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五十八卦)——兌卦

2011-03-16 17:00  字型: 

兌卦解讀

五十八、兌卦

兌卦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的第五十八卦。 可以說兌卦是易經中唯一談論喜悅的卦,雖然易經的作者在蒙卦中已申述了“發蒙”和治理社會除了利用“刑人”之外還必須“用說(悅)”這一觀點,但是拿出來作為專題討論“用說”的,只有這一篇。噬嗑和兌兩卦,乃是蒙卦“利用刑人”和“用說”觀點的擴充與發展,也是易經作者刑治與文治政治思想的體現。從另一方面來說,用悅治理社會也是周文王區別于歷代王朝的一大特色。也可能正因為如此,才有《詩經.大雅.靈臺》篇中說的“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經始勿亟,庶民子來”(大意是說周文王要筑高 臺,庶民象兒子替父親做事那樣踴躍,很快就筑成了);也可能正因為如此,殷王朝和其它一些邑國的百姓和失意貴族才攜帶妻子兒女逃到周國。

58.1  兌:亨。利貞。

白話

兌卦:亨通。吉祥的貞卜。

解讀

兌,本卦為同卦相疊(兌下兌上)。兌為澤,兩兌相疊,有兩澤相連,兩水交流之象,喻上下相和,則團結一致,朋友相慕,則切磋講習,這是一個令人歡欣的場面,所以卦名曰兌。兌,《彖辭》說:“兌,說也。”說,即悅。

兌卦實際上是說與人相處,應該彼此心情舒暢,氣氛和諧。能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它要有基礎,這就是卦辭提出的“貞”。所謂“貞”,指的是正確原則,在古代主要是指道德規范和行為準則。表現在人身上要“剛中而柔外”。剛中,內心有主見,有原則;柔外,謙虛和氣,尊重別人。離開“貞”,人際關系中的舒暢、和諧,可能變為謅媚討好、虛情假意,為君子所不取。我們要加倍提防小人的逢迎討好,免得日后被剝皮抽筋,墜入小人的陷阱。

58.2 《彖》曰

兌,說也。剛中而柔外,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而應乎人。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民忘其死。說之大,民勸矣哉。

白話

《彖辭》說:兌,就是喜悅的意思。君子內秉剛健之德,外抱柔和之姿,以團結協和為愿望,以利人利物為存心,堅持正道,所以能夠順乎天意而合乎人心。以悅民之道引導大眾前進,大眾將不顧勞累而追隨,以悅民之道引導大眾冒險,大眾也會不顧生死而赴之。悅民之道的偉大作用就在于大眾因此而勸勉奮進,共濟時艱。

解讀

剛中而柔外,本卦九二、九五陽爻,為剛,分居下卦、上卦中位,是為“附中”。六三、上六陰爻,為柔,分居下卦、上卦外位,所以說“柔外”。這種卦象顯示,君子內秉剛健之德,外抱柔和之姿。堅行正道。說,取悅于民。利,與人謀利。貞,貞正,猶言堅持正道。以,連詞。先民,引導大眾。

58.3 《象》曰

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

白話

《象辭》說:本卦為兩兌相疊,兌為澤.兩澤相連,兩水交流是兌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從而廣交朋友,講習探索,推廣見聞。

解讀

麗,王弼說:“麗,猶連也”。這一卦,是一陰爻前進到二陽爻的上方,有喜悅表露于外的形象。兌卦又是澤,將坎卦里的水,由下流堵塞,水聚整合塘,所以是澤。澤中的水,可以滋潤萬物,使萬物喜悅,也是悅的象征。“兌”就是悅。

