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五十六卦)——旅卦

2011-03-14 16:02  字型: 

 旅卦解讀

五十六、旅卦

旅卦是《易經》64卦中的第56卦,火山旅(旅卦)依義順時,屬下下卦。這個卦是異卦(下艮上離)相疊,與豐卦相反,互為“綜卦”。山中燃火,燒而不止,火勢不停地向前蔓延,如同途中行人,急于趕路。因而稱旅卦。

56.1 旅:小亨。旅貞吉。

白話

旅卦:稍見亨通。貞卜旅行,吉祥。

解讀

旅,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艮下離上)。這一卦的下卦“艮”是山,上卦“離”是火,山上燒火,火勢蔓延,不停的往前燃燒,就像旅行的人,急著趕路居無定所,所以稱作旅卦。

56.2  《彖》曰

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是以“小亨,旅貞吉”也。旅之時,義大矣哉。

白話

《彖辭》說:旅卦有稍見亨通之義。由于六五陰爻居外卦中位。處于上九陽爻之下,像旅人行中正之道,得到強者的卵翼,如高山正直,處在陽光的普照之中,所以卦辭說:“稍見亨通,出行合乎道義,必逢吉祥”。浪跡四海,萍蹤飄泊,本是艱難叢雜,因而依義順時,是出行的首要原則。

解讀

柔得中乎外.此以六五爻象、爻位為據。六五陰爻,為柔,居外卦中位,是謂“得中乎外”。像旅行在外之人,能依正道行事。順乎剛,此以上九、六五爻像、爻位為據。上九陽爻,為剛,處于六五陰爻之上,是陰柔順乎陽剛。像羈旅人依托于強者的卵翼。止而麗乎明,本卦下卦為良,良為山,山有靜止之象;上卦為離,離為日,因而說大山靜止處于陽光的普照之下。

56.3 《象》曰

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

白話

《象辭》說:本卦上卦為離,離為火;下卦為艮,艮為山。山上有火,洞照幽隱,這是旅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從而明察刑獄,慎重判決,既不敢濫施刑罰,也不敢延宕滯留。留獄,辦案拖拉,滯留案件。

56.4

初六:旅瑣瑣,斯其所,取災。

《象》曰:旅瑣瑣,志窮災也。

白話

初六:旅人三心二意,進退猶豫,最后還是離開住所,結果自遭災禍。《象辭》說:旅人三心二意,說明其人四處碰壁,精神疲憊。

解讀

  • 旅,商旅。瑣瑣是**的假借,多疑之謂。《說文》:“*,心疑也。”
  • 斯,毛奇齡《仲氏易》說:“斯,本作分析解,故《說文》以斯為分,《爾雅》以斯為離。”所,處所。斯其所,離開住處。

“旅瑣瑣”:商旅活動應有組織地結伴而行以壯聲威。古代商旅活動是一件十分冒險的事,一方面是山高河急、毒蛇猛獸等惡劣的自然環境制造的障礙;一方面又可能面臨許多打家劫舍的野蠻人的掠奪。所以,出門經商需要結伴而行,形成商隊,以集體的力量克服諸多困難。“瑣瑣”的本義即串連在一起的玉件相擊發出的連續不斷的清脆聲音,有串連和聲音清脆之義,以喻結伴而行時的力量強大。也可以將“瑣瑣”理解為大部隊出發時馬幫的鈴鐺聲。

“斯,其所取災。”:如果分離開來,單獨行動,將會因其力量單薄而遭遇不幸。“斯”即分離開來。“所”的本義為伐木聲,伐木聲沉悶而單調,作者以此聲形容單獨行動的勢單力薄,是“瑣瑣”的反義詞。“取災”即咎由自取之義,不是別人強加的,而是自己行為不慎自找的。

初六爻爻辭大意義為:“商旅活動應如串聯在一起的玉件一般有組織地結伴而行,以相互照應,壯大聲威。如果分離開來,如沉悶、單調的伐木聲一樣單獨行動,就會因其勢單力薄而遭遇不幸。”這段爻辭實際上是對商旅活動提出的第一個注意事項:要有組織地集體行動,不能單獨遠行。

