也”。
  3. 六四新解:血字甲骨文寫法是祭奠器皿中浮著一滴水(滴血)的形象。

以此推斷,“需于血,出自穴”有兩義,一者先儒求雨以器皿盛滴血獻祭上帝,或者是先儒求雨時把水滴入器皿,讓水滴蒸發為水汽,以此導引大地之溝洫,讓地下之水升騰于天(出自穴)。故《九家易》曰:“云從地出,上升于天,自地出者,莫不由穴,故曰‘需于血,出自穴’也。”

孔子為何說“需于血,順以聽也”?由于六四與前三個陽爻性格不同,下卦乾卦剛健主動,于郊、于沙、于泥,層層逼近,有“致寇”之險。六四陰爻柔順,與初九相應,與九五相承,遇九三剛進而退避,處坎卦為耳,引申為聽,所以“順以聽也”。《九家易》曰:“云欲升天,須時當降。順以聽五,五為天也。”

5.8

九五:需于酒食,貞吉。

象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白話:九五——在享用酒食中等待,正固吉祥。象傳說:在享用酒食中等待正固吉祥,由于九五既中且正。

解讀

  1. 九五爻為全卦主爻,需卦卦辭由此而來。
  2. 坎為水,引申為酒食。酒,宴樂,食,飲食。飲食宴樂,是等待天命的意思。程頤說:飲食養身,宴樂養心,平心靜氣以等待天命。假如說君子只顧于飲食宴樂,豈不是酒肉飯桶?大家不要被孔子說的“需者,飲食之道”所誤會,需即是儒,儒是“以道得民”。
  3. 九五“需于酒食”,剛健中正以居尊位,盡《需》之道,故《彖傳》特舉此爻,以當彖辭之義,而《大象傳》又特取此爻爻辭,以蔽《需》義之全。
  4. “需于酒食”,也有用酒食祭奠以祈雨之意。 

5.9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象曰:不速之客來,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白話1:上六——進入洞穴,有不請自來的三位客人來了,恭敬他們最終吉祥。象傳說:不請自來的三位客人來了,恭敬他們最終吉祥,上六固然位置不當,卻沒有大的過失。

白話2:上六——雨水流入地穴,不請自來了三位客人,恭敬他們最終吉祥。象傳說:不請自來的三位客人來了,恭敬他們最終吉祥,上六固然位置不當,卻沒有大的過失。

解讀

  1. 坎為穴,六爻動,變卦為巽,巽為入,故“入于穴”。
  2. 不速之客成語即來源于此卦。這三位客人就是下卦乾的三個陽爻。上六與九三相應,所以兩爻爻辭或象傳都有“敬”字。
  3. 雖不當位:朱熹言“‘不當位’未詳”,上六柔爻在陰位,是當位,此處的“不當位”當指不在適當的位置上,因六爻為事物發展的窮盡,位置不當,又陰爻乘于剛爻之上,謂“乘剛”,但由于與九三相應,而沒有大的過失。

上六新解:

上六需卦祈雨到了最終,雨終于下了,水往低處流,所以說“入于穴”。上六為陰爻,為被動,此“入于穴”是被動而非主動,坎為水,為溝瀆,所以只能是水被動流入低處。上面傳統的解讀:則是主動進入洞穴。

雨水著落,徑流流入溝瀆,此即坎卦下降之象,下卦乾卦三個陽爻必然主動相迎,此即是“有不速之客三人來”的原意,由于三位陽爻是主動來迎,不是上六主動邀請的,所以說“不速”,但上六陰爻與九三相應,有柔順之德,所以“敬之”。“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需卦歷史再現:商湯祈雨

《呂氏春秋·順民》:湯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湯乃以身禱于桑林曰:“余一人有罪,無及萬夫;萬夫有罪,在余一人。無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傷民之命!”于是剪其發,磨其手,以身為犧牲,用祈福于上帝。民乃甚說(悅),雨乃大至。

商湯對天禱告:“假如我有罪過,不要牽連天下庶民;天下庶民有罪過,不要怪罪他們。所有的罪過都由我一人來承擔。上帝要懲罰,就懲罰我一人,不要傷及庶民。”并自剪其發,自斷其指,然后跳到燃著熊熊大火的柴堆上,以身為祭奠的犧牲,為民祈福于上帝。庶民大為感動喜悅,大雨于是傾盆而至。

“剪其發,磨其手,以身為犧牲”,是“需于血,出自穴”舍身取義的體現,“民乃甚說(悅)”,似“需于酒食”,“雨乃大至”,似“入于穴”。

商湯這種愿代天下庶民受苦難的自我犧牲精神,亦恰是需卦精神的體現。

本文源自:李守力解讀易經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