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四十卦)——解卦

2011-02-23 15:52  字型: 

解卦

四十、解卦

易經六十四卦第40卦,雷水解(解卦)柔道致治。解卦坎下震上,是蹇的綜卦。蹇是難是險,解為舒為分,故曰“解”。“解”有兩音兩義,一是離析,將其分開;二是緩解,使矛盾得以舒緩,此卦兼有此二義。

40.1

解:利西南,無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

白話

解卦:利于西南行,然而,若沒有確定的目標,則不如返回,返回吉祥。假如有確定的目標,則宜早行,早行吉祥。

解讀

解,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坎下震上)。上卦為震,震為雷;下卦為坎,坎為雨。雷雨交加,蕩滌宇內;陰陽交合,驚蟄震伏。從而萬象更新,萬物育生,所以卦名曰解。夙,早。

解卦下坎上震,震為雷,坎為水,雷雨交加,舒解地上萬物。雷聲作,如王之威嚴,征討四方,使之崩潰離析;雨自天降,潤澤萬物,使之得以萌生。與蹇的卦辭一樣“利西南”,這是進一步說明利用討伐萬方之機,在西南開拓土地。卦辭“無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解有緩解和解除的雙重含義。解卦有下卦“坎”的險卦和上卦“震”動構成。寓意遇險而動,這個行動便能脫離危險,所以稱“解”卦。為什么利西南?由于西南是坤,性格平易,用平易的性格解決困難,能夠得到大眾的擁護,這是符合正道的,說明前往能夠獲得成功。假如有明顯的目的,迅速前往吉祥。假如沒有明確的去處,返回來同樣吉祥。 

40.2

《彖》曰:解,險以動,動而免乎險,解。解“西南”,往得眾也。“其來復,吉”,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時,大矣哉。

白話

《彖辭》說:解的內卦為坎,坎為險;外卦為震,震為動;遇險而動,積極行動方可擺脫危險,這就是解卦所昭示的意義。卦辭說“利于西南行”,由于西南方為坤方,坤為眾,西南之行必得眾人之助。卦辭說“返歸亦吉祥”,由于此行合符正道。卦辭說“有確定的目標,則宜及早行,早行吉祥”,由于所往必有功利。解的上卦為震,震為雷;下卦為坎,坎為雨,因而解的卦象是天地開啟而雷雨并作。雷雨并作,則百果草木出土發芽。天地開啟,化育萬物,其作用是偉大的。

解讀

甲,篆文作寧,甲文、金文作十,象草木種子出土發芽之形。坼,《釋文》:坼,馬、陸作宅。”王引之說:“坼、宅皆借為乇,草木生葉也。甲坼,猶言破土發芽,生枝長葉。

40.3

《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過宥罪。

白話

《象辭》說:本卦上卦為震,震為雷;下卦為坎,坎為雨,雷雨并作,化育萬物,是解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從而赦免過失,寬宥罪人。

解卦爻辭

40.4

初六:無咎。

《象》曰:剛柔之際,義無咎也。

白話

初六:筮遇此爻,沒有災難。《象辭》說:初六與九二相接,為剛柔相應之象,喻君臣、夫妻和衷共濟,其義自無災難。

解讀

本爻無貞事辭。只有貞兆辭。剛柔之際,際,交際,交會。此以初六、九二爻象、爻辭為據。初六陰爻,為柔,處于九二陽爻(為剛)之下,是剛柔交際之象,喻君臣、夫妻和衷共濟。

“義”在此當宜解。這一爻是解除困難的時刻,“初六”柔爻,在最下方,柔順,位置不明顯,所以安全。而且,“初六”與上卦的“九四”,陰陽相應,固然不會大吉,也沒九災難。“象傳”說:在“初六”與“九四”剛柔相應的狀況下,應當不會有災難。這一爻,說明當困難開始之初,就應當迅速解除。

40.5

九二:田獲三狐,得黃矢。貞吉。

《象》曰:九二貞吉,得中道也。

白話

九二:畋獵獲得三只狐貍,獵物身上帶著銅箭頭。卜問得吉兆。《象辭》說:九二爻辭講的卜問得吉兆,由于九二之爻居下卦中位,像其人行事遵循正道。

解讀

田,借為畋,狩獵。黃矢,銅箭頭。

“黃矢”是黃金箭頭的箭。狐是迷惑使人中邪的動物,象征小人。這一卦有四個陰爻,除了在君位的“六五”之外,還有三個陰爻,所以說三狐。“九二”陽爻在內卦的中位,因而中庸,又與君位的“六五”相應,得到信任,能夠驅逐迷惑君主的小人,所以說獵獲三只狐。射狐假如被逃走,就會損失黃金的箭,但射中獵獲,就會得回箭。“黃”是地的顏色,在木火土金水的五行中,是中心顏色;箭是直的;象征在驅逐小人時,須用中庸、正直的方法。驅逐小人,是為了使正義伸張,須堅守正道,才會吉祥。   這一爻,說明解除困難,須把握中庸、正直的原則。

40.6

六三:負且乘,致寇至,貞咎。

《象》曰:負且乘,亦可丑也,自我致戎,又誰咎也?

