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二十五卦)——無妄卦

2010-09-27 09:52  字型: 

 

二十五、無妄卦

無妄卦是《易經》中的第二十五卦,本卦為異卦相疊(震下乾上)。上卦為丕丕乾,乾為天為剛為健,下卦為震,震為雷為剛為動。動健相輔,陽剛充沛,天空鳴雷,震動萬物,人心振奮,大有作為。但須遵循正道,不可妄行。所以卦名曰“無妄”。

“無妄”就是不妄為、不亂動。這個卦象上面是天、下面是雷,天上打雷。老人們經常說,你要是做壞事,天雷就會劈你。你們可以想象一下,天上烏云密布、電閃雷鳴,下面的萬事萬物能不害怕嗎?能不驚恐嗎?天是通過雷這種形象來展示它的威力,展示它的懲罰能力的。“無妄”相對應的詞當然是“有妄”,這一卦既講到無妄,也講到有妄。

“無妄”,真實、正當、合理,與有妄之荒謬、不正當、不合理相對。就客觀事實的層面而言,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都有其存在的真實性、正當性,因而也都可稱之為“無妄”。然而,這些現存的事物經常違反人們的價值理想,不符合人們的主觀期望,不愿接受而又無可奈何,顯得荒謬、不正當、不合理,稱之為有妄。

在人們的生活遭遇中,經常會碰到這種事實與價值、現實與理想矛盾沖突的情況,比如“無妄之災”、“無妄之疾”,就是典型的事例。既然現存的事物都是合理的,都是“無妄”,何以我所遭遇的不是幸運而是災禍,不是健康而是疾病?對于這些不幸的遭遇,人們雖然要當做既成的事實被迫無奈地接受,同時也要立足于陰陽哲學的高度正確地對待,適當地處理,使得此二者的矛盾沖突不過分激化,能夠得到較為妥善地解決,這就是無妄卦所討論的主題


 

25.1

無妄:元亨,利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白話

無妄卦:嘉美通泰,卜問得吉兆。行為不正當,則有災殃,有所往則不利。

解讀

無妄,卦名。無妄,《說文》:“妄,亂也。”無妄,不可妄行非正之意。無妄卦,假如不妄為,那么一開始就亨通,有利于所問的事。假如不守正道,那就有災禍。再前行的話,肯定是不利的。

25.2

《彖》曰:無妄。剛自外來而為主于內。動而健,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命也。“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無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佑,行矣哉?

白話

《彖辭》說:無妄,外卦為乾為陽,陽剛之象自外而來,漸侵入內;內卦為震,初爻為陽,以初爻為主而定震卦的性質。下卦為震,義為動,上卦為乾,義為健,所以說無妄之卦具有“動而健”的品德。九五陽爻居上卦中位,有剛中之象,六二陰爻居下卦中位,處和應之地。元大、亨通、貞正,恰是天命所在。“行為不正當,則有災殃,有所往則不利”,就是說妄行非正無路可通。上天不加保佑,還能行得通嗎?

解讀

“剛自外來”句,無妄之卦,外卦為乾,乾為純陽純剛;內卦為震,初爻為陽為剛,內卦之剛來自外卦,所以說“剛自外來。”又,易卦通例陽卦(震、坎、艮)為一陽爻而二陰爻,陰卦(巽、離、兌)為一陰爻二陽爻,陰陽之分以一爻為定。震之為陽,以初九陽爻為定。此為主爻,所以說為“主子內”。

無妄卦的總體形勢,元亨利貞,是極為有利的。從卦爻結構看,震下初九之陽爻為“剛自外來”,統率二陰,成為內卦的主宰,象征柔邪之道的消失。下卦震為動,上卦乾為健,“動而健”,象征剛直之道的通達。九五剛而得中,與六二柔中相應,“剛中而應”,象征陰陽剛柔協調配合。這種優化的組合,“大亨以正”,如同乾卦《彖傳》所說“乾道變化,各正性命”,萬物由此而各得其性命之正,稱之為“天之命也”,也就是無妄。