初六爻爻象為坎卦卦象。坎卦卦形象兩輛車排隊行進,故有“旅瑣瑣”之辭。同時,坎字的本義又是土欠的意思,土欠就會形成陷阱,故有“斯,其所取災”之辭。

56.5

六二:旅即次,懷其資,得童仆,貞。

《象》曰:得童仆,貞,終無尤也。

白話

六二:旅人來到市場,帶著錢財,買來一男仆,卜問得吉兆。《象辭》說:買一男仆,卜問得吉兆,看來這筆買賣沒有問題。

解讀

  • 次,借為肆,市場。旅即次,猶言旅人來到市場。
  • 貞,高亨說:“貞下當有吉字,轉寫脫去。”此說有理。貞,卜問。古時買仆買妾常卜問。
  • 《象辭》引爻辭,貞下亦應有吉字。尤,過失。

六二爻爻辭大意為:“在出門經商的過程中,要遇事將就、禮讓他人;要收藏好自己的錢財;要獲得照看商品的仆人的幫助。對此三點要有一個正確的認識。”理解這段爻辭的關鍵是要正確理解“次”字和“童”字的含義。“次”就是次一等的、較差的東西。“即次”就是向較差的東西靠近,實際上也就是說要遇事將就、不出風頭、與人為善、禮讓他人。“童”的本義是監管、照看。“童仆”即幫助照看貨物的仆人,不要理解未成年人或有罪的人。

六二爻爻象為比卦卦象。比有親密、親近之義。“即次”是謙讓他人,也就是與人親近的表現。“懷其資”是妥善地保管本錢,也就是與錢親近。“得童仆”是為了照看貨物,也就是與貨親近。故有此爻辭。

56.6

九三:旅焚其次,喪其童仆,貞厲。

《象》曰:旅焚其次,亦以傷矣。以旅與下,其義喪也。

白話

九三:旅人來到著火的市場上,新買的男仆乘亂跑掉。卜問得險兆。《象辭》說:旅人來到著火的市場,豈不遭受損失。由于旅人帶著男仆同往,男仆乘亂跑掉是很自然的。

解讀

次,市肆,見前注。下,當指新買之男仆。義,借為宜。

九三爻爻辭是將六二爻爻辭反過來說一遍。作者在六二爻爻辭中提了三個注意事項:謙讓他人;妥善地保管好錢財;得到合適的人幫助照看貨物。但他怕受教者的印象不深,所以又緊接著將其中的兩項與他人的配合有關的內容挑出來反說一遍。說你們這些在宮廷中嬌生慣養的王子們啊,出門在外就不能太任性了,遇事要隨和一點,以人友善一些,對部下也要好一點,否則的話,自以為老子天下第一,處處爭強好勝,與外人翻臉,又得罪了幫助你的仆人,處境就艱難了。

九三爻爻象為蹇卦卦象。蹇的本義為足跛。跛足而行必然艱難,故有此爻辭。

56.7

九四: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

《象》曰:旅于處,未得位也。得其資斧,心未快也。

白話

九四:旅人回到客居之處,由于賺了不少錢,心中不踏實。《象辭》說:旅人回到客居之處,這不是恰當的住處。賺了不少錢,恐怕搶劫,自然心中不踏實。

解讀

  • 處,猶所,住處。資斧,錢財。資,資財。斧,仿農具的一種錢幣,故名。
  • 未得位也,此以九四爻象、爻位為據。九四陽爻而居陰位,像人所處環境不利。

九四爻爻辭大意為:“商旅活動的目的,是為了獲取商人所需的資源和利潤。如果不是靠公平交易,而是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來達到目的,我們的心中不會感到愉快。”

“處”字在此用處所之義,相當于我們現在所說的目的地。“旅于處”就是商旅活動的目的。作者在前兩爻正反的說教后仍覺不夠,于是在此進一步講述如果我們不是“即次”地公平地交易,而是“焚其次”地強迫交易又如何呢?“我心不快”就是結局。“我”字在此是指商人自己。“心”字在此不是指良心的心,而是指心臟本身,是以心臟的不舒適來比喻其處境不妙。也可以將“心”字視為對朝廷的比喻。后面的爻辭還會接著講述為什么會這樣。