白話

六三:帶著許多財物,又是背負,又是車拉,招搖惹盜,自然招致盜寇搶劫,卜問有災禍之象。《象辭》說:帶著許多財物,又是背負,又是車拉,招搖惹盜,這是愚蠢可恥之事,由于自已慢藏誨盜,招致盜寇,又能譴責誰呢?

解讀

“系辭傳”對這一爻的說明:“背負物件,是卑殘小人的工作,車是貴人乘坐的器物。卑殘的小人,乘坐貴人用的車輛,強盜就想奪取了。”   “六三”是陰爻,象征小人卻位于下卦的最高位,而且陰爻陽位不正,品德與地位不相當,必然會招致想盜取這一地位的人出現。就是堅守正道,也難以免羞。   “象傳”說:乘坐超越自己身分的車輛,不也慚愧。自己招來強盜,又會是誰的過失呢?后代用“負乘”形容地位與身份不相當的人,就是出自這一爻辭。   這一爻,說明解除困難,名實必須相符。

40.4

九四:解面拇,朋至斯孚。

《象》曰:解而拇,未當位也。

白話

九四:賺了錢,而懶怠不想走,結果被人虜去。《象辭》說:懶怠不想動,說明其人怠于職守,不稱其位。

解讀

解而拇,沙少海先生說:“解,聲借為懈,訓懈怠。而,漢帛書《周易》作其,當從之。拇,通*,訓腳大指,這里代腳。解而拇,猶言懶動腳,即不想走。”朋,朋貝。朋至,猶言獲得朋貝,即賺了錢。斯,用如則。孚,同俘。本爻當為商旅之人一次生活遭遇的記錄,《象辭》則將其抹上政治色彩。未當位,此以九四爻象、爻位為據。九四陽爻而居陰位,亦喻人不稱其位。

“解”的原義,是用刀將牛角切離。“而”與爾通用,是你的意思,指“九四”。“拇”是大腳趾,指在最下方的“初六”,“初六”與“九四”相應,又在最下方,所以說你的大腳趾。“九四”與“初六”,位都不正;亦即,以不正相應。不過,“九四”是陽爻,象征君子;“初六”是陰爻,象征小人;固然相應,卻不能成為同道。“九四”斷然將“初六”切除,朋友才會到來,對自己產生信心。亦即,切斷與小人的關系,才會得到君子的信任。“象傳”說:這是由于位置不正的緣故。由于“九四”應當得正卻不正,含有惋惜的意思。   這一爻,說明除惡務盡,才能得到君子的信任與支援。

40.8

六五:君子維有解,吉,有孚予小人。

《象》曰:君子有解,小人退也。

白話

六五:君子被拘囚后又獲釋,吉祥;小人貝!j將受罰。《象辭》說:君子解除了小人的職務,說明小人被摒退。

解讀

維,聞一多說:“維猶系也。解,釋也。‘維有解’即系而得釋。”《象辭》釋“有解”與經意不合,詳譯文。孚,懲罰。

這一卦,有四個陰爻,陰爻代表小人,其中祇有“六五”在君位,是君子;但容易與其他三個陰爻的小人混淆。君子應當祇與君子交往,必須闊別小人,結果才會吉祥;所以,君子在思考是否已經切斷不良的交往時,應當以小人是否已經退去來驗證。這一爻,說明君子勢長,小人必然勢消。

40.9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無不利。

《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白話

上六:在高高的城墻上,王公射中一只鷹,并且抓到了,這沒有什么不吉祥的。《象辭》說:王公射鷹,意在除強去暴。

解讀

隼(sǔn損),即鷹。墉,城墻。悖,《爾雅?釋詁》:“悖,強也。”《釋言》:“強****也。”悖,即****。

隼是獵物,弓箭是打獵是工具,是人在射。君子將獵具藏在身上,等待時機行動,怎么會不利呢?“上六”是這一卦的最高位,但不如“五”的君位,所以稱公,公爵的意思。“隼”是惡鳥,象征小人,指“六三”。“高墉”是高的土墻,指“上六”在最高位。這一爻,是解卦終結的一爻,必然一切困難都已經解除。“上六”對貪想高位,不相應的小人“六三”,在他飛上來時,就像站在高墻上射隼般,將其射落,不會有不利。這一爻,說明對邪惡應采取斷然手段。

解卦,闡釋的是解除困難的法則。發生困難,就應當想法解除。原則上,應當采用柔和平易的方法,才能得到群眾的支援;而且應當快速,立即恢復平靜,以免擾民。當困難開始之初,就應當剛柔相濟,順應情勢,立即解除。應當堅持中庸正直的原則;任用得當,名實相符,不可敷衍了事,徒然增加困難。而且除惡務盡,不惜斷然采取嚴厲的手段。小人勢消,然君子勢長,才能得到正義力量的信任與支援,使困難消除于無形。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