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四十五卦)——萃卦

    29944閱    字型: 

萃卦解讀

四十五、萃卦

萃卦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的第四十五卦,是異卦相疊(下坤上兌)。坤為地、為順;兌為澤、為水。澤泛濫淹沒大地,人眾多相互斗爭,必危機四伏,務必順天任賢,未雨綢繆,柔順而又和悅,彼此相得益彰,安居樂業。

《萃》卦是論述君王與天下賢士及英雄豪杰聚萃于朝廷一堂之卦,此卦中談了君王們應如何在這些聚萃中發揮作用,以及如何應付一些發生的情況。說白了,《萃》卦談的就是君王們應如何處理日常的君臣之間的關系問題。

45.1 萃:亨。王假有廟。利見大人,亨,利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

白話

萃卦:通泰。王到宗廟舉行祭奠。占得此卦,利于會見貴族王公,亨通,這是吉祥的貞兆。用牛牲祭奠,也很吉祥,并且出行吉祥。

解讀

萃,聚集、團結。卦辭第一句是說君臣聚萃一堂的《萃》卦,它自然意味著亨通。第二句是說國君王侯們在此喜慶之時,應該到祖廟里去祭祀一下:這樣有利于顯現大人;也亨通、適宜和無不貞正;在這里祭祀,必須用大的牲畜來設祭,這樣才吉祥。最后一句是說《萃》卦宜于前往辦一切事情。

45.2 《彖》曰

萃,聚也。順以說,剛中而應,故聚也。“王假有廟”,致孝享也,“利見大人,亨”,聚以正也。“用大牲,吉,利有攸往”,順天命也。觀其所聚,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白話

《彖辭》說:萃,就是聚積的意思。萃卦的下卦為坤,坤義為順;上坤為兌,兌義為悅,而且九五陽爻居上卦中位,這是萃卦的卦象。它昭示人們:順應事理,取悅人心,君子各守中正之道,互相和應,這樣必能團結大眾。“王到宗廟祭奠”,這是君王致孝先祖的享祭。“利于會見王公貴族,亨通”,這是說君子團結聚集,是本著光明正大的原則,并非以私邪互相交通。“用牛牲祭奠,吉祥,并且出行吉祥”,這是順應天命的舉動。君子相聚則相勵以正道,小人相聚則相推入禍門,綜觀天地間人類、物類的類聚群分,它們的吉兇禍福就可以曉得了。

解讀

人是群居動物,成事的群體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結合而成的群體,大家有著相似的價值觀或者有著共同的想法或者有著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的。這一卦的《彖》闡發得很好,首先“‘王假有廟’,致孝享也”,要求參與會聚的人都有共同的信仰,能奉獻至誠的心;其次“‘利見大人亨’,聚以正也”,要求參與會聚的人還要遵循正道;最后“‘用大牲吉,利有攸往’,順天命也”,要求參與會聚的人還要勇于為自己的信仰而付出一定的犧牲。這三條都是必須掌握的金規玉律。凡事不講誠信不行,不講正道不行,不講犧牲也不行。

45.3 《象》曰

澤上于地,萃。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

白話

《萃卦》的卦象是:坤(地)下兌(澤)上,為地上有湖,四面八方的細流都源源不斷匯入湖中之表象,象征著聚合;在這種眾流會聚的時候,必然會現魚龍混雜、泥沙俱下的情況,因此君子應當修繕甲杖兵器,以防發生意想不到的變故。

解讀

《集解》引虞翻曰:“除,修。戎,兵也。”不虞,意外之患。

“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就是說,群聚必生變亂,三人成眾,眾口難調,大家處得久了,各種矛盾就會發生,這是很正常的事。團隊領頭人所要做的,就是“除戎器,戒不虞”,修治兵器,以防不測。于是,很多人商量做什么事,都會把丑話說在前頭,就是這個道理。什么都在事前說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就能夠盡可能地避免更多的不愉快。

45.4

初六:有孚不終,乃亂乃萃,若號,一握為笑,勿恤。往,無咎。

《象》曰:乃亂乃萃,其志亂也。

白話

初六:捕捉了俘虜,卻又逃跑了,引起紛亂和憂慮,大家呼喊著四處追捕。終于追回了,又興奮得嘻嘻哈哈,用不著擔憂了。占得此爻,大膽勇敢前往,沒有災難。《象辭》說:混亂呵,憔悴呵,其人神志昏亂。

解讀

不終,猶言抓來后又逃跑。亂,紛亂。萃,當讀悴,憂慮。

《象辭》解“萃”如悴,憔悴。若,高亨說:“若,猶而也。”

號,呼號。一握,聞一多謂同嗌喔、咿喔,笑聲(見《周易義證類纂》)。

該爻有三層意思:第一層是說在人才聚萃的朝堂上,國君的誠實信用要善始善終,不要有始無終,如果有始無終,將會發生君臣聚萃亂哄哄的場面;第二層是說在人材聚萃的朝堂之上,若君臣之間發生一些感情上不愉快的隙縫,應當一握破涕為笑前嫌皆釋方好,不然君臣將為仇敵;第三層意思是說,對于這些事 情,君王不要耿耿于懷,不要憂愁,要寬宏大度,前去不會發生任何事情。