九四爻爻象為咸卦卦象。咸字的本義為軍人手持武器保家衛國,故有此爻爻辭。

56.8

六五:射雉,一矢亡,終以譽命。

《象》: 終以譽命,上逮也。

白話

六五:射野雞,一發命中,其人因而博得善時的美名。《象辭》說:終于博得善射的美名,眾口傳譽,上面的人也曉得了。

解讀

譽,贊譽。命,命中,猶言善射。逮,及。上逮,猶言名聲傳到上面去了。

六五爻爻辭的字面大意為:“射殺野山雞,只使用過一次的箭就遺失了,最終的結局會使信譽喪失。”古代射山雞所用的武器就是箭,而我國古代箭的制作非常講究,其中箭頭又有石質、骨質、銅質之分,加工都十分困難,尤其是銅質的箭,在當時來說很珍貴,價值遠遠超過一只野山雞本身。所以在射擊時往往將箭系上繩子,以利在射擊后可以順利地回收,否則,為了射一只野山雞而丟失精美貴重的箭就得不償失了。“射雉,一矢亡”說的就是這種不帶繩子就開始的射擊。“一”是指一次。“一矢亡”就是射擊一次就丟失了箭。作者在此是以這種很不劃算的事,來比喻上一爻爻辭所說的“斧”這種強迫交易的行為的得不償失,相當于我們現在所說的一錘子買賣。這樣做了又會產生什么樣的結果呢?“終以譽命”:最終的結局將使別人對自己的稱贊消亡。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喪失信譽之義。

六五爻爻辭大意為:“強迫交易的行為有如用不帶繩子的箭去射擊野雞,會因此遺失珍貴的箭一樣是得不償失的,最終的結果將造成自己信譽的喪失。”經商之道最看重的就是信譽兩字,強買強賣的行為能夠長久嗎?顯然不能,可知作者不僅是一個好的政治家,軍事家,還是一個了不起的商人。

六五爻爻象為小過卦卦象。小過卦卦形有如一只展翅的小鳥,故有“射雉”之辭。小過的意思就是小人的過失,故有“終以譽命”之辭。

56.9

上九: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后號咷,喪牛于易。兇。

《象》曰:以旅在上,其義焚也。“喪牛于易”,終莫之聞也。

白話

上九:鳥兒的巢窠被焚燒,周人的邑落被搶劫,四處流落的周人呵,夸姣的生活已成舊事,悲慘的現實即在眼前,狄人牽著牛羊去,往后的日子怎么過。《象辭》說:以商旅身分而身登高爵,非分之極,其居室被焚毀是意料之中的事,牛羊在易地被搶劫,也沒有人來體恤安慰,是理所應當。

解讀

  • 易,通狄。李鏡池說:“這是寫周人歷史上的一件大事,說大王被人侵迫,從邠遷到岐山周原,狄人侵犯時,燒殺搶掠,周人像鳥被燒了巢一樣,無家可歸,全族遷徙,成了旅人。他們原先生活過得很快樂,后來就夠悲慘了,呼號哭泣,不但家園被毀壞,連牛羊等牲口也給狄人搶了去。這真是一次大災難。”
  • 上,上位,高爵。以旅在上,《象辭》釋此爻是順著六五爻辭的解釋而來的,前面講其人善射,名聲上達,此處則講其人因此而博得高爵,以旅人而居高爵是所得非分。《象辭》釋此爻,又是以上九爻象、爻位為據。上九陽爻居一卦之首,像人身居上位,遭人疾恨。義,借為宜。
  • 聞,王念孫說:“聞,讀為問,相恤問也。” 

上九爻爻辭大意為:“強迫交易的行為猶如張網捕鳥時,為了驅趕鳥群來觸網而焚燒它們的巢穴一樣,商人雖然在一開始的時候會為所獲取的較多利益而開懷大笑,隨后就會因為自己將失去的更多利益而痛苦萬分,號啕大哭。因為在普通的商業活動中,為了獲取眼前的利益就不講信譽地胡作非為,會因此而喪失一個領導者的權威,是得不償失的,必將產生不良的后果。”

《旅》卦所說的“旅”,指離家外出,滯留他鄉。經商、逃難、周游列國等等,可說是五花八門,只是今天所說的旅游怕不能包括在內。古人安士重遷,把長期離家看成是萬難的事。正是針對這種“難”的情緒和事實,《旅》卦講述了在漂泊中尋求安居的原則。卦辭表明,出門在外,當以柔順持中為本。卦中六爻,凡柔順中和者得吉,剛強高傲者則兇。這方面道理好說而不好做,做起來必須因時制宜,所以我們應常持光明磊落的態度,柔和順其自然,把握中庸原則,才能轉危為安。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