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十七卦)——隨卦

2010-09-18 10:20  字型: 

十七、隨卦

隨,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震下兌上)。本卦上卦為兌,兌義為悅;下卦為震,震為動。君王有所舉動,而能取悅眾心。說明臣民擁裁君王。服從君王意旨,如影之隨形,如響之應聲,所以卦名曰隨。

歡樂之后要懂得隨從的道理,隨卦就告訴我們該怎樣隨從。隨什么?隨時、隨勢、隨人、隨心、隨天道。從什么?擇善而從,從善如流。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那就是“擇其善者而從”。宋代理學家程頤說隨卦講了三件事:第一,“唯群所從”,即君子被別人所隨;第二,“己隨于人”,即自己隨從別人;第三,“臨事擇所從”,即面臨大事時選擇隨從什么樣的人。

《左傳》中記載有這樣一個故事。魯國魯成公的母親穆姜與一個大夫通奸,想與其合謀廢除她兒子的王位,后來失敗了,被打入冷宮。穆姜占了一卦是“艮之隨”,即艮卦變為隨卦,除第二條爻沒變其他都變了。請卦師解卦,卦師說艮是禁止,隨是隨從。他要穆姜趕緊隨別人逃跑,但穆姜以為不能逃,她看了隨卦的卦義說: “我無元亨利貞之徳,我必死于此,因此我不能逃。”后來果然如此,可見卦德、卦義很重要。

易經》不僅告訴大家什么是吉,什么是兇,更重要的是告訴大家怎么趨吉避兇。隨卦的吉祥、無咎,只有具備了“元亨利貞”的才德才能獲得。孔子對“元亨利貞”的解釋是“仁禮義事(信)”,當然穆姜還不曉得這個解釋,但她曉得“元亨利貞”是要走正道,是要有才德,由于她覺得自己沒有走正道、沒有德性,所以最后必然被殺頭。

17.1

隨:元亨,利貞,無咎。

白話

隨卦:大吉大利,卜得吉兆,沒有災難。

解讀

隨,《說文》:“從也。”《廣雅?釋詁》:“隨,順也。”

17.2

《彖》曰:隨,剛來而下柔,動而說,隨。大、亨、貞,無咎。而天下隨時,隨時之義大矣哉!

白話

《彖辭》說:隨卦:下卦為震,震為剛,上卦為兌,兌為柔,這是陽剛居于陰柔之下,君王下禮臣民,臣民擁戴君上,君王有所舉動,臣民樂于服從,因而卦名為隨。隨卦具有盛大、亨美、利物、貞正的品德,因而無過失。天下萬事在于隨時而行,“隨時”的意義是偉大的。

解讀

“剛來”句,本卦下卦為震,為陽,為剛;上卦為兌,為陰,為柔。震下兌上,是剛居柔下,以喻尊貴君子降位屈尊,下禮臣民。

17.3

《象》曰: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向晦入宴息①。

白話

《象辭》說:本卦下卦為震,震為雷,上卦為兌,兌為澤;雷入澤中,大地寒凝,萬物蟄伏,是隨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取法于隨天時而沉寂的雷聲,隨時作息,向晚則入室休息。

解讀

晦,《集解》引翟元曰:“晦者,冥也。”即暮夜。向晦,猶言向晚。宴,《說文》:“宴,安也。”宴息,猶言安息,休息。

隨卦上體是兌,兌為澤,下體是震,震為雷,為澤中有雷之象。《說卦傳》說:“動萬物者莫疾乎雷”,“說萬物者莫說乎澤”,故澤中有雷蘊含著“動而說”的哲學意義。從社會人事的角度看,這種“動而說”是太平治世的境界,各種人際關系業已理順,沖突危機的因素業已消除,正常的秩序業已恢復,有所動作都能得到人們的喜悅隨從,無所不通。

君子觀此卦象,應該懂得隨時之義,在策略上做出適當的調整,把無為與有為有機地結合起來。白天發奮圖強,規畫政務,積極有為,到了晚上,就不必再去費心勞神,而應奉行無為,安心地入室宴息。所說“文武之道,一張一弛”,居于隨從悅樂之世,按時作息,有勞有逸,有動有靜,保持一個安和平常的心態,這才是公道正常的處隨之道。

17.4

初九:官有渝,貞吉。出門交有功。

《象》曰:官有渝,從正吉也。出門交有功,不失也。

白話

初九:館舍時里發生事故,筮遇此爻則吉,出門同行都得好處。《象辭》說:官吏把事情辦壞了,歸從正道則吉祥。出門同行都得好處,這是不失正道的緣故。

解讀

官,古館字.館舍。《象辭》解釋官如官吏。渝,變,變故。《象辭》釋“渝”為失敗,與經意有異。

初九,一開始“官”要改變,“官”是什么?指主人,也可指心之官,“心之官則思”,可理解為思維觀念。就是說一開始就要改變思維觀念,只有改變了思維觀念,才能擇善而從。初九爻居在最下的陽位上,表明守正道,就貞吉。當然不是躲在家里,而是要走出去才能不失正道。出門和在家里有什么區別?在家里表示不愿出去隨從別人,只有走出大門才能隨從別人。另外在家里還比喻有私情,自我封閉,走出大門比喻不要為自己狹隘的私利所束縛,要襟懷胸襟開闊。