45.5

六二:引吉,無咎。孚乃利用禴。

《象》曰:引吉,無咎,中未變也。

白話

六二:占得此爻,長時間吉祥,沒有災難。占問祭奠,貞兆顯示:春祭要用俘虜作人牲才好。《象辭》說:“長時間吉祥,沒有災難”,由于六二陰爻居于下卦中位,象人堅守正道,絕不改變。

解讀

引吉,沙少海先生說:“引,聲假作永,訓長期。引吉,猶言永吉,即長期吉祥。同于‘永貞吉’、‘利永貞’。”

孚,同俘,這里指用作人牲的俘虜。禴(yuè),經傳作禱,春祭名。

此爻第一句有承接上一爻的含義,是說當君臣之間有一些不愉快時,君王應當主動退讓,這樣將會獲得吉祥;也不會帶來災禍。第二句是說君王為了建立自己誠實信用的威信,應當利用到祖廟或神靈前去祭祀這一種形式。這后一句的“用禴”,含禴有一種在廣眾與神靈前公證的成份,也含有一種發誓的成份,亦當為《周易》的一種聚萃之道。

45.6

六三:萃如嗟如。無攸利。往,無咎,小吝。

《象》曰:往無咎,上巽也。

白話

六三:憂愁嗟嘆。占得此爻,無所利。出行則無災難,但有小小的麻煩。《象辭》說:出行無災難,由于六三陰爻居于九四陽爻之下,像臣下順從君上,行為謹慎。

解讀

萃,借為悴,憂慮。如,形名詞詞尾,無義。

巽,通遜,服從。上巽,巽上的倒裝,猶言順從上面的人。

“六三”爻辭的“萃如嗟如,無攸利;往無咎,小吝”,前半句是說如果君王在人材聚萃的朝堂上,經常邊聚邊嘆,這將會造成一種頹喪的不祥氣氛,它一點好處也沒有。后半句是說這樣前去辦事也不會有什么兇險,只不過一點小的悔恨和惋惜罷了。

45.7

九四:大吉,無咎。

《象》曰:大吉,無咎,位不當也。

白話

九四:大吉大利,沒有災難。《象辭》說:貞兆本來是大吉大利,但結果僅僅是沒有災難,由于九四陽爻而居陰位,像人才小德薄而忝高位,論其官運則謂亨通,論其居官則求無災禍而已。

解讀

“九四”爻辭的“大吉,無咎”,這是一個無前提的半句話,是說《萃》 卦的人才聚萃于一堂,這本身就意味著大吉大利,它將沒有什么災禍。

45.8

九五:萃有位,無咎。匪孚,元永貞,悔亡。

《象》曰:萃有位,志未廣也。

白話

九五:瘁心力于其職守,沒有災禍。不輕易責罰別人,卜問長期的吉兇,貞兆顯示:沒有大的悔恨。《象辭》說:瘁心力于其職守,結果僅僅是沒有災禍,由于才具駑下,不能有所建樹。

解讀

萃,借為瘁。有,這里用法同于。

孚,高亨說:“罰也。”元,大。永,長久。

“九五”爻辭的“萃有位,無咎,匪孚;元永貞,悔亡”,前半句是說 《萃》卦的談的聚萃之象,自當有一個主事的尊位之人,這倒不會有什么災禍,但是這個尊位不一定就能夠有孚于眾望;后半句是說君王如果能從一開始就堅持貞正,那一切后悔都會消亡。

45.9

上六:赍咨涕洟,無咎。

《象》曰:赍咨涕洟,未安上也。

白話

上六:嘆息流涕,憂心忡忡,但沒有災難。《象辭》說:嘆息流涕,憂心忡仲,由于上六之爻居于一卦的盡頭,孤懸無據,像人雖居高位,但如履薄冰,驚恐度日。

解讀

赍咨(jīzī),即咨嗟,嘆息。涕,眼淚。洟,鼻涕。

“上六”爻辭的“赍咨涕洟,無咎”,是說國君應該經常懷著嗟嘆哭泣的憂思之心,也即如《否》卦所說的“其亡其亡,系于苞桑”的警戒心,那就什么災禍也不會發生。

萃卦講的是一段周朝的歷史。周原本是殷的一個屬國。據《竹紀年》載:“六年,西伯初禴于畢”,“命九侯、周侯、邘侯”。周文王曾多次祭祀商王祖先,希望接受冊封“西方伯”后能得到他們的保佑。卦中“王假有廟”、“孚乃利用禴”說的就是此事。周文王得到商王信任后,便借此機會擴張自己的勢力,收羅人才,“二十一年春正月,諸侯朝周”(《竹書紀年》),據《史記·周本紀》載,伯夷、叔齊、太顛、閎夭、散宜生、辛甲等先后歸順文王。萃卦講的就是這種人才的會萃。

卦中兩個陽爻,“九五”居尊位以比商王,“九四”比于“九五”以喻文王。“九四”會萃了下面三陰,而架空了“九五”之尊,這為“大人”的出現做了人才上的準備。孔子說周文王以服事殷,其勢力達到了“三分天下有其二”(《論語·泰伯》)。卦中六爻,下四爻均為“九四”所聚,剛好三分有二,這大概是一個巧合吧!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