所謂天命是支配萬物的客觀規律,無妄是萬物在天命支配下的存在狀態,自然而然,本來如此,無思慮,無目的,對人的吉兇禍福漠不關心,然而人卻要根據自己所遭遇的吉兇福禍做出價值的評估,并且在行為方式上做出相應的選擇,這就產生了天命之本然瑟人事之當然、事實與價值、現實與理想、必然與自由、無妄與有妄等等一系列的矛盾。

“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正”是合乎客觀規律的正道,“匪正”是違反客觀規律的不正之道,“眚”是災禍,違反客觀規律,不行正道,必然會有災禍,不利于有所行動。這么說來,“無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佑,行矣哉”?生活于無妄之世,究竟何去何從,能有一個正確的行動方向嗎?假如得不到天命的保佑而盲目行動,又怎能達到預期的價值目標?因此,關于行動方式的選擇,履行正道可以“大亨以正”,不行正道則會帶來災禍,“正”與 “匪正”是檢驗其是否正確的確定性的標準。

25.3

《象》曰:天下雷行,物與,無妄。先王以茂對時育萬物。

白話

《象辭》說:本卦上卦為乾為天,下卦為震為雷,天宇之下,春雷轉動,萬物萌發,孳生繁衍,這是無妄的卦象。先王觀此卦象,從而奮勉努力,順應時令,保育萬物。

解讀

與,高亨認為:“讀為舒,伸展也。”

茂,高亨說:“讀為懋,勉也,努力也。”對,焦循說:“對,猶應也。”對時,猶言順應時令。

無妄卦上體乾為天,下體震為雷,雷行天下,陰陽交和,萬物各得其性命之正,其存在狀態全部真實、正當、合理。整個自然界呈現為一派和諧、愉快、無妄的圖景,有“天下雷行,物與無妄”之象。“與”是“皆”的意思。先王觀此卦象,推天道以明人事,不敢恣意妄為,而是遵循自然執行的法則,在無妄之世行無妄之道,發揚“天工人其代之”的主觀能動性,順合天時,養育萬物。


25.4

初九:無妄往,吉。

《象》曰:無妄之往,得志也。

白話

初九:不要妄行非正,吉祥。《象辭》說:沒有悖妄的行為,由于所有行動受到意志的控制。

解讀

初九,一開始心里就不要想著我有權威,就可以去妄為了,這種想法不能產生。也就是說一開始就要改變思維模式,改變價值觀念,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做到無妄。

25.5

六二:不耕,獲;不菑,畬。則利有攸往?

《象》曰:不耕,獲,未富也。

白話

六二:不耕種就想收獲,不開荒地就想種熟地。這些妄謬的行徑怎能有利?《象辭》說:不耕種而想收獲,這種空妄的動機不能帶來財富。

解讀

菑、畬,《爾雅?釋詁》:“田,一歲曰菑,二歲曰新田,三歲日畬。”菑,猶言新開荒地。畬,熟地。

六二,不要想著為了富貴去開墾,去耕種,去收獲,這樣的話才有利。否則,光想著怎么富貴,然后為了富貴才去勞動,那反而得不到利。這句話是非常有哲理的,有的東西你越想得可能越得不到,越不想得卻往往得到了。也就是說不要目的性太強,不要太執著,心里執著了往往就“妄為”。這個六二爻是又中又正,本身就是有利的,它沒有去妄做,守的是正道,走的是中道,因此“利有攸往”,不去謀富貴卻能富貴。


25.6

六三:無妄之災。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災。

《象》曰:行人得牛,邑人災也。

白話

六三:意外的災難。比喻說有人將牛系在不該系的地方,行人順手牽牛獲意外之得,邑人失牛受到意外之災。《象辭》說:行人意外得牛,邑人意外蒙災。

解讀

妄。《釋文》引馬、鄭、壬肅皆云:“猶望。”無妄,猶今言沒有想到。無妄之災,即意外之災。

六三,沒有妄為卻無緣無故碰到災禍,原來是被偷的緣故。本來好好的,走得也很正,卻被偷走了一頭牛,一頭牛對一個農家來說那可是一件大事。表面上看起來這種災禍是值得同情的,然而認真想一想,這叫“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肯定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你看它居在下卦的最上位,既不正又不中,不按中正之道來做事,當然會有災。

