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五十四卦)——歸妹卦

2011-03-10 16:00  字型: 

歸妹卦解讀

五十四、歸妹卦

歸妹卦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的第54卦。雷澤歸妹(歸妹卦)立家興業,屬下下卦。這個卦是異卦(下兌上震)相疊。震為動、為長男;兌為悅、為少女。以少女從長男,產生愛慕之情,有婚姻之動,有嫁女之象,故稱歸妹。男婚女嫁,天地大義,人的開始和終結。上卦與漸卦為綜卦,互動為用。

54.1 歸妹:征,兇。無攸往。

白話

歸妹卦:筮遇此爻,出征兇險。無所利。

解讀

歸妹,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兌下震上)。上卦為震,震為動;下卦為兌,兌義為悅。上震下兌,則喻男女動心而生愛慕之情,男女愛慕則有婚姻之動,所以卦名曰歸妹。

歸妹是漸的綜卦,下兌上震,兌為悅為少女,震為動為長男。漸卦是長女配少男,此卦是少女配長男。漸卦是“女歸吉”,此卦是“征兇,無攸利”,兩卦倒置,卦辭相反,何也?這涉及到古代一種特殊的婚姻制度。《公羊傳》莊公十九年說:“媵者何?諸侯娶一國,則二國往媵之,以姪娣從。姪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弟也。諸侯一聘九女,諸侯不再娶。”這種制度規定,諸侯一生只結一次婚,一次娶九個女人,其中有一個是嫡妻即是正夫人。嫡妻的妹妹或姪女也要隨著嫁過來,如若其年齡尚小,就等到十五歲時再嫁,而且再不舉行什么婚禮,二十歲時再與諸侯過夫妻生活。這個女人叫姪,叫娣,又叫媵。這就是古代的姪娣婚姻制度。相傳堯之女娥皇、女英就同時嫁給了舜。周朝雖實行“一夫一婦制”,但這種制度尚沒有廢除。漸卦是“女歸”,這個“歸”字說明這個女人是嫡妻即是正夫人;此卦是“歸妹”,這個“妹”字表明這個女人是姪或娣夫人,不是正室。兩者的名份不同,家庭地位不一樣,故吉兇有別。歸妹卦下兌上震,兌為悅/震為動,少女取悅于上,上欲動與之媾合,這是違背古代婚姻、倫理觀念的,故說“征兇,無攸利”

歸,出嫁。妹,少女的總稱。

54.2 《彖》曰

歸妹,天地之大義也。天地不交,而萬物不興。歸妹,人之終始也。說以動,所歸妹也。“征兇”,位不當也。“無攸利”,柔乘剛也。

白話

所歸妹也,《釋文》:“所歸妹也,本或作所以歸妹。”有以字,文意較順。

《彖辭》說:歸妹,即男女婚配,這是天地間的大義。天地不相交,則萬物不生養。男女婚配,是人類自身繁衍的出發點。歸妹之卦,下卦為兌,兌義為悅;上卦為震,震義為動,可見男子悅慕女子,女子入嫁男家,這就是歸妹卦的含義。卦辭說“出征則兇險”,由于九二、九四陽爻而居陰位,六三、六五陰爻而居陽位,所處皆不當。卦辭又說“無所利”,由于下卦六三陰爻處于初九、九二陽爻之上,上卦上六、六五陰爻處于九四陽爻之上,這是陰柔凌駕陽剛之象,像弱者冒獨強者,自然無所利。

54.3 《象》曰

澤上有雷,歸妹。君子以永終知敝。

白話

《象辭》說:歸妹之卦,下卦為兌,兌為澤;上卦為震,震為雷。可見澤上雷鳴,雷鳴水動,用以喻男女心動相愛而成眷屬。這是歸妹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從而在長期的婚姻生活中,體察到婚姻的成功與失敗。

