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六十三卦)——既濟卦

    27864閱    字型: 

既濟卦解讀

六十三、既濟卦

既濟卦是六十四卦中的第六十三卦,闡明在事物完成了一個發展階段后, “守誠艱難”的道理。既濟卦下離上坎,坎為水、離為火,水往下潤,火往上炎,水火不相容的兩個事物而相資。卦中六爻中,陰陽均衡,兩兩相應,并各得其位(陽在奇數位,陰在偶數位),是一個完整和諧的卦象,表明從乾、坤至既濟事物已完成了一個發展階段。大功告成本應“慶賀”一番,可卦辭卻誡之“亨,小利貞。初吉終亂”(原斷句為“亨小,利貞”),此卦是亨通的,但占卜小事有利;占卜大事,開始是吉利的,但事物接著就要向反方向發展,“終亂”。

63.1  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

白話

既濟卦:亨通。這是小見吉祥的貞卜。起初吉祥,最后將發生變故。

解讀

既濟,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離下坎上)。上卦為坎,坎為水;下卦為離,離為火。水處火上,水勢壓倒火勢,救火之事,大告成功。所以卦名曰既濟。既,已經。濟,《爾雅?釋言》:“濟,成也。”既濟,猶言事情已經成功。亂,變故。

63.2 《彖》曰

既濟,“亨”,小者亨也。“利貞”,剛柔正而位當也。“初吉”,柔得中也。“終”止則“亂”,其道窮也。

白話

《彖辭》說:既濟之卦,有亨通之象,意思是小事亨通,大事則未必。卦辭講本卦具有“利人利物,行道中正”的征兆,由于本卦基本結構顯示:上剛下柔,像君臣正位,上下循分,陰陽各爻所處恰當,像君臣各盡其職,遵循君道臣道。所謂“起初吉祥”,由于六二爻象顯示,權臣初仕,以媚順為事,其力尚不能為惡,所謂“最后有變亂”,由于上六爻象顯示:權臣竊柄,欺君亂政,最終陷入絕境,歸于滅亡。

解讀

剛柔正而位當也,本卦上卦為坎,坎為陽卦,為剛;下卦為離,離為陰卦,為柔,剛上柔下是“剛柔正’。初九、九三、九五均為陽爻,居陽位;六二、六四、上六均為陰爻,居陰位,是剛柔“位當”。《彖辭》以此釋“利貞”。利,利人利物。貞,中正。柔得中,本卦六二陰爻,為柔,處下卦中位,是“柔得中”。其道窮也,本卦上六陰爻處于一卦之盡頭,像臣子權勢太盛,終于陷入窮困之地。

63.3  《象》曰

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白話

《象辭》說:本卦上卦為坎,坎為水;下卦為巽,巽為火。水上火下,水澆火熄,是既濟之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從而有備于無患之時,防范于未然之際。

解讀

患,災患。豫,借為預。:《既濟卦》的卦象是離(火)下坎(水)上,為水在火上之表象,比喻用火煮食物,食物已熟,象征事情已經成功;君子應有遠大的目光,在事情成功之后,就要考慮將來可能出現的種種弊端,防患于未然,采取預防措施。

63.4

初九:曳其輪,濡其尾,無咎。

《象》曰:曳其輪,義無咎也。

白話

初九:提著腰帶過河,打濕了衣尾。沒有大問題。《象辭》說:提著腰帶過河,打濕了衣尾,理應無災難。

解讀

曳,拉,拖。濡,沾濕。尾,衣后之假尾,西周人尚以假尾為飾。輪,借為綸,腰帶之穗。義,讀為宜,理應。

“初九”處既濟之始,以陽居下,上應“六四”,又在離火之體,上進之意銳增,爻辭誡之“曳其輪,濡其尾”,向后拉住車輪子不讓猛行,小狐貍沾濕尾巴不使速進,則“無咎”。一“曳”一“濡”可見制止其進之難,是要花大力氣的。

63.5

六二: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

《象》曰:七日得,以中道也。

白話

六二:婦人丟失了頭巾,不用尋找,七日內可以不尋而得。《象辭》說:七日內可以不尋而得,由于六二陰爻居陰位,位象既得,失物將還。

解讀

喪,丟失。茀,漢帛書《周易》作發。弗改、發均借為祓,頭巾。

“六二”以陰居正,似柔順之婦人,上應“九五”之尊,本可前應,但告知“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意為不要前往,就像丟了頭飾一樣,不要去找,七天之后自己就會回來了。