雖然沒有妄為,但內心是不中不正的,因此同樣有災禍。固然無妄看起來是一種行為,但說實話一個人的行動來源于他的內心。也就是說,一個人的思維方式決定了他的行為方式,即使你行為上沒有這樣去做,但思維是不中不正的,也同樣會招來無緣無故的災禍。這告訴大家思維方式的重要性。

25.7

九四:可貞,無咎。

《象》曰:可貞無咎,固有之地。

白話

九四:稱心的占問,沒有災難。《象辭》說:具有貞正的品德,沒有災難,理應如此。

解讀

可,可心,稱心。可貞,稱心的貞卜。《象辭》釋“貞”為貞正,與經意有別。

九四,這一爻不正,但它卻要去守正,由于它是一條陽爻,陽爻具有這樣的能力。六三爻想正正不起來,到九四爻時它可以去守正道,因此沒有災禍。


25.8

九五:無妄之疾,勿藥有喜。

《象》曰:無妄之藥,不可試也。

白話

九五:患意外之病,不要忙亂服藥,自可痊愈。《象辭》說:出人意外的藥物,不可隨燕服用。

解讀

九五,沒有去妄做卻生病了,這是不好的事情,但病不用吃藥就能治好。這里邊有悲有喜,有兇有吉。由于九五爻是又中又正,而且居在最尊貴的位子上,還跟下邊的六二爻相應,所以它固然有些災禍,然而最終能化解。這說明了守中道、守正道和時位的重要性。

25.9

上九:無妄行!有眚,無攸利。

《象》曰:無妄之行,窮之災也。

白話

上九:不要胡作妄行!將有災殃,沒有好處。《象辭》說:謬妄的行為,是絕望無聊的表現。

解讀

上九,為什么這條爻是兇爻呢?由于走到頭了,再往前進就很危險。

總結

《易經》中的無妄卦很有意思,六條爻沒有一條是“妄”的,都是“無妄”,但卻是有吉有兇。初九爻是無妄之往,六二爻是無妄之耕獲、葘畬,六三爻是無妄之災,九四爻是無妄之貞,九五爻是無妄之疾,上九爻是無妄之行。都沒有妄做,但為什么有吉有兇呢?主要原因就是時位不同,專心不同。初九爻的時位是個剛爻,因此它是吉的。六二爻、九五爻都是又中又正,也都是吉祥的。六三爻的時位不中不正,時位不好,因此有兇險。上九爻不中,而且到頭了,到最高位了,高而無位,也有兇險。這就告訴大家做事情除了不要妄為之外,更重要的是審時度勢,識時務者為俊杰。此外,大家的心里還要守正道,假如“匪正”就有“眚”。按照儒家的說法,就是要符合禮節。孔子曾說過“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假如不守正,就會有災禍。

然而,在某些情況下,盡管履行正道也得不到天命的保佑,反而遭碰到與自己的價值期望嚴重背離的“無妄之災”、 “無妄之疾”,這又如何對待呢?應該看到,這些純屬意外的無意偶然,無意偶然中自有必然,無法避免,只能沉著冷靜地接受,并且進一步探尋明智的對策。孟子曾說:“難道命也,順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巖墻之下。盡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由于天命支配一切,必須遵循,不能違反,因而人事之當然應當順應天命之本然。假如事實與價值、現實與理想發生了矛盾,問題往往不在于客觀,而在于主觀,即令履行正道不幸遭碰到“無妄之災”、“無妄之疾”,也要以清醒的理性坦然面對,保持一個平常的心態。這就是君子處無妄之世,應當奉行的無妄之道。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