終,始終,全過程。永終,猶言貫串全過程。敝,當****,弊病。

54.4

初九:歸妹以娣。跛能履。征,吉。

《象》曰:歸妹以娣,以恒也。跛能履,吉,相承也也。

白話

初九:嫁女而將其妹妹一同陪嫁。跛腳而能行走。筮遇此爻,出行吉祥。《象辭》說:嫁女而將其妹妹一同陪嫁,是說姊妹共嫁一夫,這是古時侯貴族婚嫁的常規。跛腳而能行走,出行吉祥,由于跛者獲得別人的匡助。

解讀

娣,女弟,俗稱妹妹。姊妹同嫁一夫,以妹為陪嫁,謂之滕,是群婚制的遺跡,先秦尚有此風俗。承,幫助。

“初九”以陽剛居下,上無所應,處兌卦有喜悅之感,但在“歸妹”之時卻不能得正,故稱之“娣”。雖說不是正夫人,有陽剛之氣尚是一個賢夫人,她小心翼翼地協助嫡夫人料理家務,猶如“跛能履”,而獲“征吉”。獲吉的前提是跛行,不能走得太急。

54.5

九二:眇能視,利幽人之貞。

《象》曰:利幽人之貞,未變常也。

白話

九二:眼睛瞎了而能看得見。這是冪IJ于囚徒的貞卜。《象辭》說:這是利于囚徒的貞卜,由于身處囚籠尚不失正道,故能重見光明。

解讀

眇,目盲,眇能視,此為象占之辭。是求筮者夢中之象。喻其人脫離牢獄,重見天日。幽人,囚徒。貞,卜問。《象辭》釋貞為正。

“九二”也是一個“娣”,她與“初六”不同的是,初無應而二與“六五”正應。應本是好事,可二與五陰陽顛倒,均不中不正,這是一種反常現象。“渺能視”與“跛能履”一樣,一個兩足一正一偏地行走,一個兩眼一昏一明地視,如同履卦所示,小心翼翼地跟在老虎尾后面行走,輔佐嫡夫人而不能有非份之想。“九二”畢竟有陽剛之質,能以“幽人”自居,幽靜安恬,自守其志,心如磐石,不為外事所誘惑,因而獲得吉祥。

54.6

六三:歸妹以須,反歸以娣。

《象》曰:歸妹以須,未當也。

白話

六蘭:嫁女而用其姊陪嫁,隨后又與其妹妹返歸父母家。《象》曰:嫁女而用其姊陪嫁,這件事不妥當。

解讀

須,借為媭。高亨說:“媭,姊也。”以須,猶言以姊為陪嫁。

“六三”以陰居陽,不中不正,又無所應,是一個不好嫁出去的女人。她處上下兩個陽剛之中,有心懸意馬之象;又為兌卦之主,有媚上之能。“歸妹以須”是她的一個愿望,想以姐姐的身份嫁過去當嫡夫人。可其結果是“反歸以娣”,還是以妹妹的身份嫁出去做了一個娣夫人。

54.7

九四:歸妹愆期,遲歸有時。

《象》曰:愆期之志,有待而行也。

白話

九四:出嫁時超過了婚齡,遲遲不嫁是由于有所等待。《象辭》說:超齡而不嫁,由于她決意找到合意的郎君。

解讀

愆,過,過期。時,《谷梁傳?隱公七年》范注引作待。時當作待。行,高亨說:“行,猶嫁也。古語謂婚曰行,后人謂嫁曰適,均以女嫁是行往夫家也。”

“六九”以陽居陰,處境與“六三”有些相似,不正無應,又陷入坎險之中,本是到了出嫁之時,可卻“歸妹愆期”。“江有汜,之子歸,不我從。不我從,其后也悔”(《詩經·召南·江有汜》)。姐姐出嫁可沒有輪到她,或許是要等輪到父母國,或許尚未到結婚年齡,這就得等待,故告知“遲歸有時”,總有能嫁出去的一天。