63.6

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象》曰:三年克之,憊也。

白話

九三:高宗討伐鬼方,費時三年才打敗它。筮遇此爻,不可重用小人。 《象辭》:費時三年才打敗它,由于鬼方這時已疲憊不堪。

解讀

高宗,名武丁,廟號高宗,盤庚后第三代。鬼方,國名,嚴允部落之一。

“九三”以陽剛居離卦之上,光明磊落之象;上有坎險,前則艱難。“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說的是國事,三年才征服鬼方,可見創業之艱難。高宗是商王武丁,他撥亂反正,四方征討,使國家由未濟達到了既濟,實現了中興。大業雖成,但誡之“小人勿用”,這里的“小人”當指“上六”。“九三”與“上六”相應,“上六,濡其首”有躁進之象,在既濟之時,這類人不能用。

63.7

六四:繻有衣袽,終日戒。

《象辭》曰:終日戒,有所疑也。

白話

六四:撐著用敗絮塞罅漏的船,整日里提心吊膽。 《象辭》說:整日里提心吊膽,說明心中疑慮重重。

解讀

編有衣袽(rú),王弼說:“繻宜曰濡,衣袽所以塞舟漏也。”袽,《說文》作絮。古無棉花,富者以亂絲為絮,貧者以亂麻為絮。戒,小心,警惕。

“六四”柔順得正,下應“初六”,上承“九五”,本是一派吉象。可已進入坎險,在既濟之時,事物即將向反方面轉化,“繻有衣袽”是說如同華麗的衣服一樣將變成蔽衣破絮,故告之“終日戒”。“終日”即是乾卦“終日乾乾”之義。一個“戒”字道出了要時刻保持警惕之心,防患于未然。

63.8

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礿祭,實受其福。

《象》曰: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時也。實受其福,吉大來也。

白話

九五:殷人殺牛厚祭鬼神,不如周人簿祭鬼神,周人倒是得到鬼神的福佑。 《象辭》說:殷人殺牛厚祭鬼神,不如周人薄祭鬼神的用意美善,周人得到鬼神的福佑,將有重大的吉慶降臨。

解讀

“殺牛”下,漢帛書《周易》有“以祭”二字。礿(yuè鑰),古時侯祭名。這里的東鄰、西鄰當指殷人與周人。時,《廣雅?釋詁》:“時,善也。”

“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禴祭,實受其福。”此爻辭有兩層含義:一是“九五”陽剛居尊,下應“六二”,志成物盛,誡之要敬慎修德,不要學東鄰那樣搞盛大的祭祀活動,用黍稷就可以了;二是掌握好時機。“禴祭”原本是夏商時的祭祀,到周時改為夏祭,夏季時祭祀上天保佑糧食豐收是適時的,才能“實受其福。”

63.9

上六:濡其首,厲。

《象》曰:濡其首,何可久也?

白話

上六:涉水過河,水拍濕其頭部,危險。 《象辭》說:水拍濕其頭部,怎能呆很久的時間呢?

解讀

“上六”以陰處卦之極,居坎險之上,既濟道窮,故有“濡其首”之象,小狐過河淹過了頭部,是危險的。

六十四卦中,卦辭和爻辭多次提及“利涉大川”,至“既濟”就是渡過了大江大河,事物完成了一個發展階段。建業后如何守業,這是歷代統治者都十分關切的問題。《尚書》多處記載了周公對這方面的論述。“休茲知恤,鮮哉”(《立政》),“厥基永孚于休”,“其終出于不祥”(《君奭》),意思是說:處在美好環境中而知道憂慮的人太少了,我也不知道我們的事業是否能沿著這美好的道路發展下去,我們的事業能否長久。《易經》作者在《既濟》卦中闡發了“守成艱難”的道理。

《既濟》卦辭告知,事成之時是吉祥的,但“初吉終亂”,這就從另一個角度揭示了“物極必反”的道理。卦中的六個爻辭都是誡辭:初爻“曳輪”不可前,二爻“喪茀”不可追,三爻“小人”不可用,四爻“終日戒”,五爻有“東鄰”之戒,六爻“濡其首”,可見用心之良苦!歐陽修《易童子問》:“人情處危則慮深,居安則意殆,而患常生于怠忽也。是以君子‘既濟’,則思患而預防之也。”此論深切此卦義!

所屬專題:《為大眾解讀易經》(68篇)

相關閱讀
好文推薦