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二)——學易經好比騎三輪車

2010-05-20 11:50  字型: 

文:李守力

一、《易經》在東方文化中的地位等同于西方文化中的《圣經》

孔子說:“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孔子以后的2000多年,易經一直為群經之首。康有為說:“老子之學,只偷得半部《易經》。”黑格爾說:“《易經》代表了中國人的智慧,就人類心靈所創造的圖形和形象來找出人之所以為人的道理,這是一種崇高的事業。”現代心理學的開山祖師之一榮格說:“不列顛人類學會的會長問我,為什么像中國這樣一個如此聰慧的民族卻沒有能發展出科學。我說,這肯定是一個錯覺。由于中國的確有一種‘科學’,其‘標準著作’就是《易經》,只不過這種科學的原理就如許許多多的中國其他東西一樣,與大家的科學原理完全不同。”榮格又說:“談到人類獨一的智慧寶典,首推中國的《易經》,在科學方面,大家所得出的定律頻繁是短命的,或被后來的事實所推翻,唯獨中國的《易經》亙古常新,相距六千年之久,依然具有價值,而與最新的原子物理學有頗多相同的地方。”

馮友蘭說:“《易經》是宇宙代數學。”張岱年說:“《易經》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最高典籍。”【感悟】:當代最尖端科技為電腦和基因,電腦的二進位制以及64位系統,生物基因64種氨基酸密碼竟與易經64卦暗合,這不是無意無意無意偶然的。孔子盛贊易經“與天地準、彌綸天地之道”是名副其實的。易經是宇宙人生的密碼。

二、《易經》的歷史與結構

  1. 伏羲于6500年前畫八卦,并把八卦重疊為64卦,當時沒有文字,只有卦畫,史稱先天卦。
  2. 神農時期出現《連山易》64卦,以艮為首,當時只有卦畫,沒有卦辭。
  3. 黃帝時期出現《歸藏易》64卦,以坤為首,當時只有卦畫,沒有卦辭。
  4. 夏朝推行《連山易》,此時有了卦辭,多以神話語言,與《山海經》類似。六十甲子擇日吉兇成為《連山易》外外傳。連山八萬言。
  5. 商朝推行《歸藏易》,此時有了卦辭,多以神話語言,與《山海經》類似。《歸藏》四千三百言。
  6. 商末周初文王與周公推行《周易》,《周易》以《連山》、《歸藏》64卦為基礎,文王作卦辭,周公作爻辭,共計七千字。
  7. 東周春秋時期孔子注解《周易》為《易傳》一萬八千字,易傳共有十篇,稱作“十翼”。有“彖傳”上下,“象傳”上下,“系辭傳”上下,“文言傳”,“說卦傳”,“序卦傳”,“雜卦傳”十篇。周易加易傳稱為《易經》,共有二萬五千字。
  8. 自此以后以至于民國,注解易經的大家名見于經傳者共有約8000人。

三、其實每個人本來就會易經64卦

假如你能把易經64卦卦辭和爻辭理解了,你已經與圣賢同伍。而解讀64卦本來很容易,只是被人為弄糊涂了。解讀易經用的是人本來具有的先天智慧,就似乎騎三輪自行車,一個小孩不用學就會騎,然而大人卻很難駕馭它,由于大人使用了騎兩輪自行車的思維。說實話騎三輪車是不用學的,大人要想恢復其本有的三輪車智慧,只要暫時忘掉自己的知識即可。

所以老子說:“為道日損,為學日益。”學易是為道,不是學習知識。學易是用減法,請不要被知識所蒙蔽,知見越多越糊涂。學知是用加法,陶弘景說:“讀書萬余卷,一事不知,以為深恥。”如何獲得全知?答曰:只有無知,方能全知。無知,指不受現有知見的約束,舍識用根,棄識神而用元神,以此轉識成智。《莊子》曰:“故曰為道者日損,損之又損之,以至于無為。”《道德經》曰:“無為而無不為”。即使是科學上的每一次偉大的發現,也是科學家敢于放下知見、打破常規意識形態的結果。

四、解讀64卦

下面我把解讀64卦的方法給大家找回來。為什么說找回來?由于你自己本來就會!