17.5

六二:系小子,失丈夫。

《象》曰:系小子,弗兼與也。

白話

六二:捉住了未成年的奴隸,跑了成年的奴隸。《象辭》說:捉住了小的,跑了大的,意思是兩者不能兼得。

解讀

本卦內容比較專一,多記錄商旅之事,主要是奴隸的販買情況。此爻為追捕奴隸的記錄。以下各爻則記錄了押送俘虜,將俘虜用作人牲的社會慘象。《象辭》作者不了解這一社會實際,用儒家理論,將各爻解釋成一般性生活道理的反映。

六二,本來這一爻是和“丈夫”(九五爻)結合的,但卻“系”于“小子”(初九爻),因此失去了丈夫,因小失大。誠如孟子所說:“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可是這里它取錯了,因小失大了,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17.6

六三:系丈夫,答小子。隨有求得。利居貞。

《象》曰:系丈夫,志舍下也。

白話

六三:捉住了成年奴隸,跑了未成年奴隸。希望無失不如現得。筮遇此爻,卜問居處則吉祥。《象辭》說:抓了大的,跑了小的,其志在于追逐大的,舍棄小的。

解讀

隨,追隨,這里指追求,占有。九四爻辭“隨有獲”,其意略同。舍,舍棄。下,與上對言,價值高低大小之謂。y

六三,恰好與六二爻相反,六三爻的“丈夫”是誰?是九四爻。“小子”呢?仍然是初九爻。六三爻拋棄下面的東西,這個選擇是對的,是撿了西瓜丟了芝麻。本來它處在險位,但由于它追隨“丈夫”,而不是“小子”,因此有所得,有利于安居守正。可見隨從的物件太重要了,追隨的物件不同,最后的結果也必有不同。

17.7

九四:隨有獲,貞兇。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象》曰:隨有獲,其義兇也。有孚在道,明功也。

 白話

九四:追名逐利,貪多務獲,卜問得惡兆。押送俘虜上路,明于約束,沒有災難。《象辭》說:追名逐利,貪多務獲,這種人遭遇兇險是應該的。謹取信用,嚴守正道,這是明察事功的結果。

解讀

孚,同俘。道,道路。《象辭》釋“孚”為忠信,“道”為正道、道義。以,由于。明,明智。

九四,這一爻是說還沒有成功的人去追隨一個成功的人,一旦有了收獲不要太自滿,否則可能有兇險。因此內心要有誠信或自覺自愿地去追隨別人(九五爻),符合正道,這樣就很光明,就沒有什么災禍了。

17.8

九五:孚于嘉,吉。

《象》曰:孚于嘉,吉,位中正也②。

白話

九五:俘虜了不少嘉人,吉祥。《象辭》說:信守中正之道,諸事吉祥,由于九五之爻居上卦中位,像人守中正之道。

解讀

孚,同俘。《象辭》釋“孚”為信守。嘉,李鏡池以為是小國名。《象辭》釋為嘉美,即中正之道。位中正,此以九五爻象、爻位為據,九五,陽爻,居上卦中位,是謂得位。

九五,這是隨卦中最重要的一爻。自己處在尊位,而能以中正、誠信的美德去隨從別人,這是凡人難以做到的。

17.9

上六:拘系之,乃從維之。王用亨于西山。

《象》曰:拘系之,上窮也。

白話

上六:將俘虜拘禁起來,牢牢捆綁,周文王將他們作為人牲在西山祭奠神靈。 《象辭》說:被捆綁拘禁,由于上六居一卦之盡頭,像人處于窮困之境地。

解讀

拘系,拘禁。維,捆綁。之,指代俘虜。王。周文王。西山,在鎬京之西,故稱西山。亨,即享字,祭奠。全句說同文王在西山用俘虜作人牲,祭奠神靈。

上六,這條爻記載了周文王的一段經歷。姬昌(后來的周文王)曾被囚禁在羑里,他決心討伐商紂王,于在西山設出師祭奠之禮。他去世以后,他的兒子姬發約于公元前1046年在牧野之戰中消滅了商紂王,建立了西周。“維之”的“之”也可理解為人心,意思是要把人心牢牢控制住,把民心鞏固住。這時候已經走到頭了,因此更要鞏固民心,要“享于西山”,符合祖先之道,符合民心。

總的來說,整個隨卦講怎么樣隨時、隨勢、隨人、隨心、隨天道。怎么隨天道呢?就是順應自然規律辦事。比如到晚上了你就回屋里睡覺去,現在是白天那你就去做事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這么簡單,也就是平平經常、自自然然。然而這實在是一個大法則,但現在就是有非常多人不遵守,通宵達旦地玩或工作,愈晚愈興奮,殊不知這是違反天道啊。年輕時沒關系,年紀稍大各種毛病就來了。這叫著年輕時用健康換錢,年老時用錢換健康。這是不隨天道啊。隨了天道也就隨時、隨勢了。怎么隨人、隨人心呢?就是要選擇一個值得隨從的人,要隨“丈夫”,隨“大人”。怎么才能隨“大人”呢?要安居守正,而且要從內心去信服他,真正去隨從,甚至以他的思想為信仰。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