58.4

初九:和兌,吉。

《象》曰:和兌之吉,行未疑也。

白話

初九:輯穆歡喜,吉祥。《象辭》說:輯穆歡喜之所以吉祥,由于人際邦交無所猜疑。

解讀

疑,高亨說:“疑,借為礙。《說文》:‘礙,止也。’即阻止之義。”可備一說。

此爻是說喜悅高興不是一個人的事情,只有上下和諧,舉國共同高興喜悅,這才意味著吉祥。

58.5

九二:孚兌,吉,悔亡。

《象》曰:孚兌之吉,信志也。

白話

九二:優待俘虜,吉祥,沒有悔恨。《象辭》說:以誠信待人,人亦熱忱待之,之所以吉祥,由于互相之間有了信任。

解讀

孚兌,被俘而不恐懼,猶言優待俘虜。《象辭》釋“孚”為誠信,與經意不合。志,沙少海先生說:“借志為之.用如代詞。”該爻是說國君當用誠實的信用來換取國人的喜悅,這樣做才吉祥,這樣做一切后悔才會消亡。

58.6

六三:來兌,兇。

《象》曰:來兌之兇,位不當也。

白話

六三:以使人歸服為樂,蘊藏著兇險。《象辭》說:以使人歸服為樂,蘊藏著兇險,由于力小而任大,德薄而欲多,所行必不當。

解讀

來,招來,歸服。位不當,此以六三爻象、爻位為據。六三陰爻而居陽位,喻人所行與其地位不相當。此爻意思是說這種喜悅不是來自本國,而是從外面傳來的一種喜悅聲,或者從某種意義上講,還可能有本國有什么不幸,而外面傳來的一種幸災樂禍的喜悅,這種由外面傳來的喜悅很兇險。

58.7

九四:商兌未寧,介疾有喜。

《象》曰:九四之喜,有慶也。

白話

九四:商談恢復邦交之事,尚未達成協議,但兩國的矛盾分歧有了愈合的趨勢。《象辭》說:九四爻辭所講的喜,即指的是將有喜慶之事。

解讀

商,商談。商兌,猶言商談互相和好,恢復邦交。寧,定。未寧,猶未達成協議。介,小。介疾,小毛病。這里喻指兩國間的矛盾分歧。喜,猶言病愈,愈合。

此爻意思是說高興喜悅應來自本國,而若以外面商販來的不屬于自己真實的喜悅(即引別人喜悅為自己的喜悅),則會給國家帶來不寧;這種“商兌”,如果能引起眾人共同厭惡和憎嫌,它將是喜慶之事。

58.8

九五:孚于剝,有厲。

《象》曰:孚于剝,位正當也。

白話

九五:被剝國俘虜。剝國無理挑釁,必遭懲罰(對我方而言,壞事將變為好事)。《象辭》說:當被侵剝之時,仍以誠信待人,正如九五陽爻所象,其人秉行中正之道,必能逢兇化吉。

解讀

孚于剝,李鏡池說:“句式同《隨?九五》‘孚手嘉’,意即被剝國所俘虜。”從本卦各爻辭所記錄的內容看,這是一個講邦交的專卦,李說可采。《象辭》釋此句為“位正當”,據其通例,“有厲”之下當脫一“吉”字。《象辭》釋“孚”為誠信。剝,剝落,侵削。位正當,九五陽爻處上卦中位,是得其位。

此爻是說當國君用誠實的信用換來的喜悅開始剝脫消亡時,將意味著兇厲。

58.9

上六:引兌。

《象》曰:上六引兌,未光也。

白話

上六:引導大家輯穆相處。《象辭》說:上六爻辭講引導大家輯穆相處,用意雖佳,但上六陰爻處一卦之盡頭,像其人未必能一呼百應。

解讀

引,引導。兌,歡喜,輯穆。未光,此以上六爻象、爻位為據。上六處一卦盡頭,是孤立之象。

“上六”爻辭的“引兌”,這是一個半句話,此爻全句實當“引兌,大吉大利”,是說高興喜悅不應該是短時期的事情,應該拉長它,也即如《爾雅》上說的“引無極也”,舉國上下大家都天天喜悅,其樂無窮,此則大吉大利。當然,這一爻只是一種方針政策與設想,它并不包括喜怒哀樂、酸辣苦甜乃本是人生的另一大課題這一哲理。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