1、釋太極

太極即易。《秘書》說:“日月為易,象陰陽也。”日月上下讀作易,左右讀作明。上下指八卦64卦卦爻自下至上排列,左右指人的左腦右腦互參,所以上下為易,左右為明。

2、釋兩儀

兩儀即陰陽,萬物負陰而抱陽。易經用陰爻與陽爻表示陰陽。爻,《說文》:“爻,交也。”此說明爻指的是人的右腦與未知資訊的感通,“感應道交”謂之“爻”。《易·系辭》:“《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易·系辭》:“爻者,言乎變者也。效天下之動者也。”此說明卦爻是仿效自然之象以描述未知資訊。陰爻稱為六,陽爻稱為九。

陰爻:▅▅ ▅▅

陽爻:▅▅▅▅▅

陰爻在先秦以前寫做:“∧”。是“六”、“八”甲骨文的寫法。伏羲畫卦遠取諸物,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日為陽,月為陰,“∧”即月牙形。近取諸身:男為陽,女為陰,男女的根本區別是男根女陰,陽爻象男根,陰爻象女陰。陽爻又稱剛爻,陰爻又稱柔爻。

“六”:《說文解字》說:《易》之數,陰變于六,正于八。從入從八。“也”:《說文解字》說:女陰也。成語“空空如也”,“也”留存了原始含義:女陰。“六”字轉180°就是“也”字。所以“也”即“六”,“六”即“∧”。

“六”的篆體字: ;“也”的篆體字:

3、釋四象

四象:太陽、太陰、少陽、少陰。奇數為陽,偶數為陰。六七八九,陽進陰退,故七為少陽,九為太陽,八為少陰,六為太陰。對于周易的卦爻,陽爻稱九,陰爻稱六。沈括曰:“卦爻之辭皆九六,惟《連山》、《歸藏》以七八占。”連山易、歸藏易的卦爻,陽爻稱七,陰爻稱八。

4、釋八卦

八卦為經卦。八卦有三個爻,三爻法天、人、地三才,上爻表天,中爻表人,下爻表地。上古時期,只有兩種人具三才之德,即王與巫。《左傳》里有句著名的話:“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祀者,巫之事,戎者,王之事。甲骨文金文“王”字字形,是軍事首領手中所持的斧鉞,此國之大事“戎”。董仲舒曰:“古之造文者,三畫而連其中謂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參通之者王也。”孔子曰:“一貫三為王。”甲骨文金文“巫”字字形,指溝通天地,神游四方者,象“王”字,象“卍”(wàn)字,此國之大事在“祀”。

《國語.楚語》曰:“古者民神不雜,民之精爽不攜貳者,而又能齊肅衷正,其智慧上下比義,其圣能光遠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聰能聽徹之,如是,則明神降之,在男曰覡,在女曰巫。”可見,在上古時期巫覡(xí)是非常受人尊敬的有德之士,他們可以達到身神合一、沒有雜念的境界,也就是“不攜貳者”。由于這個緣故,所以巫覡“智慧上下比意,其圣能光遠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聰能聽徹之”。能夠具有這種智、圣、明、聰的人是一個具有高功能、與宇宙資訊溝通的人,所以巫覡具有神通,也就是“明神降之”。

  《揚子·法言》:“通天地人曰儒。”儒者“內圣外王”也。《說文》:“儒,柔也,術士之稱。”二者釋義皆與巫含義相同。孔子說:“吾與史巫同途而殊歸”。儒家的前身是巫。巫是純右腦直覺感性思維,到了儒家,上升到理性與人文,于是有了真正的文化。巫是儒家的根。既然是“根”,就當如樹木之根藏于地下,人之命根亦馬陰藏相。