54.8

六五:帝乙歸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月幾望,吉。

《象》曰:帝乙歸妹,不如其娣之袂良也。其位在中,以貴行也。

白話

六五:帝乙嫁女于周文王,以其次女陪嫁。論嫁奩姊的不如妹的好。良辰擇在某月十四日,吉祥。《像辭》說:帝乙嫁女于周文王,姊的嫁奩不如妹的好。六五之爻居上卦中位,像女嫁夫家處于尊貴之位。

解讀

  • 帝乙,殷帝名乙,紂王之父。歸妹,此處當指帝乙嫁女子周文王。
  • 袂,衣袖,這里代指嫁奩。
  • 望,每月陰曆十五日為望。幾,接近。月幾望,約指每月十三、十四日。
  • 其位在中。此以六五爻象、爻位為據。六五陰爻,女子之象,處上卦中位,是得其位象。喻女子嫁往夫家處尊貴之位。

“六五”以陰居尊,柔順中正,是一卦之主。“帝乙歸妹”在泰卦中亦有此爻辭。這個爻關系比較特殊,雖說嫁過去也是做娣夫人,可這是帝王將女兒下嫁給諸侯,規格是要高一些。《詩經·大明》:“文王嘉止,天作之合,在洽之陽,在渭之涘……大邦有子,伣天之妹。文定厥祥,親迎于渭……纘女維莘,長子維行,篤生武王。”文王載船親迎,并舉行了隆重的大婚之禮。“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的“君”是指正夫人,然而太姒穿的衣服比正室還漂亮,這似乎有奪嫡之嫌,可“月幾望”——雖說像月亮一樣美貌可卻不盈滿,始終保持著謙遜之德而獲“吉”。

54.9

上六:女承筐,無實;士刲,無血。無攸利。

《象》曰:上六無實,承虛筐也。

白話

上六:獻祭之時,新娘捧著盛祭品的筐具,但筐中無物;新郎以刀刺羊,但羊不流血。此不祥之兆,無所利。《象辭》說:上六之爻居一卦之盡頭,孤懸無所依靠,正宜其捧著空空的筐具。

解讀

  • 承。捧。承筐,狁言捧著盛祭品的用具。實,實物。
  • 士,男未娶稱士。刲(kuī),宰割,刺殺。古時侯貴族結婚有獻祭家廟之禮。爻辭所講,“女承筐,士刲羊”即為行獻祭之禮。

“上六”以陰處卦之終,下無所應,如到了窮途末路,故有“女承筐無實,士刲羊無血”之象。古代婚后三個月要祭祖廟,筐實和羊血是必不可少的祭品。“于以盛之,維筐及筥……于以奠之,宗室牑下”(《詩經·召南·采蘋》),說的就是新娘子祭祖之事。但是祭祖必須是嫡夫人,娣夫人就沒有這個緣分了。“筐無實”、“羊無血”是說沒有帶任何祭品,當然也就不能參加祭祖活動了,故說“無攸利”。

在六十四卦中,以男女婚姻設卦的共有四卦,它們是咸、恒、漸和歸妹。咸卦是下經第一卦,猶如新的一代的開始,卦象是下艮上兌,少女與少男相感初交。恒卦是下巽上震,長男、長女組成了家庭。漸卦是下艮上震,長女少男,男娶了一個嫡夫人。歸妹卦是上兌下震,少女長男,女子出嫁為娣。這對于研究古代婚姻制度和家庭關系是不可多得的資料。

歸妹卦六爻說的都是娣夫人,唯有“六五”得尊。“太乙歸妹”在商周之時是件大事。商王是想籠絡周文王,將太姒嫁給了他。太姒美麗賢慧,為文王生了包括武王、周公、康侯等八個兒子。“太姒嗣徽音,則百斯男”(《詩經·大雅·思齊》),為周王朝的興旺發達、生息繁衍做出了重大貢獻。鼎卦爻辭:“得妾以其子”,至于太姒是否被扶為正室,無史實記載。《彖》曰:“歸妹,天地之大義也。天地不交而萬物不興。歸妹,人之終始也。”孔子之所以極贊歸妹卦,其意可能就在于此。他不可能是在贊揚這種姪娣婚姻制度。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