“子不語怪力亂神”,不語,藏于心而不泄,慎獨也。“敬鬼神而遠之”,敬,有良心也。遠之,如同花果離根系最遠,而花果最受根系之津潤也。易經本是巫書,而孔子卻對易經無比崇敬,后來成為儒家群經之首,原因在此。

八卦取象歌

 乾三連:;坤六斷:;震仰盂:;艮覆碗:

離中虛:; 坎中滿: ;兌上缺:;巽下斷:

八卦類象

解卦小辭典,出于《說卦傳》,《說卦傳》并非孔子原創,而是《連山》《歸藏》之遺存。解卦小辭典是解卦的最重要依據,故專列于下篇。

5、釋別卦六爻

64卦為別卦。別卦一共有六個爻,從下往上數,為初、二、三、四、五、上。如乾卦六爻分別為:初九、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上九。坤卦六爻分別為:初六、六二、六三、六四、六五、上六。

上爻為宗廟,五爻為天子,四爻為諸侯,三爻為三公,二爻為大夫,初爻為元士。秦朝以前夏商周都是封建軌制,從秦朝至今都是郡縣軌制。大夫的采邑稱為家,諸侯的封地稱為國,天子擁有天下。

6、釋六爻關系

【中】:64別卦是由下卦(內卦為貞)和上卦(外卦為悔)重疊而成。所以第二爻與第五爻為“得中”,上為天,下為地,中為人。只有人居于中,在天地之間,上下通達,故人為萬物之靈,此我中華民族尚中之由來。在整個64卦六爻中,二五最為尊貴。

  • 初爻的爻辭,多有開始之義。
  • 二爻的爻辭,多數是贊美、贊譽。
  • 三爻的爻辭,多數是多兇、多難。
  • 四爻的爻辭,多為猶豫未定、迷惑。
  • 五爻的爻辭,多為成功,尊貴。
  • 六爻的爻辭,多有窮盡之義。

 【正】:奇數為陽,偶數為陰。陽爻居陽位,陰爻居陰位,這時稱得正或當位。如陽爻居于初爻、三爻、五爻為正;陰爻居于二爻、四爻、六爻為正。相反就是不正,不當位。如既濟卦全爻是正,未濟卦全爻都不正。

【應】:64別卦是由下卦(內卦為貞)和上卦(外卦為悔)重疊而成。八經卦三爻上為天,中為人,下為地。所以初爻與四爻屬地有對應關系,二爻與五爻屬人有對應關系,三爻與六爻屬天有對應關系。陰爻與陽爻,同性相斥,異性相吸,所以相對應的兩爻只有一為陰一為陽才“相應”。如水火既濟全爻“相應”,坎卦全爻都“不相應”。

【乘】:乘,乘車、乘馬。所以乘是上爻與下爻的關系。假如陰爻乘在陽爻之上,是小人凌駕于君子之上,謂之“乘剛”,是非禮。此外還有承,比等關系,讀者無需記憶,碰到時自然明白。

【變卦】:變卦是本卦的某爻發生變動(陰爻變陽爻,陽爻變陰爻)而產生的新卦。

【互卦】:互卦是以重卦去掉初爻和上爻,以中間四爻分作兩卦,看得到什么卦。以地天泰為例,二三四五爻組成的卦為地天泰的互卦,二三四爻組成兌卦,三四五爻組成震卦。

吉兇斷語

吉、兇、悔、吝、無咎。《系辭傳》曾就“吉兇悔吝”分析道:“是故吉兇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憂虞之象也。吉兇者,言乎其失得也;無咎者,善補過也。”吉、兇、悔、吝、無咎,這些斷辭大都可以在六爻的關系中表現出來,得位、居中,就吉;不得位,就可能有憂虞之象;又不得位,又不居中,那就可能呈兇象。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